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

2008-10-24 08:33 | 作者:qiluoxiang | 散文吧首发

??金乌西坠,树影斑驳,如血的残阳映上我的青裙,伸手触摸古老的塔壁,一声轻叹逸出口中,西湖六月,雷峰夕照,姐姐,当初你得忘我时,可曾想到,这名动天下的胜景会成为你最终的归宿,又可曾想到,你的爱情会成为依附于这胜景的一段传奇——也仅仅是一段传奇,真的值得吗?或许一切真的如你所说,我的道行太浅,难解这人间真情。??我的道行的确太浅,五百年的修为只能让我退去蛇身,化为人形,然而这一切于我已经足够。我是妖,不是神也不是人,只是一条盘踞于西湖湖泥之上五百年的蛇妖,一个恣意妄为的妖,不问前尘因果,不堕后世轮回。兴起时,我会化作人身飘入红尘去享受人间及至的繁华,倦了,便卧在西湖温暖的湖泥上看红尘中享受及至繁华的人群,芳草碧树,暮霭烟波,这五百年来西湖便是我的全部。??或许是我的游戏人间惹怒了上苍,我被一个捕蛇老人抓到,据说要用蛇胆来炮制药酒,以我的功力尚不足以自保,若无人搭救必定在劫难逃。??或许是我命不该绝,一个白衣素裙,眉目如画的女子救了我,一两银子从捕蛇人手中换取了我的性命,多年后,我也曾经问过,你为什么会出手救我,你只回答了我一个字“缘”,也许真的是你我有缘,从我被救下的那一刻起,你淡淡的笑就成了我全部的信仰。我决定此生相随,不离不弃。??西子湖依旧美丽妖娆,依旧游人如织,可湖边却从此多了两名游湖的女子,一名白衣素裙,眉目如画,一名身着青衣,如影相随,西湖,已经不再是我的全部。??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与你相伴是我此生最快乐的事情,我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的过下去,直到我们遇到那个儒生装扮,谦恭有礼的男子。红霞淡淡在脸上晕开,你轻道:“公子贵姓?”“小生许仙”。??洗尽铅华,你做了凡人的新妇,抛却了千年的修为,抛却了飞升的想,你说你只想做一个女人,一个被爱的女人。??你为他洗净素手,调制羹汤,你为他,挑明灯花缝制衣裳,灯下,我帮你点燃心字罗香,听着灯花噼剥作响。??姐姐,这么做,你可值得?百多年前,我也曾化身歌妓,隐于青楼,那里处处是莺歌燕舞,处处是红袖添香,寻欢的客人们都说对歌儿舞女有情,可曲终人散便成过眼云烟,这情字,可信得吗???你莞尔一笑,青儿,你功力尚浅,涉世不深,不知这世间情爱最是销魂,你可知山中岁月容易过,世间繁华一千年,姐姐修炼千年,阅尽百味,不求位列仙班,不求永葆如花娇艳,我求的是儿女灯前的寻常夫妻,求的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绵绵情意,若能以千年功力换得与许郎世世相守,姐姐心愿足矣。??我不懂,我的确不懂,负青天而上,纵横四海的逍遥,又怎么比不上这柴米油盐的平凡夫妻,但,袅袅上升的青烟中我看到了你唇边的笑,那笑,倾国倾城。??许仙的确是可靠之人,但他命中注定与富贵无缘,纵使悬梁刺骨也不会位列庙堂,这就是命,注定了就再难更改。??好在许仙虽无官宦之貌却有医者之心,医术也有小成,你帮他开了间药铺悬壶济世,共渡青囊。我不屑于上门求诊的人类,他们胆小懦弱却最是畏惧死亡,可你却不惜耗费功力去写下一段又一段杏林传奇,你说,人之生命虽如一现昙花,纤尘微草,但既是盛极一时就该倍加珍惜。