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所云

2008-12-11 10:44 | 作者:吴.离 | 散文吧首发

希望有种快乐可以延续,尽管很虚假。不要轻易再让我的破碎。

轻轻拾起它。

让它圆圆满满。

半醒转时,总有丝丝凉凉的寒意,穿透身体,萧瑟的冷,似乎真的越来越近了。双肩的力量越来越薄弱,看着它,往下沉,往下沉。许多东西是扛不动的,却仍得扛着。扛着。

一切的一切,如此遥远。

在这个小城里,无处可遁。执着过去,无法向前。将梦中的图片一点点撕碎,心,开始遍布疮痍。如果针钱能将一切破碎的东西重新缝合,愿意用尽一切力量。

我匍匐于地,克制自己悲伤

很久了,和L一起谈今论古的岁月,似乎已经过去多年。偶尔在QQ上碰到,也懒得讲话。那日问我,似乎不愿意同她对话。我说,不是,只是因为懒,不愿意再为沉重的话题不断组织语言。我说,我的内心太悲伤,而你亦是如此。我不得不选择与你冷冷相对,才使我们沉重不再加深。

年底近了,看了了一场又一场的婚姻游戏,却最终敌不过现实。这样的假凤虚凰的婚姻,到底演给谁看?不过是满足父母的要求,完成家族的责任

天气真的凉了。而我们所寻的那一片温暖之地,到底在哪?苍茫茫的大地,终究只有长长的影子与自己相随相伴。

想起,在广东,L一次又一次为了我与别人争得面红耳赤。她说,她不愿意别人议论我。那些不该提到台面上的词语,会使她非常敏感地认为与我相关。我拍拍她的手,说,不要同人争论,勿需费唇舌,因为我并不在意周遭太多人的评价。

我想,我大概不是一个特别重要的人,如果有一天,真的消逝了,能想起找我的,大概少之又少吧。

你若怜悯我,就不要从我身边匆匆而过。牵着我的手,带着我一起,感受新的未知。

上天到底会否将这一切赐给我,赐给我这样一个迷茫的人,我这样一个不断犯错的人。

比起以前,已经很少皱眉了。不皱着眉思考,不皱着眉走路,不皱着眉睡觉。好像这个习惯,在渐渐丢失。

这些年,在逐渐丧失语言的能力。更多的时候,会选择自问自答的方式。每年会想起很多事,又会遗忘很多事,一些细节性的情节,若是没有旁人的多番提醒,是无论如何也想不起来的。我想这也是记忆力衰退,或者是我潜意识里最直接的自我保护的一种方式吧。

虽然记性很不好,却能清晰记住一些伤痛

那些美好纯真,随着世事逐渐淡去。且不再回来。到底,随着年龄,随着日后种种,我们丢失的是什么?

坚持走的路,越来越难走。想起老家,同L发信,眼泪不断流下。我亦曾试图改变一些东西,以另外一种方式活着,只是内心所坚持的固执,有太多难以改变的东西。

因为太哭,我的眼睛总是看不到快乐的影子。她们都说,我的眼过于忧郁。而现在在镜片的遮挡下,会将许多心事隐藏。

我们还会相见么?

吃早饭的时候,看到右手的中指甲断裂了。重新修齐整,又要一些日子才会长长了。

北方开始下了,真好。12月,很想伴着雪去感受冬日的大海。而忙碌的工作,也许真的会使我再一度失信于自己。

昨天看到L的留言,想起前些年,她同我说的勇敢。她同我说,不要担心,如果真的那么艰难,可以去珠海。许多年了,她的信,依旧放在抽屉里。静静地躺着。这是身边的人给我的不多的支持。其实,我何其幸,身边的朋友,到底是没有抛弃我。

不知所云。不过是想说一句,再说一句。

大概真的疲倦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