歌咏比赛

2009-01-23 21:49 | 作者:袁崇海 | 散文吧首发

太阳特别会迎合人,象是耐不住昨寂寞,一大早就娇憨地展示着翅膀,抖擞着筋骨从云层里爬出来,把今日喜庆气氛浓重的渲染。晴朗天气通常带给人无比喜悦的心情,今天就是一个激动人心的日子,我把它叫做我的幸运日。

好久都没有激动过了。在我的坎坷生涯中因受过太多挫折,也看惯太多不平事。当混个孬种样,骨子里的进取思想几乎要麻木不仁的时候,单位在节前组织了一次歌咏比赛,着实让我好生激动了一回。

我也不知单位领导是那根弦不对劲,那么多年轻人不叫,居然叫我这个年近五旬的人代表本单位参加这次歌咏比赛。

我并不乐意去,自己是个老同志,对这些活动早就丧失了兴趣。加上工作几十年,在那个岗位都干得出色,也做出了不少实实在在的贡献。结果呢?工资没有涨,芝麻官没有当,干群面前也不吃香,年龄在马不停蹄的长,你说我对什么还有想?人生得意须尽欢,我少年未得志,壮年更不踌躇也不满志。我的快乐纯粹是下层人的快乐。我们把这种快乐统称穷作乐!不过穷作乐有穷作乐的好!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本来我非常喜欢唱歌,尤其是那些旋律优美、节奏悠扬、歌词精典的流行歌曲。而对那些革命老歌曲即红歌仍怀着深深的敬之意。因为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不怕流血牺牲的大无畏革命精神,让我们无比敬佩;我常深深追忆他们艰苦卓绝打下江山那一段不朽的历史;品味那个时代纯朴的民风更让我片片的痴迷。

端了别人的碗,就要服别人管。领导既然说了,这是命令。我还得不折不扣的服从。就在星期五下午两时,我与本单位另两名年轻同志,来到一所大学附近某酒吧,会同其它单位的二十余名同志去参加合唱歌曲排练了。

当时听同事说,我认识的一个张姓女同志要来。乍一听别提那个开心劲头有多高。就象胸口挂了十五个吊瓶七下八下的。她曾是我心仪的梦中情人,不管是单相思也好,或者非份之想也罢,反正中国的法律还没有谁规定是不可以暗恋的!

今天下午,她终于出现了。在本县某单位的一个大礼堂,共有16个歌咏小组参加比赛。我们这个组合队唱的是《英雄赞歌》,排在倒数第二位登台演出。台下有三五百名观众,第一排正襟危坐着数名年龄不等、身份不同、性别各样即是观众又是评委的领导们。

如算命先生所言,我这个人天生是没有官运的,我知道这是迷信。但我曾经多少回梦想当个小官,也在工作上做出了不懈努力,最终由于为人处事不象庖丁解牛那样游刃有余、圆滑得体,空有一身熟练的技能但没有阿谀的媚骨和奉承的本领,提升的奢望成了永远的空想,。怪谁呢?怪上天没有给我锻炼的机会。以前读书不用功,连班干部都没有当过。读高中时当过一回化学科代表,不久后成绩下降很快被人撤了职。在自己的单位里和经历的工作岗位上,我连个小组长都没有当过,真是可怜!可能真是命运的安排!

但自从那次竟争上岗受挫后,我的观念又有了巨大改变。

上次单位组织过一些职位的竟争上岗,面试时轮到我上台就手足无措,因怯场把自己简历都忘说了,后面的话更是说不出来。那时在台上傻乎乎的红着脸,紧张着神经,根本什么都记不起来,把前一天在嘉陵江边对河练就的语句全忘到九宵云外去了。当时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说完又怎么下的台?只听得评委说你确实太紧张了。所以面试得了56点几分,丢死人了。

那次理所当然被淘汰了,不过从此后我也心安理得了。象我这样天生怯场连面试都通不过的人,奢想当官就好比妖怪想成仙太好高骛远。我参与竟争无非碰碰运气,让自己努力地争取过到老不后悔

我虽然在台下讲话滔滔不绝,与人聊天口若悬河、泡沫横飞,上得台去就判若两人。一看到黑压压一片人在你面前,睁着杏仁似的大眼看着你,情不自禁就要开始紧张,不知说什么好,老半天可能一句话都吞吐不出。

今年都40多岁了,面对观众还是有些胆怯,担心自己能否在台上自然而然的面对观众,并把那个老歌曲顺利的唱出来。不过我现在有个优点,是什么呢?什么事都会往宽处想,这次是合唱,我只是去滥竽充数的,你须把嘴张着,只要不是杂音,一个人的声音是影响不了整体的。

我尽可以象菩萨念经一样,象一个胆怯小兵夹着尾巴跟着大部队开拔前线,别人喊冲我就冲呗!反正不能逃呀!我迷迷糊糊的把歌唱完,不知下面有没有听到我优美的歌喉。最终我们队还得了个三等奖。当然这个功劳不是我的,是王大姐的。那个领唱王大姐是部队文工团转业的,在她原生态的歌喉影响下,在场评委一致认定她的领唱非常完美,所以给了个三等奖。

而我,今天的节目里是有重点的。那个心仪的女孩张某来了,从头至尾,我全神贯注着她的一举一动,她的眉毛之间说着我的爱恋。她是我的诗篇,读她千遍都不厌倦。我甭提有多高兴了,她的到来给我增添了十二分勇气,但绝不是色胆包天哟!可能这就是爱的力量吧!

人逢喜事精神爽,树逢露长得长。我上得台去站在她后面,看着她的背影喜不自胜,精神都集中在她身上,早忘了胆怯是什么东东。

所以我勇气倍增,信心倍增,而且是尽情地讴歌了一回。当歌曲唱完后,我居然昂首挺胸齐步走下台去。一路回单位,心情还特别的好……

2009年1月13日于重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