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有独特是王道

2008-10-27 08:26 | 作者:星卒斋主 | 散文吧首发

都说女人如花,但这不仅仅是指女人笑靥如花,美貌如花,质地如花一般的娇嫩。花还有更多一层的意思在,那就是指女人如花一样的芳香袭人,香气四溢。这就是说,如花的女人给人的感官欣赏,不仅仅于视觉、触觉,而还在于嗅觉,这才是“女人如花”的完全含义。花是什么?花是植物的生殖器,这不是动物学而是植物学的范畴,就不多说了。

“闻香识女人”,这是男人看女人的一种方式,而这种方式会起到不同凡响、意想不到的效果,而往往要比视觉来得神奇并高妙,令男人对女人蠢蠢欲动,跃跃欲试,意乱情迷,心猿意马。闻香识女人,识了之后就会闻香追女人,如此的男人追如是的女人,就如那警犬追逃犯一样地勇往直前,奋不顾身,一条道跑到黑,然后再不舍昼

人体有味儿,这一点总是不用怀疑。由于饮食不同,内分泌不同,捯饬各异,再加上卫生状况的差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体味,不同的体味又有不同的人喜欢,这不仅仅是个口味问题,大约也有心理问题,感情问题。男人亲吻女人临别时留下的一绺头发,女人亲吻情人留下的一条围巾,如果不是对谁都如此,那就不是变态,而是真正的正常的情感表达。

鲁迅在他的《文学与出汗》里说,“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蠢笨如牛”的工人出的是臭汗。可见这香与臭与劳作和性别都是有些牵连的。科学说,人体分泌的汗液中有一种成分叫丁酸脂,惟有其浓度适中,才是女性别具魅力的体香。看来女人的香味与年龄和性也是有些关系的。这一点,凡是“过来人”当然不说也明白,不是“过来人”说了也不明白,实践出真知,理论总苍白。

中国古代四大美女至少有两个人是香的,一个是西施,美貌绝伦,身有香气,被越国大夫选中送给了吴王夫差,夫差特意为西施修了香水溪、采香径等,每天与西施在芬芳馥郁的氛围中寻欢作乐。另一个是杨贵妃,只因香气袭人,玄宗就为之倾倒,杨贵妃有多汗症,但玄宗以为是香汗淋漓,就为她修了一座沉香亭。貂婵和昭君香不香?待有心人考证。

女人为了保住这香,是颇费一番心思的。古代没有香水,但方法还是有的,就如没有西药就整点树根子来熬了喝一样。当然这是讲究女人的讲究事儿,武则天饮狄仁杰进献的龙香汤;杨贵妃洗牛奶浴、香汤浴;慈禧太后吃鲜花,洗鲜花浴;薛宝钗服用冷香丸、玫瑰露,大约追求的都是这效果。只有乾隆的香妃是自来香,啥也不用,照样招蜂引蝶。

可能是由于饮食习惯,或是人种的不同,我觉得外国女人的味道不好,或者说是不适应。我读大学的时候没少接触国外的留学生,不论男女,那味道简直真是简直了,我是受不了的。人说,法国女人是酪香味儿,英国女人是藕香味儿,德国女人是木香味儿,美国女人是藻香味儿,瑞典女人是木槿香味儿,我是真没闻出来,只是感觉有点骚而已。

香水的出现,解决了女人香的问题。其实也不仅仅是香水,诸如香皂、洗发水、化妆品,甚至洗衣粉都是有味道的,总的来说还是以香为主,那香型也是千奇百怪,稀奇古怪,见怪不怪了。不同的女人会选择不同的香水,与其说是选给自己的,倒不如说是选给她钟的男人的,如果不懂得这一点,那这女人就是不懂得男人,不懂得爱情,不懂得性。

男人对香水的偏爱或痴迷,决不逊于女人。这就好比女人的打扮,“女为悦己者容”已成共识,“女为悦己者香”却不一定哪个女人都懂,如果女人单纯是为了自己闻香,我想那就不用撒身上,整个“鼻烟壶”之类的东西放在包里,想了就拿出来嗅一下,也不错。不同的男人也喜欢不同的香水味,比如我,就对有烟草味道的法国香水情有独钟,老板出国回来送给我一瓶,我就用它喷了厕所。

用香水是有学问的。我有个女同事就特别爱用,总是把自己喷得香气滚滚,她一上班就满走廊地香,每次到她跟前,我就会打喷嚏,她以为我感冒了。所以跟她谈稿我也就自然而然地保持一定的距离,互不传染。“感冒”有菌,“香水有毒”。但咱不知道人家“为了谁”?所以咱就不能多说话。不是为了我等,那如果丈夫喜欢,我想下班再喷也不迟。

香精以点,浓香水以线,淡香水以面,这是女人点香水的最起码的技术要领。不管不顾,喷得满身哪都是,面面俱到却不一定效果好。有些女人喷香水是向空中喷洒,然后自己再走进那香雾中去,旋转几圈,再走出来。这样香水给人的感觉就若有若无,若无还有,清清爽爽,幽幽淡淡。这样的女人就是会用香水的女人,就是了解男人的女人。

男人喜欢的是留香,是余香。闻女人的香就如喝好酒,重在回味,要达到喝酒时的“余香满口,吹气如兰”的效果,“闻香下马”,“船过留住”对男人来说,不一定是指酒,而同样适合于女人。最低级的是不见人而先闻香,中级的是走近就闻香,最高级的是过后才闻香,这时的男人即使步履匆匆,尿频尿急,我想也是要回头看一下那飘香的女人的。

不用香水的女人多的是,但她们并不缺少“香”。田间农妇的身上有太阳泥土味儿;采蘑的村姑身上有蓬蒿青草味儿;画画的女人身上有纸墨印泥味儿;教师的身上有粉笔墨水味儿,护士的身上有碘水中药味儿;卖菜的女人身上有蔬菜瓜果味儿;下厨的女人有油烟葱花味儿。这也是女人的一种香,实在的香,高尚的香,出污泥而不染的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