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外传

2008-12-27 14:54 | 作者:印清蕭 | 散文吧首发

坐在梳妆台前,望着清明透亮的青铜镜中美伦的自己,轻轻用手拨弄白的脖子后长长的缕缕青丝,然后再将头发绕至胸前,木梳的齿一片一片的吞弄着,苍白的脸上挂着几行清泪。

成亲三年,闺中每物都如此熟悉,现在该怎么割舍下?

门吱呀一声,走进一俊挺男子,他慢步向前,手上端着一碗汤药。“娘子。”满足温柔的声音绕于耳际,“相公。”她马上轻轻拭去泪水,转头,婉尔一笑。

看到眼前的绝色娘子,一个与自己成亲三年日相伴的娘子啊,如今,一想起满是痛心,不知道什么原因,七天前突染奇疾。

即使拭擦过,脸颊上还是印着几道淡淡的泪痕。“娘子,喝药了。”来到女子旁边,把药碗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女子微微一笑,“嗯。”“对了,娘子,我今天到邻县请来了一个大夫,治过很多疑难杂症的,我先在大厅等着,这次他一定可以治好你的。”这句话,不知道是说给她听的还是要来安慰自己。

如果真的可以治好……苦苦等了三百年,不可以将生命丢弃,但是可以不丢弃吗?如果还有多几个三百年,六百年,什么苦都可以接受!

她抬头望着郭成东,说:“好,相公你先到大厅招呼大夫吧,我喝完就来。”成东在她额上点上一吻,“我等你。”

待成东走出房门,她用手摸了自己的下腹一下,那股热气明显升高了,她低垂眼帘,叹息,大概,还只剩下十天吧。

说还是不说?

她低头看了一眼碗中的黑药,浓浓的药味弥漫四周,她一抬头,把全部药喝了,然后移步大厅。

大夫早已耳闻,郭家夫人倾国倾城,乃一大绝色美人,今日有幸邀至府上给夫人看病,早已满心欢喜,当大夫看到小胡的时候,双眼差点失控,如此美貌女子,天下几数?而且,他们夫妻恩,羡煞旁人。

“大夫你好。”小胡一个作揖,低头颔首,“郭夫人有礼。”大夫回礼。“大夫叫我小胡便可。”语毕坐于厅中一椅子上。大夫也就坐于小胡旁边,把起脉来。

片刻,大夫眉头紧皱,“大夫,怎么了?”成东忧心地问。大夫思索片刻,“奇怪,郭夫人脉象平稳,并无异样。”成东一声轻叹,失望痛心之色一闪于眼内。请过的诸位大夫,诊断结果一样,但与自己日也相对的妻子,他怎么可能会认为“脉象平稳”?每当晚上睡觉,碰触到妻子的手都是无比冰冷的,开始的时候想着还觉得应该没事的,但是慢慢的,开始觉得不正常了,手一天比一天冷,甚至昨晚,她的手犹如尸体的寒冷,或者,更低。呼吸也如停止了那样,弱如轻柔的细丝,更奇怪的是,一到鸡鸣,一切又恢复正常。

他抬头看了妻子一眼,双目对上,小胡报以一笑,他转过头,“谢谢大夫。”然后对身后的下人说,“送大夫到账房拿钱,然后送大夫回去,”吓人点头,退下。

府中大厅只剩下小胡和成东。

“相公,我们今天去天花亭好不好?”那里,是他们今生相遇并相爱的地方。成东宠溺地说:“好。”

天花亭是城郊的一处风景,似乎这美丽的风景是无穷无尽的在见证着这段“美丽”的爱情

小胡摸着刻在柱子上的凹下去的字“小胡,成东生生世世爱你”,生生世世?还有多少个生生世世?

