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说,不后悔

2009-01-07 23:48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我如此挽留,可是你依旧毫不留情撒腿便走,那日的落叶狠狠地砸在我头上,让我的眼泪一滴一滴顺着叶脉往下流。我伸出手,可你说:“我不后悔,你不用挽留。”

——题记

我们是小学六年的朋友,对于以往的记忆,像雁过天穹般,那样斑驳。那笑声又是那样袅袅,次次蔓上我心田,当乍醒,才发现夜呼唤的身影,渐渐离我远去。

上五年级时,我问你:“以后你读什么学校?”

你笑了笑,说:“这还用说,当然是这里最好的学校。”

“我也是哦,那我们就一起努力吧!从今天开始,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我向你说道。

短的几句话,却是我们之间维持两年不变的目标,更是我给你的第一个诺言。于是,我们从容地送走夕阳,微笑着迎接拂晓的来临。梧桐树叶长了又落,那年秋天,我们背着沉重的书包,一步一步地走进了六年级的教室,在这个教室里看那个有些发白的黑板。我们相互帮助,即使泥泞也不认输,一步一个脚印,艰难地朝前方跋涉。

这一切,为了什么?仅仅为了五年级时许下的诺言,仅仅为了这段维持了六年的友情。弹指一挥间的六年,你成为了第一个懂我寂寞的人,成为了第一个陪我难过的人。

那一年,我参加了一个外市的招生考试,期待之下,总算是考上了。可我没有犹豫,直接放弃了就读这所学校的机会。因为我知道,有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学校,它虽然不比这个学校好,但是有一份求之不易的友情在那里等着我。我笑着,一如既往地在夕阳下骑车,然后在半夜一边看书一边数天上的星星。

直到有一天,残阳似血,我们走在一起,你问我:“为什么你考上了不去读?”

“算了吧,至少在这边,我还有许许多多的朋友……更何况,我担心我走了,就很难看见你了。你知道我是个孤单的人,但是我害怕孤单。”

“说不定——如果是我考上了,我会去读的。毕竟,那个学校好一点。”

“哦。总之不管啦,我们还是先把这里的学校考上再说吧。”我拍了拍你的肩膀,随着暮色四合,一切的一切,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剩下的日子,我空虚的大脑里只清晰记得那一年的,特别大特别大,似乎我,就被困在这场暴风雪之中了,久久,无法摆脱出来。

那一天在班上,同学们包括老师都在为升学考试做准备。老师正在统计有哪些同学不考市里的中学,我一瞥,却看见你犹豫着,将手升起又放下,看见我正盯着你,你才慢慢地鼓起勇气将手举了上去。我不敢相信,一瞬间,我来不及有任何反应,只是看见你,默默的。而你的眼睛,却是久久地盯在桌子上,不曾移开。

课间,我拉住你,问:“你真的确定要走吗?”

你没有说话,没有丝毫反应。

我冷冷地看着你,毫无表情地看着你的眼睛说:“没有说话就是默认了。你真的就那么想离开我们这一群好朋友吗?为了前途?你不觉得你很自私吗?”

你转过头来,麻木地点了点头,没有抬头,无奈地对我说:“是,我是自私。我承认。可是这是我愿意的吗?我知道的时候,我妈已经给我报了名了,你以为我想吗?”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为什么偏偏要等到这个时候你才说?如果老师不统计你是不是就打算永永远远地瞒着我?”我直盯着他的眼睛,“你还是原来的你吗?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你忘记我们以前一起许过的诺言了?也忘记我们之间六年的友谊了吗?”

他回避开我的眼神,没有说话,就这样直接朝前面走去。当落叶纷纷砸下,一瞬间,似乎看到他和我的身影如此脆弱,如此寂寥

我一下子蜷缩在地上,沉默着。那一刻,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无力感,一种孤独的恐惧袭击着我的大脑,触动着我的敏感神经。我想哭,但是眼泪刚流出来风就吹干了。我站起来,一遍又一遍深呼吸。可是似乎这个时候这种方法并不有效,我仰望着天空,越是深呼吸,似乎眼泪流得更快。天空中掠过一只大雁,似乎把以往的记忆再次送入我的脑海里面。

在参天的大树下的草地上躺着看,透过树叶的缝隙射在地面的温暖阳光

在乡村里面随意地嬉戏,不顾一切地玩“水仗”,玩到全身石头才依依不舍地回去。

在广场上滑着旱冰鞋,像一只猴子一样横冲直撞,摔倒了爬起来之后还像傻子一样咯咯直笑。

……

有什么东西碎了吗?我的心吗?

然后接下来的一节课,你一直没有说话,我想或许是你不想说话吧。可是我错了,你想说话,想告诉我你也舍不得。但是你害怕,你害怕你一说话,眼泪就是不自觉地流下来。终于,一向坚强的你,哭了。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你哭,看见那东西一滴一滴地砸在地面上,扬起地面上厚重的灰尘。为什么呢?为什么看见你这个样子,我感到一阵阵的窒息?我一次又一次地把眼泪咽下去,抬头四十五度仰望灰白的天空。

你,真的要走了吗?

真的,不后悔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