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如溪水

2008-11-02 11:09 | 作者:╰圄①☆の等 | 散文吧首发

时候父亲在外地工作母亲带着我和哥哥,与爷爷奶奶一起住在乡下。母亲在我们那所小村庄里当小学老师。那时候,学校没有钱,就以老师教课的多少来计工分,工资只有少的可怜的几元钱。母亲就用这几元钱和很少的一些口粮,来养活我们老老少少四口人。

在我儿时的记忆中,母亲总是天不亮就起床,做好饭,这才把我们一一喊醒,给我穿好衣服,有时饭也吃不上,就匆匆赶到学校去给学生上早读。那时候,学校老师少,一个老师教一个年级,所有的科目,除了最基本的语文、算术,往往还有唱歌、图画。课程的安排也很特别,早晨很早就上课,两节课后吃早饭,接着再上四节课,下午一般就不再上课,而是干农活的时间。每到下午,老师们就去上工,而学生们一般就去地里挖野菜、拾柴禾。母亲每天就是这样,既是老师又是农民,既当母亲又当父亲地生活着,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隐在母亲年轻而疲惫的身影里。

待到爷爷、奶奶相继故去,母亲便带着我们,迁到父亲工作的城市。父亲工作繁忙,经常不定时地加班,无暇顾及家里,母亲除每天上班外,家里的大小事务,全由她一人操持。我在母亲呵护下渐渐长大,习惯了母亲对家庭的操劳,习惯了母亲为我们所做的一切,也习惯了偶尔在母亲面前的任性,更习惯了浸透了母亲汗水和心血的平凡生活。

不知不觉中,我到了应该出嫁的年龄。母亲心里虽然不舍,嘴上却在百般安慰我、教导我,以后如何做一个称职的妻子,如何宽容地对待事物,要经常和父母保持联系……内心一百个不放心,锅碗瓢盆,柴米油盐,一一过问,事事叮嘱,直到我全部置备齐全,她才放下心来。

成家以后,我像一只从笼中放飞的小,自以为一下子扑入了自由的空间,而居家的琐事也使我感受到了生活的烦恼和无奈。日子变得机械起来,人也变得疏懒起来,刚开始还每天给父母打个电话,后来两三天才打一次,母亲总是一天听不到电话,就把电话打过来,关切地询问原由,而我总是笑她操心、天生的劳碌命。母亲也不在意,总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叮咛这、嘱咐那。我却没有意识到,这就是母亲对于子女的那种割舍不断的爱。

当身怀7个月身孕时,我搬到离母亲不远的街区居住。母亲怕我劳累,就要我们每天跟她在一起吃饭。每天看着母亲准备六七个人的饭菜,在厨房一站就是两三个小时,佝偻着腰身,心里委实不忍,总想过去帮忙,而每次总被母亲推出来,反复几次,最后我也只好作罢。

终于有一天,母亲一次小小的举动,使我的心颤动起来。当时我的鞋子都是系着鞋带的平底鞋,而我身子不方便,每天换鞋都由家里人代劳。那一次,当我向母亲打招呼要穿鞋时,母亲一眼就看到了鞋上的带子,立即弯下身子,认真地把我略显浮肿的脚放好,轻轻取出鞋的舌头,再一一系好鞋带。我看不到她的脸,只看到苍老的腰身和花白的头发。她低头时,一缕刺目的白发浮在额角,我的心顿时像被针扎了一下,刺痛起来。一刹那,我禁不住鼻子一酸,赶忙抬起视线,不敢再多看她一眼。要知道,母亲只不过才五十岁出头,内心深处猛然涌起一股沉沉的自责……

后来,跟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她把大量的精力花在照顾孙儿上,延续着母爱。母亲现在年纪越来越大了,身体也大不如从前。可是,她给予儿女们的关爱一如从前,有时做些好吃的,总会把我们都叫去,看到大家喜欢,她就会露出欣慰笑容。偶遇不顺心的事,只要看到儿孙们的欢笑,她的一切烦恼便会烟消云散。

二三十年的岁月里,虽然沐浴在母亲溪水般平凡而悠长的母爱中,我们却浑然不知,在母亲絮絮叨叨的叮嘱中,往往还觉得罗嗦、心烦,岂不知,我们在不知不觉中忽视了人生最真挚、最无私的母爱,忽视了金钱无法换来的幸福。母亲给予孩子的爱,就像我们每天汲取的水一样,在不知不觉中孕育了我们,平实而淡然地奉献了自己,不求任何回报。每一个做儿女的,给予母亲怎样的回报,我们应该时常问自己!

父爱的价值

关于父爱,人们的发言一向是节制而平和的。母爱的伟大使我们忽略了父爱的存在和意义,但是对于许多人来说父爱一直以特有的沉静的方式影响着他们。父爱怪就怪在这里,它是羞于表达的,疏于张扬的,却巍峨持重,所以有聪明的人说,父爱如山。

童年时代的记忆中第一次真正出现父亲,是在我三岁的时候,那时的我身负重伤,是父亲把我背到了医院。从那时起,我知道了他就是我的父亲,是在我无助的时候能帮助我的人。

已经不记得上一次好好地看父亲是什么时候了。

我只记得那时的父亲头发乌黑,皮肤泛着嫩白的光。

自我上学以来,父亲很少管我,在我的生活中,更多的是母亲的教育和关怀。我几乎每天都要和她谈笑,却很少能跟父亲讲上一句话。

那天,我又真正看到了父亲……

我放学回到家,父亲正在做饭,我躲在一旁的角落里偷偷地注视着父亲——父亲显得苍老了。头发很稀少,皮肤泛着古铜的光。父亲是教师,但却从没时间辅导我。前一天,父亲说他接了一个班,成了班主任。看着父亲忙碌的背影,看着父亲稍微发白的头发,我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酸痛。父亲也曾为我付出过,虽很少与我交谈,却每时每刻都在关心我。想到这里,一直藏在内心深处的爱父之心终于被发掘了出来,我有一种说不出的冲动。

忽然,父亲回头看到了我。“回来了!”他露出了笑容。看着父亲,看着父亲的微笑,我突然感到了自己的渺小——我曾经为他不关心我而有些讨厌他。

我为父亲冲了一杯茶,等父亲从厨房出来后,我把茶递给了他。

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一个问题:难道父爱就值这一杯茶吗?现在,我终于得到了答案,我把我的爱倾注在了父亲的身上,我想这是父亲最想要得到的,这就是父爱的价值。

我觉得,敬父母不应该等到长大挣到钱后再去孝敬,为什么不让我们现在就孝敬父母?也许,长大后你会挣到很多钱,给父母买补品,让父母去旅游,但到那时,父母已经年老,也许没有太多时间去享受你的“孝敬”。

我们的生命是父母给的,我们理当孝敬他们。他们给我们的恩惠,是我们一生也报答不完的。

我递给父亲的一杯茶中包含了我一生的爱,也许,那就是父爱的价值……

评论

  • 微尘:母爱,既在唠叨中,又在无语中!
    回复2008-11-02 17: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