心头一酸……

“相公。”她突然抱着成东,“我爱你。”低低地哭泣。成东回抱着她,紧紧地抱着,说:“我也爱你。”

紧紧地拥抱,静静地拥抱。片刻,小胡打破这美丽的安静,“相公。”她低低地说。“怎么了傻瓜?”成东捧着这美绝的脸,小胡哽咽着说:“相公,我要离开你了。”成东心痛地把纠缠在她脸上的泪水吻干,“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你说了会声一屋子的小孩,我们要一起共享天伦。我说了我不准你离开我。”成东望着她,温柔的眼神,却是坚定的语气。

“可是……”

“没有可是的了,你不可以离开我!”压根儿,成东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于是他一直逃避着,不去问他为什么她就是坚持说要离开他。

“可是我还是会离开。”

“为什么?”成东握着小胡瘦小的双肩,他差点疯了,他受不了了,怎么她就一直说要离开我?是不是不爱我了?他忍不住问了出来。

“相公……”小胡把到了嘴边的话吞回去。

说,还是不说?不说,那迟早会知道。

成东呼了一口气,小心翼翼问:“娘子,是不是有话要说?”

风在吹,吹着亭外满山满地凋零的草木,周围是安静的,剩下偶尔一点的树叶彼此摩擦发出的声响。如果此刻时间停下来多好!

“相公我必须走了,我也不想离开你,可是,我也是迫不得已,她深深吸了一口气,”把话说出来,也许还有十天吧,如果快的话,也许就是七八天的时间了,我就得离开,本来,我也会以为我们会有下辈子,下下辈子……,现在没有了,相公,你会幸福的,找个爱你的人,我会一直祝福你。“声音随着眼泪的落下而停止。

“什么十天八天!什么别的女人!我不懂你在说什么,都是胡说!你告诉我,你说的都是胡话!”他紧紧盯着她,渴望的感觉令人心痛。

一阵沉默作为不可接受的答案。

“相公……”

等待的时间总是漫长的。

“相公,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狐仙吗?”

沉默。

“如果我说我不是凡人,是一只修炼了五百年的狐仙你……”

相信吗这三个字都没有说出来,他马上喝住:“住口!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什么狐仙我不知道!”他声嘶力竭,他完全不懂,他告诉自己,前面那个女子只仅仅是自己的妻子而已,其他的什么都不是,他无法接受这样的事。

“我只剩下十天寿命了,以后不可以陪在你身边了。”小胡把七天前出门中了阵法的事简略说了一遍。她慢慢说着,沉沉的语言,而他脑海中仅仅是浮现着这几个字“她是狐妖”。

十七年前,祖父父亲活活被狐妖害死,母亲受不了打击卧床不起,一个月后郁郁而逝。那天,祖父和父亲一起去打猎,不巧闯入狐妖的地域,狐妖不分是非,将他们厮杀。好心的村民带回来的是他们血淋淋的尸体,生命的气息完全消失。那时就暗暗发誓,一定会给父亲与祖父报仇。而现在,跟我同床共枕三年的妻子说自己是狐妖,害死自己父亲与祖父的那种……东西!而可笑的是,自己至此不知道!

“你骗我!你说,你为什么骗我!”甩开被小胡紧握着的双手,“我很你!”

然后,转身疾走。

小胡又何尝知道这样的一件事?

天花亭,只剩下一个站在寒风中萧瑟的瘦小的身影,落泪……

小胡一夜未归,同样的人儿亦一夜无眠,世上彼此相思却不得相见的人彼此不知道的事,又何尝就是他们两个?又何止这区区小事?

第二天,天花亭。

远远看见一个雪白的影子倒在地上,不是人,而是一只雪白美丽的狐狸。

“小胡!”一动不动。雪白的毛在寒风中摇动,随着阵阵的摇摆,传来了一阵一阵的死亡味道。而那名字,那声音,悠长悠长的,飘走。

转身,沉默,离开……

次年十二月,郭府迎娶了邻县一个员外的女儿,令人摸不着头脑,众人想不明白,小胡一夜消失,成东没有去找,还叫以后不要再提这个名字。而事后的第三天,一个猎户在集市上出售一件漂亮的狐裘,成东买了下来,丢到火中,让火苗慢慢吞噬。

评论

  • 伊霜凌心:分-综-分-综
    作者选择这种讲述方式,把整个故事似乎异向了些。
    这男主角,女主角。。。。。
    回复2008-12-28 10:26
  • :有错别字哦."你说了会声一屋子的小孩?应该是生吧.      不过文章不错拉~
    回复2008-12-29 16:16
  • 雨后蓝四叶草: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3-10-13 15:21
  • 曲未終の人將散灬: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5-05-02 06: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