胭脂泪

2008-10-24 08:33 | 作者:鸢滟南菲 | 散文吧首发

1秋风,西湖

秋,风微微起。有些凉,亦有些冷。一股悠悠的琴声淡淡的传入耳内,听得让人有些黯然神伤。

窗前,她静静的坐在一把稀有的古筝前。十指纤纤在琴弦舞出曼妙的舞姿,跳动的音符丝丝缕缕的从十指下流出来。那些像是她赋予的精灵般美妙,也如她那般忧伤

她素妆,她白衣罗裙,她亦精通琴棋书画。殊不知她不能说话。灵动的大眼睛总是扑闪出她所想要表达的一切。

她见他第一次是在杭州西湖。她独自一人于西湖游玩。望着那迷人的景色,那平静如镜的湖面,不禁一时感慨提笔写下诗来。

这个如仙女的女子亦是才女,在她笔下的诗句总是有一股来自于她的灵动与忧伤。

垂柳丝丝拖,静静湖面哭。

他见她的诗句写得如此的灵动,在那么不经意间将那颗初动的心交于了眼前这个女子。

风度翩翩的他,白衣胜般才子气将她这颗心亦扣得那么深。

她的脸在瞬间微红,她低头离开西湖。

回到闺阁,在窗前独自浅笑起来。或许,这就是女子心中最初的那份情愫。

2白雪,心依旧

渐渐到来,她与他的见面次数在增多,感情亦与日俱增。

他未对她承诺过什么,她亦没有要求过承诺。

只是在彼此之间有一种叫做默契的东西存在。他在西山凉亭等她。

时过半晌,她匆匆赶来。没有一语,只是拥抱。

他浅浅地道出:“语颜,过些日子我将前赴京城赶考。有些日子会不在,你要好好的照顾自己好么?”

她抬起粉嫩的脸颊,用食指在他宽大的掌心缓缓地写到:“我等你。”

她的眼角有晶莹的泪滑落,她心里的苦又有谁知。与他相识已有一段时日,他从未对她说过什么。这样子下去要到何时呢?

深冬。

白雪飘扬,她依旧在闺阁窗前。如往日那般,轻抚琴,将自己所有的思念,所有的忧伤赋予琴弦。

琴声戛然而止,泪滴落。滑过似白葱的十指,再滑落在珍贵的琴弦上。

蔓延开来,开出了血红的曼珠沙华。开得是如此妖娆,媚惑。

她缓缓低下头,看着这奇异的一幕。她伸手欲将那血红的曼珠沙华摘下,却不知。在触手间,曼珠沙华化为一滩血水。

血水似琉璃般滑落至她纯白的绣花鞋上。她不知这一切是为何,脸被吓得惨白。

她不知这是一种独特的幻术。莹莹的绿光闪现在她的面前,光有些灼眼,她用水袖掩面。莹莹的绿光散尽,面前出现一个着绿衣的男子。他面露出心疼的表情说道:

“对不起,吓到你了吧!”

她听到有人说话才将水袖拿下来,她望着眼前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男子。眼底里尽是恐惧。

“对不起,我真的吓着你了。我是曼珠沙华中的沙华。我天天听着你的琴声,感觉很好听。所以,我今天冒昧跑出来偷听。我要走了。”

话音刚落,那个男子消失在眼前。

她满心疑惑,她不知这一切该怎么办。只是怀着一种揣测不安的心情看着这个绿衣的男子离去

3微风,长相思

翌日,门外锣鼓喧天。她起身仰起如凝脂的面颊望向窗外。

是何事?怎会如此的热闹。难道是信郎回来!她想到这儿,抛开被褥光着脚丫,完全不顾自己的形象踏出门外。

只是那一切看得她的眼眸水波泛泛。他锦衣,他胸前大红花,骑在马上从她的眼前走过。没有一眼,亦没有一句话语。仿佛当她是空气。

她欲轻轻地唤出:“信郎”

最终却是徒然。

他依旧没有回头。只是后面传来一句话语,“信秀才,真是能行!不止金榜提名,还抱得佳人归,而且还是当今圣上最宠的公主。”

