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落的徘徊,无奈的过往

2009-01-01 05:25 | 作者:枫叶叶飒 | 散文吧首发

这个季节特别的冷,也特别的善变,昨天的风和日丽,转瞬即逝,换来的只是今天的北风呼啸。

凛冽的北风,在我脸上肆虐着,路上三三两两的行人,茫然无措的走着,前方不知是希望还是终结。

北风掠过树梢,枯立已久的枝条,似被惊醒了晨般的战栗了,用它枯萎的双手抗争着。

时光匆匆,白驹过隙,消逝了的只是那些昔日平淡的往事,留下的便是那些不经意涌现的幸福伤痛

曾以为孤独寂寞更深沉,沦陷于寂寞里,方知寂寞比孤独更难熬,更令人疲惫。一个人,不,是一个灵魂,一个忧郁的灵魂,在街上游荡躯壳早已不丢弃在何方,风透过我的灵魂吹过,却带不走我的寂寞和忧郁。或许风中含有太多的忧郁和寂寞吧!也或许是风在可怜我吧!不愿将我仅有的寂寞和忧郁带走吧!

不知不觉,来到了长江边,看着东流而逝的滔滔江水,却没有苏轼“大江东去,浪淘尽”的豪情。有的只是白居易“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明月人倚楼”的深深思念

不知不觉,习惯了白天在阴影里发呆,傍晚在街上看霓虹闪烁。习惯了黑白颠倒,昼伏出,像个幽灵游荡或者暂停留。习惯了黑暗的亮度,怕强烈的光线刺伤了眼,怕刺伤的眼会不知不觉流泪

风中,一个人抱着吉他,弹着那首凄凉的曲子,像个卖唱似的,但我知道那不是,那是一种孤独,是一种寂寞,更是一种思念。

不知不觉,习惯了双臂环抱的温度,左手牵着右手的温柔。习惯了寂寞时戴上耳机,不知何时,过去不会吸烟的我,何时享受那份别异的不悟。

每次朋友们都问我过的怎么样,我总是习惯性的回答:还行吧!可自己知道自己现在的生活,很颓废,很沉沦。

每次他们总是对我说:“海东,放下吧!我也很干脆的说:“行,我会的。可是我真的能放下吗?

或许这也是我不愿在恋的原因吧!因为我不想欺骗自己,也不想欺骗她们,更不想去伤害她们,或许当我真心的去对待一个女孩,去接受一个女孩时,我就已经放下了吧!

与爱同行,总伴随几分脆弱和无奈,有时如同彩虹,五彩斑斓,一闪即逝,有时像流星划过长空,一个转身已消逝在茫茫黑夜

时候很想写点东西,也许这个时候的我最脆弱、最无助、最孤独、最寂寞吧!

一阵北风吹来,我禁不住的打了个寒颤,不由自主的拉紧衣襟。匆匆离去

或许,明天,一切都会好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