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我们在一起

2009-01-07 23:19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我要我们在一起

如果这辈子,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我会对你说:“我要我们在一起。”

——题记

One

我叫小竹,夏日里的小竹子。虽然名字里有个“夏”字,我却生在了落叶缤纷的秋天。十月十二日。我知道塔罗牌里第十二张是“倒吊人”,一个不折不扣、完全合格的牺牲者。但是我向来不信这些无中生有的东西。对于这样的话,我根本不会在意。再说了,自己不过是个相貌平平、成绩一般,而又少言寡语,像是有轻度自闭症一样的小姑娘罢了。日子如流水般地过,哪有什么牺牲不牺牲而言。

然而,成长是一个过程,而人走在这个过程中就会感觉到伤痛。我想,我的伤痛来源于“初恋”。

之所以在初恋二字上打引号,是因为时至今日我也不能确定那是否能算是我的初恋。

不算么?我明明了。

那算是咯?可是为什么我的初恋跟身边其他的女生不一样呢?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初恋是畸形的。

因为……我爱上的,是一个女孩子

Two

时间:2008年。季节:夏。天空是干净的冰蓝色。

我一个人走在街上,表情呆滞,像个孤单的木偶。突然我的目光被身边快步跑过的女子吸引过去,耳朵上银色的耳钉闪闪发亮。我缓慢地伸出手,触摸自己左耳上唯一的耳洞。记忆在一瞬间剥落,脑海中闪过一个名字:筱多。

原来夏天阳光那么刺眼,所以在那一刹那,我竟有强烈酸疼的感觉。

Three

时间:2006年。季节:。天空是灰色的。

我独自骑着自行车回家,新家,新搬的家。

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是周六,补课结束后我和筱多在校门口碰面,不情愿地面对她。

“我走了……”她的声音很轻。我点头。于是各自转身,她向西,我向东。

其实上天很爱开玩笑,我搬家的这天是4月1日愚人节。我哭着在一条陌生的路上行进,不知道这是我给筱多的玩笑,还是上天给我的玩笑。

也或许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们的距离越拉越远……

Four

时间:2007年。季节:秋。天空是深邃宁静的蓝色。

下午的体育课照旧自由活动,我和几个同学在操场的角落里聊天。筱多,凭借她独特的男生气的性格有了新的玩伴,不在此范围内。

课刚上了大概十五分钟左右,常和筱多在一起练篮球的同学阿闷过来了,她冲着我们这一堆人大喊:“夏小竹,你过来一下,筱多有话要对你说。”

站在对面的好友小D拉住我:“竹子,别去!”看着小D脸上严肃的表情,我点点头:“嗯!”

“小竹,你来一下啊!不来你会后悔的!”

我看向阿闷。小D拉住我的手却猛地抓紧了。

我忍住内心的狂躁不安,假装平静,用不在乎的语气对阿闷说:“我不听。”

阿闷皱眉,转身离开。而我,再次带上可悲的面具留在原地说说笑笑,再也没有找过筱多听她想说的那些话……

那一刻,我便知道,夏小竹是个永远能让理性战胜情感的人。她留住了可怜的自尊,却丢掉了最在乎、最想珍惜的……友谊,亦或是……爱情

Five

时间:2005年。季节:夏。天空是彩色的,因为那美丽的黄昏。

“筱多,今天晚上我们家没人哦!嘿嘿!”

“啊?你妈不在?”

“是啊!很棒吧?我回家打电话给你!”

“呃……那你怎么吃饭啊?”

“嗯……我爸妈让我买点吃,我懒得跑啦!省一顿减肥好了。”

“在车棚等着我哦!我会很快回来!”

“喂,刚放学你去哪啊?”

十分钟后,我等到了汗津津的筱多和一份热得烫手的米线。

幸福感像阳光一样细密地洒进心房里,充满暖意。

太阳是红色的,把西边的天空染得幻而美丽。

那个傍晚,筱多告诉我,如果两个人将大拇指叠在一起摁住太阳,就永远不会分开。

她说完,露出洁白而整齐的牙齿,笑容像阳光一样明媚灿烂。

Six

时间:2008年。季节:夏。天空是深得看不到底的黑色。

六月中旬,中考结束了。妈妈告诉我,七月中旬去上海,高中在那里上。

我平静地听完,内心没有一丝涟漪。只不过第一个想到了筱多,这个已离我远去的女孩子,这个我为她打耳洞的女孩子,这个喜欢捏我耳垂的女孩子,这个我难以割舍的女孩子。

呵!明明是比自己大的,却也叫她“孩子”。

第二天,我买来毛线,想亲手打一副手套给她。

因为手套的英文是Glove,代表give love.

筱多,我不过是想,给你我的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