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爱,无法偿还

2008-10-28 10:27 | 作者:午夜依然 | 散文吧首发

一个人挎着背包,撑着伞,游荡在校园林间的小路上。迎面的风摇曳着过往的乡愁,夹杂着无奈孤独,不停痛击我的心扉,将思绪带回到沿海地区那个小村落。

腊月,南方的天空依然没有飘起乡中那白白的花,但是广西的九万大山却也挡不住疯狂南下的北风,吹得大地满是冰寒。这天才腊月二十二,我们那个不惧寒冷的瑶寨就已经到处充满着年味。托运过年礼品的货车声最先打破乡村的沉寂,杀年猪的热闹气氛也驱走了满天的严寒,而活跃在路上的走亲戚的人们成了点缀瑶寨的亮丽风景,于是,新年还没有来,却迫不及待地迎来了喜气洋洋的“爆竹声中一岁除”.......

吃过晚饭,已经是下午六点钟了。

突然接到姑妈的电话,说第二天要杀年猪,叫大哥过来帮忙。说是帮忙,其实是要过去“凑热闹”,我们瑶族有个传统,杀年猪的日子,如果没有亲戚来访,说明你人际关系不好或是得不到兄弟姐妹的重视。大哥自然是欣然接受前去的。我很想念童年时期一起游玩、一起长大的表妹,很久没有见面了,于是决定“不请自去”。出走的时候太匆忙,忘了带上安全帽(头盔)。母亲急忙追出门外,轻轻敲着我们的头,帮我们戴上帽子,并千叮万咛,“走路,要注意安全,慢慢开,转弯的时候记得打鸣,过岔路口时要开指示灯.......”敷衍母亲的唠叨过后,我们兴高采烈地上路了。

受到自由婚恋的影响比较大,当年姑妈比较“叛逆”地嫁给了远在六十公里之外的姑丈,这一行程可得走一个多小时。摩托车在崎岖的砂路上艰难地爬行了二十分钟,就进入了二级公路。路好走了,车子可以加速前进了,我们自然是欣喜不已......

然而,世界上不如意的事情总是喜欢作弄人们,没有想到,冬天的天气说变竟然还真的变,下起了一场雨来。这是意料之外的事,连母亲也没有料到,我们根本就没有带雨衣。冰雨伴随着寒风点点滴滴敲打大哥紧握车柄的双手,我分明觉得大哥的身体已经开始颤抖,走不了多远,发现路边有个山洞,我们就决定休息一阵子。

很久没有和大哥这样谈话了,那一晚,我们聊得很开心。大哥教我讲广东话,告诉我广州很多精彩的奇闻异事,也透露着他甜蜜浪漫的情史。我也不甘示弱,和大哥分享大学里新鲜的事情,还谈着自己的壮美理想......我们根本没有想到母亲会那么担心我们!

雨停了,我们继续上路,直到晚上十点多才到姑妈家。姑妈他们打开路灯,早早地到外面迎接我们两位“贵人”。

姑妈告诉我们母亲打来了很多次电话,一直询问我们到了没有。我们当然是笑母亲多余的担心,但是在姑妈的催促下,我们第一时间还是给家里打了电话,报个平安。母亲竟然是哽咽着接的电话,我和大哥都还挺震惊的,起初依然是说笑着“你不要那么傻了,没有什么事的啦,没有必要担心哦。现在我们不是好好的吗?”......母亲自然是破涕为笑.......原来,临走的时候太匆忙,我忘了带手机,大哥的电话也一直调着震动模式,并且他要专心开着车,而我们避雨休息聊天的时候,兄弟俩又聊得太投入、太开心,根本就没有注意母亲给我们打了十几次电话。这种打通而不接的情况更加深母亲对我们的担心。

在姑妈家呆了一天,二十四日我和大哥就要回家了。那天母亲又打来电话,告诉我们她已经用电话查询了本地天气情况,这天天气会一直放晴。我突然想到一篇文章,里边说到这么一句话,“真正关心你的,不是下雨天给你借伞的人,而是那个在远方提醒你天气预报情况并督促你做好预防准备的人”!

对我们所谓的年轻人来讲,母亲的做法似乎真的有点太愚昧、太落后了。她根本没有必要担心那么多,我们都已经长大,都会照顾自己了。但是,孩子在母亲的眼里,永远都是那么小、那么需要照顾与督促。现在仔细想想,还真的挺感动,这一切都来源于一个伟大母亲的深深的爱。这种爱,是我们这辈子永远无法偿还、也还不清的........

唐代最伟大的诗人杜甫,一生以“穷、病、老”自居,终其一生,颠沛流离,栖止不定。安史之乱时的“家书抵万金”,其实更多的是对母亲的思念,回到家之后,所创那首《无家别》便是证明,“永痛长病母,五年委沟溪。生我不得力,终身两酸嘶。......”,这是对失去母亲的无比痛苦之情,结合着忧国忧民的情感,便为世人所千古传唱。我们也没有忘记孟郊的《游子吟》,那是儿子对母亲的深情回报之欲望,但是异地的别离依然使作者无法满足报答的愿望。于是,中国的孩子就有“子欲养而亲不在”的悲痛感慨。但是,即便是“亲在”,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地偿还得了这种母爱呢。

说到这里,还真不得不提我的母亲了。她是典型的东方劳动妇女,和大多数农村妇女一样,母亲从小起就一直倍受苦力的煎熬,但是她从来没有埋怨过,至少从我能够记事的那天起一直都是这样。父亲一直在那个没大没小的村委会工作,不能赚到什么钱,却是很忙——今天要开会,明天要学习,后天迎接领导、又要下乡之类的......家里客人很多,大多冲着父亲那点“官样”来,在我的印象中,似乎父亲的丁点儿薪水根本就够不着待客的花销吧。但是,母亲一直没有什么怨言,并且还崇拜着父亲,在她的辞典里里边儿,有自己的一套理论——有客来访是因为父亲有能力帮助别人,能够取得他人的信任,她反而会很高兴。这就是她的热情之处吧。也因此,家中的活儿大多数都是妈妈一个人承担。

对孩子赋予太多的心血与对劳动的无怨无悔使她过早地老去。现在远离家乡在外学习,每一次回家,都会明显地发现母亲的皱纹会多了很多,脸色也憔悴了不少。总隐约觉得似乎该为她做点什么,用以报答母亲深深的爱子之情。然而,身为母亲,她哪里需要我们回报什么,在她看来,她所付出的爱都是理所当然的。

并且,我们还得起吗?或许,我能够过上比父辈好的的生活,就是母亲最大的欣慰,也是我对她最大的回报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