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月》---游记系列(完美的思念,游离的生活)

2008-11-24 12:16 | 作者:季子 | 散文吧首发

岳麓山,静静的。,开始悄悄的坠落了。

仿佛可以瞧得见夜是怎样从满目青翠的山间流淌而下,并偷偷的漏进我已经模糊的视野。又仿佛可以聆听夜是怎样从霓红的灯光里拂起垂挂在落地窗的流苏,溢入我这寂静的房屋里。

夜,随着我轻盈的泪,从我的脸庞温柔滑下,停在纤长的飘带似的吉祥草上,像刚刚栖息入定的蜻蜓的翅膀,微微的颤动了会,最后彻底的静止了。

故乡的坛/锁住了月亮的影子/是谁/不小心打翻/让凉凉的月光/撒了一寰/让清晰的影子/碎了一般...

是的,我开始殷切的思念月亮下面的故乡了。

那小小的镇,淹没在夜色的柔光里。没有聒噪,没有刺目的灯,只有悬挂天空的星子和朗月,幽幽的山,淡淡的云。

细细的虫声,悠悠的蛙声,就像甘泉一样从石子缝里渗出来,然后飘在空气里,合着日晚上凉歇了的泥土气息荡漾着,融汇着。还有那正不知疲倦生长着的青青的柳条儿,绕着我瘦弱的身子憔悴的头颅翩翩飞舞,似乎在为我摇摆着悠扬的歌。

我弯下腰,用我细腻的手指,柔和的将吉祥草徐徐迂旋成蜷伏的一环,让清凉的叶子在我的指上得到温暖的休憩。在我眼里没有迷惘,没有困惑和忧伤,只有醉了一样的倾听故乡的快乐心怀。

禾场上,等到母亲为我们兄弟两摆好了竹席,上面放上了塞满秕谷的枕头,鬃叶制成的扇子。然后会轻轻的呼唤我们:崽儿,该睡了。

是啊,崽儿,该睡了。

我回首故乡的方向,那个让人愁肠百转,悲喜交加的地方,是不是在这个时候,母亲还忆念着游离在外的儿子呢?是不是正在期待儿子的归来?是不是想好好的再呼唤一声:崽儿,该睡了。或者,还是不是想温柔的抱着儿子睡去?也许,她还是想再为儿子摇着扇子,生怕夏日里的闷热会让儿子无法入眠呢?

我没能够知道,我只知道这时候我的泪已经从桌子的这头流向了那头,在月辉下泛着晶莹光。光很暖,我注意到,它成了一个M字样,这正是英文Mother的开头字母!

我真的想痛哭出来。想呼喊,呼喊母亲。我压抑着闭着唇,但却因为这样而几乎让我崩溃,泪水又一次决堤。

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境遇,让我困难的呼吸,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只是个可笑而又不成熟孩子

我死死的闭住了自己的眼睛。

来长沙旅行的日子。我忘情的吃着德克士,KFC的西餐,饶有兴致的请教朋友调制自己口味相符的鸡尾酒,并陶醉在“听吧”里摇摆的流行歌曲中。但我那个时候可曾想到还有那遥首期盼我归去的亲人啊?

女朋友在南京是不是还那样的忧伤?弟弟在湘潭是不是还被同学称做大哥?奶奶是不是还身体健康,她的摇椅子是不需要垫些软棉的布?父母还会无聊的看电视到深夜吗?

我望着长沙的夜,望着长沙的月,我的怀念如迷途的鸽子漂流在叹息的夏月夜里,对前程的希翼犹如这泛霓红的色泽缠绕在城市的周围,因为持久而疲劳,因泛滥而沉重。望不见那一幕清爽的故乡,我能不对这辽远而毫无头绪的旅程而倦烦,厌恶吗?。

月照华夏,月明千里,那皎洁玲珑之月在多少人的思念里缺了又圆,圆了又缺?她那冷寂的容颜里,又凝结了多少离人的眼泪和叹息啊!

我的月啊,你是父亲的关心还是兄弟的和善?是母亲的慈祥还是女友的婉约?

我的肩头微微的颤动,是起风了,月儿突然的被云遮掩了去,不久,下还起了小。淅淅沥沥,随着风簌簌的打在落地窗上,我无力的低了下头,看见一只萧瑟而又华丽的蝴蝶在落地窗的木檐上悲凉的抽动,它的翅膀已经染上了雨水。我已经无心去拯救这一即将逝去的小生命,毕竟它无法被救起,或许,只要看着它默默的死去就已经足够。

我想我应该死一样的睡去了。

我又见了年少的我在田埂间嬉戏,梦见牵着女友的手在校园的每一个角落。梦见母亲做的卤鸭子那诱人的香味...

但我却是被恶梦惊醒,这时候晨曦的手指恣意的抚摸着我的脸颊,暖意驱走了惊粟的寒。我疲惫的睁开双眼,惊讶的看见:昨日的蝴蝶,抖动了翅膀,正试图飞起。它很用力,也很疲惫,但最终却能够飞上几步。

它挣扎了一夜,不管是不是能够再飞起来,但已经足够一生。

朋友给我送来了早点,我打开一看,是我点的冷面,有火腿,炸香肠。我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并且下意识的看了看故乡的方向和晨曦的光,突然觉得这一切仿佛要掷出一个甜美的故事

我想:这是个美好的一天,并且将来还会持续。

长沙岳麓山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