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的快乐

2008-12-31 08:57 | 作者:月徘徊 | 散文吧首发

于国而言,不管是南方的冰冻、汶川地震,还是北京的奥运,对国人来说是一次与热情的集体大释放。于我们芸芸众生,或许,释放本身也是一种解脱,一种快乐

我侄女一两岁的时候,一次发烧到镇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说可能心脏有问题,进而说也许有先天性心脏病吧。医生轻漂漂的廖廖几个字,已让我那朴实厚道的嫂嫂如雷轰顶,当头棒喝,手足无措。

因年龄太小不宜手术,在等待的几年中,我嫂嫂不只一次地在我面前沉痛自责,说自己怀着孕时,那次不该骑着自行车回娘家,不然就不会因跌倒而伤着胎儿啊。我们也不是医生,只得宽慰说不至于吧。她仍固执地自责,就是那次啊,一定是啊。也只好由着她了,可怜天下父母心啊。亲友们也都知道了这件事,我们都形成了共识,大家小心地收藏着沉重的心事,对这个可怜的孩子给予了更多的怜爱与关照。

在仔细打听过后,凡是对心脏病人不宜的,吃的喝的、会引起情绪激动的,我们都一概予以了特别关注,倍加小心,不忍让这孩子背负更多的伤或痛。孩子是懂事的,有时在亲友家吃饭有不合适吃的菜,她会主动地告诉人家说:这个我是不能吃的。一旁的我们听着只是心酸。孩子是无辜的,不知者不为痛,而知道真相的我们又能怎样跟孩子解释呢?

虽有人安慰说现在那样的手术成功率很高,但仍怕于在孩子面前提起做手术的事,更不愿想像孩子将来的婚姻、以后的生活。一切就这么默默地隐忍着。

孩子欢快地长大了,一晃已到八岁。虽然仍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她已经知道自己正生着病呢,很乖。这时已经参加工作的我,再也不能忍受那种似是而非的心磨,执意带着侄女到县医院进行了全面检查。

在排队等候彩色B超的过程中,心情是复杂的,时间是慢长的,但也是很坚忍而无畏的。现在想来感觉蛮悲壮啊。就一分钟,也许没有,在医生的招呼下,我近到跟前。通过彩超影像,我看到了跳动的脉搏有节奏地燃放着艳红的火焰,那是我可爱的小侄女强有力的生命赞歌呀......

啊...就这么简单。原来,几年的担忧都是一种虚拟;原来,几年的隐忍都是一种莫名。那一刻,怎一个“爽”字了得;那一刻,是怎样的一种心情释放......

释放,释放情感,释放温暖,我们需要有释放,释放热情,释放我们对生活的爱。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