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

2008-11-05 16:06 | 作者:龙行天 | 散文吧首发

案头的工作摆了一桌子,我工作效率极高,但厚厚的卷宗材料在这几天压过来,的确让我有些难以应付。虽然忙碌,但工作之余还是会和新闻打打交道,看看天下发生了什么大事,其中几条新闻让我确实感到了可怕。

一条令我害怕的新闻是林嘉祥制造的带着酒气的新闻。林嘉祥任深圳海事局党组书记,在一次酒会中因找不到厕所让一位女孩带路,然而却遭到党组书记的卡脖子。不管事件结局如何,但我真得很伤心,我们的党组书记严重伤害了少年的良好道德!试问,为党组书记带路,体现了小陈的雷锋精神,但我们始终学习的雷锋精神就被这党组书记的一双罪恶之手给扼杀了;试问,我们党在考察任用干部时是否有不正常的地方,这位党组书记在酒后原形毕露,就如被孙悟空一棒打下去现了原形的妖魔一样,暴露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地痞!他连起码的作人道德都没有,怎么能作了深圳市海事局党组书记?难道我们要感谢党组书记喝的那瓶酒吗:是这酒暴露了一个混身于党队伍里的一个败类?!

因为党组书记罪恶的手伤害了少女,伤害了人们求善的愿望,悲从中来!

还有一则更胆大的公安局长制造的新闻。江西上饶王某局长(新闻隐去了其真实姓名,不知何故),居然下令把报警人员击毙。呜呼!报警本是寻求保护,但却惹来杀身之祸!为什么?这位局长是怎么升到局长职位的?党不会是任命了一位神经病的公安局长吧?这条新闻可怕之处便是到公安局报警却撞上了保护神的枪口!可怕!

还有一条是《瞭望东方周刊》《潇湘晨报》报道的《五兄弟的万里追凶路》,是五兄弟不满公安工作效率极低,不去捉罪犯,五兄弟自已远行千里捕凶归案的事情。然而,当五兄弟把罪犯送到公安手里,水城县公安局刑警队长却说五兄弟的作法是违法的。怪哉!猫不捕鼠,人自已捉鼠居然侵犯了猫的虚荣心?如果有些案件公安部门以警力有限,经费有限为由不作为,而只能由当事人自已私力救济,那么我们的法治进程是否还能进步?不,我看到的将是远古的原始复仇,在大街上手持冷兵器,守候自已的复仇对象。如果那样,我们这个社会真得如港台片所演的那样了。

还有一则要说到最高人民法院的领导,他是“黄松有”副院长。据报道其在工作期间被“带走”,标题是其涉嫌贪污四亿元。最高人民法院是什么概念?那就是掌管全国法院工作的最高司法机关。可是,可是,最高院的这位领导居然如此大胆,真是令人刮目还要结舌!有道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下面的法院呢?

看完这几则新闻,我更害怕。我们党的形象为什么频频被这些连起码的道德都没有的人破坏?在我们党内还隐藏着多少这样的败类?可怕!

可怕归可怕,但我还要面对案头上厚厚的卷宗材料,安心地工作。我在等待一阵清风吹来,把我的恐惧吹远,吹远。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