抱得佳人归,原来是另有心上人,又怎会记得这名间这一粟了。罢了,罢了。痴何?思何?那些愁未眠的等待终究是一场空。

镜上描眉梳妆,书上细词勾语。她双目无神,在他光鲜的时候,她只是名间一粟,永远没有光环来耀他的眼。所以,亦他永远发现不了她。亦永远忆不起那个西湖畔对湖面静得哭的女子,因她的“垂柳丝丝拖,静静湖面哭”诗句而生花的语颜。

双手似柔弱无骨,似在琴弦能够开出洁白的花朵来。泪促然滑落至琴弦,琴声戛然而止,胭脂随泪滑落。泪在琴弦上燃起丝丝缕缕绕人心弦的青烟。谁能明她心碎的感觉,谁能听到她心碎的声音,谁又能唤起她笑脸?

莹莹的绿光闪闪现现,绿衣男子再次出现在她面前。这次她没有惊讶,亦没有表情。双目只是静静的看着小河塘。沙华伸出右手将她脸上的泪擦去。

“琴声戛然而止,心也似碎裂。无论有多痛,你只有勇敢面对才能渡过难关。”

沙华盈盈的道出。

长长相思,长长线,痴迷等待三载,愁夜未眠的夜晚只有他的身影一直是那样告诉我要活下去。现在这一场的等待都成空,叫我如何面对,放开。她在他的掌心写到长长的句子来。

她仰起小脸,眸里尽是无限的哀愁与忧伤。看得沙华有些心疼。

“语颜,让我来照顾你好吗?”

她抬起脸,满目光辉的望着眼前这个俊美,有些奇异的男子。他总是这样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出现,给她惊喜亦给她承诺。

4承诺,恨长远

沙华总是用幻术在语颜的面前开出洁白的曼珠沙华。告诉她,洁白的曼珠沙华如她一般圣洁。而血红的曼珠沙华是不会让她看到的,因为那是死亡的象征。

沙华承诺,他要用他在世上的一千年来抚平这个女子眉间的忧伤。

其实,沙华一直不知曼珠是如何的爱着他。亦不知,曼珠是如何度日如眠。

终有一天,曼珠来到了语颜的面前。血红的花朵在琴弦上开得妖冶,妖娆,蛊惑。语颜伸出白葱玉指轻轻的摘下曼珠。曼珠在瞬间幻化成人形。

红衣拖洒了一地,曼珠看着语颜,眼里似带了千万种仇恨。两个同是美丽的女子。一个一袭红衣拖洒,一个白衣飘雪。一个艳压芳枝,一个不食人间烟火,清丽洁白。

曼珠终于开口说话:“你看起来很清纯,难怪沙华会为了你连命也不想要。”

语颜娇小的脸上露出花一般的笑容。踏至曼珠面前,在曼珠的掌心缓缓地写道:“见到你很高兴,你很美丽。”

语颜的手刚离曼珠的掌心。沙华在身后突然吼道。“曼珠你怎么来了,你知道我们同时相见会被惩罚的。”

两个女子同时转身。看到的是沙华惊恐的表情。

5相隔,生生世世

最后,曼珠与沙华受到了惩罚。曼珠与沙华从此是一千年花开,一千年叶落。生生循环,永不相见。

在人间留下的是最美的传说,曼珠与沙华相爱才被惩罚。而真正又谁知道了。

每个大雪纷飞的日子,总有一个一袭白衣的女子在云端弹奏一曲哀伤,悲婉的曲子。

优扬的音符化成雪中最美的精灵。

谁亦都没有看到那个女子混着胭脂流下的泪。

她一直是最痛的那个,最悲哀的那个。她一直独守闺阁直至终老,终日亦是郁郁寡欢。那个负她的男子依然快乐的活着。那个真心待她的男子沙华一直一个人悲哀的下面思念着她。

她在临死前手里一直还紧紧握着那株白色的曼珠沙华,忆着那些快乐时光含笑而去。

人生几何的等待,有时就这样化成一场空。使得那些痴情的女子含泪而去。几世的悲欢,几世的离合亦是让人这样的心疼。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化凄凉。

殁了的人化成空,等待的人又是怎样的感受那锦衾的薄凉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