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我不是过客,是归人

2008-10-27 09:01 | 作者:夢裡花落知多少 | 散文吧首发

??每次去南京,我都说是“回南京”。在我的内心深处,南京就是我的第二故乡。它不仅是我的求学之所,我和LG相遇相恋之地,更是我的摄影开始之处。可以说,在南京几年的经历,对我的人生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因此,我对南京的感情,非三言两语能道尽。??千禧年曾回南京参加同学聚会,一别又是八年,对它的想念,从不曾停止过。常常念叨着念叨着,就会忍不住对LG说,我们回南京看看吧。LG非常理解我的南京情结,对此一直抱以支持的态度,也因而促成了这次江南行。??本来是打算一家三口到南京度过长假的,后因几个朋友的加入而改变主意,决定先飞杭州,去绍兴、走西塘,访苏州,最后到南京。????杭州:最是西湖??杭州,一个闲游的好地方,我去过不下五次。它毗邻上海,比上海多了几分恬淡和悠闲,但又不失繁华,是我最为喜爱的城市之一。??早在九月中,我就联系了杭州的同学蒋,帮忙订房。抵达当天下午,入住酒店后,我们马上赶到灵隐寺,焚香敬拜,许愿旅途平安。其时已是黄金周末,景区内仍然人挤人,人赶人,照相时凭空多了不少亲戚,真不知是来看景还是看人。心里暗自庆幸,这次出游安排在黄金周的末期起行,实属明智之举,避开了长假最高峰期。??杭州的天气一直不好,阴霾满天,但气温不高不低,舒适宜人。这样的季节,是很适合行走的,却不适合摄影。那就不拍吧,在凉风中,随意的走走也不错。??当晚,蒋一家在西湖边的杭帮菜馆给我们接风。蒋点了满满的一桌菜,有酱鸭、东坡肉、油焖笋、西湖莼菜汤等,时隔多年,蒋仍然记得这些我最喜欢吃的杭菜,让我很是感动。??晚宴结束,LG带朋友回酒店休息,蒋问我想去哪里,我笑说,最爱湖畔居。蒋也笑:你好专一。湖畔居是西湖边唯一的茶馆。想想啊,靠着西湖,倚着荷花,边观赏美景,边喝茶聊天,多么惬意。当然,茶价不便宜,也是湖畔居人少安静之故。??我们坐在顶楼的露天茶座上,吹着清风,品着龙井,吃着果品,边欣赏西湖迷人的景,边笑谈分别后的怀念,讲述近况。谈得欢时,一个会心的微笑,便让心里暖暖的。时间无情,但从未拉开彼此的距离。这样的夜晚,亦是别后我常常怀念不已的。??按照行程,我们在杭州住两晚。第二天去绍兴。绍兴我已是第三次去,无心再看景点,只是轻松散漫的四处行走。??杭州也有不少景点,但我很少去看,最爱还是环着西湖圈,或沿苏堤行走,或到湖中划船,又或哪儿也不去,就在湖边品茶看风景。还有什么,比这样的日子更逍遥自在。??回来和伊莲聊及杭州之行,她说,你太会享受了。如她所言,好喜欢西湖,退休后,我要到西湖边定居。????西塘:生活在梦里??西塘,全国最大的水乡古镇,与乌镇、周庄,并称为江南三镇,论名气,西塘不及前两位,论风景,西塘最佳。在旅游网站看到这些介绍时,西塘一下子勾起了我的江南情怀。??抵达西塘时,已近黄昏。人满为患的黄金周,刚刚过去。我们在暮色中走进古镇。石。流水。窄弄。风凉。人稀。水静。一如我想象中的水乡风景。??但和所有的古镇一样,如今的西塘已经是一个商业气息浓重的地方,整条烟长廊都是售卖纪念品的店铺。我对旅游景点雷同的纪念品毫无兴趣,也就没去细看,只顾探看百年老宅,小桥流水,和脚下磨光了的青石路。??无意中闯进“桐村雅居”。主人钱锦铭是西塘三把刀之一,擅长剪纸和书法,能用双手正反书写,当场就在家中青石板上以水代墨,露了一手,并带我们到阁楼参观他发表过的剪纸作品。钱先生还说,西塘善书法丹青的人比比皆是,三把刀只是其中较为突出的。由此可见,西塘是极具文化底蕴的。??准备离开时,忽闻阵阵桂花香。女主人带我们去看庭前的桂花树,树上一串串金黄色的小花,朵朵努力绽放。她笑着说昨天还没开花,才一夜,就暖香逐风来。十月桂花香,这种清雅的香味,其后一直飘满了我们整个江南的行程。??夜色渐浓,沿河一溜红红的灯笼被点起来,照亮了廊棚。我们在河边吃了一顿简单的饭,喝着当地产的黄酒,细细品着西塘的味道。吃完饭,去试坐夜游的橹船。船夫轻轻的划着桨,大家都不作声,自顾自地陶醉在静夜之中。凉风轻抚着两岸的灯笼和柳枝,倒影在水中,一串串,一排排,摇曳生姿。??这一夜,梦里都是水波橹声灯影。??天蒙蒙亮,醒来一看时间,刚过六点。我起来披了件外套,就往小弄走去。??西塘的清晨,宁静,安逸。我独自走在蜿蜒的烟雨长廊,只有静谧的流水相伴。偶有和我一样早起的游人,放弃了懒觉,体味西塘的散漫与诗意。??过了永宁桥,往北栅街方向走去,越远越静,没有游人,只有在河边清洗物什的妇人,以及背着书包去上学的孩子。望着眼前的一切,以及那些灰褐色的砖墙,尘封不语的院落,感觉就像是站在几百年以前时空里,那么的不真实。我想,这个时候的西塘,才是真正的西塘吧。??穿过石皮弄,再回首的时候,突然惊觉又要回到热闹的尘世中去了。再看一眼狭窄的小弄,或开或闭的门窗,是舍不得吧,西塘,那个浮生若梦的小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