天道无常人情却有常,若能以所积功德还得许郎福寿绵长,那便是死也无憾了。??你看着正在为人诊脉的许仙,笑得温柔。??得成比目何辞死,愿做鸳鸯不做仙,就是如是解吧。??五月的西湖骄阳似火,为了躲避酷热我入了深山,回来后只看到了一脸木然的你和已经死去的许仙——你误饮雄黄酒,现出了原形。??你要去仙山盗取灵芝仙草以求得许仙还阳。我苦苦哀求,算了吧,姐姐,世间男子何其多,你又何必为了他以身犯险,你目光呆滞望着许仙,纤手抚上他冰冷的脸,青儿,姐姐修炼了一千七百年,看尽了官场的明争暗斗,风月的如花似梦,名利的浮光掠影,见过的男子又岂止许郎一人,可过尽千帆皆不是我心中所爱,许郎因我而死,我又怎么忍心见他独赴鬼蜮,再堕轮回。??西湖的碧波含情脉脉,你将用性命换得的灵芝草温柔地喂许仙喝下,拥着他渐渐回温的身子,你施了法,消去了那段记忆,姐姐,你这又是何苦,这世间情爱果真害人不浅,纵是力能通天,七窍心肝,也终不免为之纠纠缠缠,牵牵绊绊。??许仙还阳,我以为你的苦难会就此结束,我以为你与许仙会共偕白首享尽天年,然而,或许从你与他相遇的那一刻起,此生便再无安宁,你们的路,命中注定走得坎坷。??繁花摇落,湔裙梦断,一切已再难从头。??人忌多情,妖亦如此,情是你我的劫,情劫相佐古今亦然,我与你有姐妹之情主仆之谊,你是我终身的劫。而你的劫,是许仙。??神仙尚不可思恋凡尘,何况是人妖相恋,这是天规,也是伦常,我们做妖可以不理,做人却不行,人与妖的爱情是一种禁忌,从产生那一刻起便注定了它悲剧的结局。??许仙被法海囚禁于金山寺内,你盛怒之下水漫金山,千年古刹被毁,无数生灵涂炭,遍地是呼号哀哭,尸横遍野,惨绝人寰,人间天堂一夕成为幽冥鬼蜮,,姐姐,你的爱是否太过炽烈也太过执着,这让爱变成了一种灾难。你说过纤尘微草即使盛开一时也该倍加珍惜,你可知道因着你的愤怒有多少人失去了生命的刹那芳华而归于沉寂,望着你被怒火染红的双眸,我竟开始痛惜生命,而你也不再是记忆中将我从捕蛇人手中救出的那位白衣素裙,眉目如画的温婉女子了。??漠漠清寒,你倚着窗棂痴痴地望着远方的淡烟流水,似梦飞花,眼中退去了愤怒,再次温婉如水,暗的风飘进小轩窗内,随风而起的流动黑发与飘曳的白衣,仿佛来自于古老的远方,凄凉而绝美。??你说,青儿,我可是错了,烟波儿流转,我望向无边的夜,不语。蓦地,你站起身走到屋外,伫立于碧水潭前,如银的月光洒在你的身上,在碧绿的潭水中投下轻灵的白影,缓步划入水中,你现出蛇身,轻灵地游弋,水面上留下了凄美的线迹,我知道你在流泪,只是那眼泪流在这碧水潭里,亦流在我的心里。??灯火渐暗,晨风抚上面颊,你从潭中立起,恢复成那个眉目如画的女子,走到我面前俯身下拜。青儿,请帮我一个忙,你说,我怀孕了。??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一切快得如白驹过隙,你终究还是没能逃过那一劫,除非雷峰塔到,西湖水干,否则你再难见天日。??我抱着孩子立于湖畔,想起你那日的嘱托,青儿,水漫金山导致生灵涂炭,天庭震怒我在劫难逃,能与许郎相伴这许多晨昏我已死而无憾,只求你能照顾我腹中孩儿,保他无灾无难,一生平安。??青山自青,碧水自碧,西湖的一切如同往昔,仿佛一匹素绢从未沾染过尘世的痕迹,只是笼罩于西湖的淡淡水气,仿佛你当日滑落素面的泪滴,传说已渐渐远离,留下的只是历代湖泥,姐姐我已完成你的嘱托,你不必再为爱而泪眼凄迷。??轻灵地一跃,西子湖上留下了一道淡青色的痕迹,姐姐,我期待来生与你的相遇。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