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家谷

2008-10-24 08:33 | 作者:蜀汉忠臣 | 散文吧首发

??(一)????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硝烟漫漫,军旗猎猎。??站在刚刚收复的代州城头,潘美手扶城垛极目远眺,视线扫过城墙内外地遍地狼籍的辽军遗尸,穿过层层叠叠的血色苍山,他仿佛已经看到了久违的幽州。??自从统兵平灭南汉、南唐后,他已经很久没有体味到这种踌躇满志的感觉了。而今,辽军重兵固守的代州城已被攻克,前面,前面就是幽州了。??他不由得想起了那次御前会议,万岁不顾他的力争,坚持任命曹彬担任这次伐辽的主帅,率领主力大军从宽阔平坦的雄州直接进攻幽州,而把他派到西面担任什么并州路都部署,任务是从这险峻难行的山路策应曹彬的东路主力。这明显是偏心!凭什么他曹彬就是主力,我潘美只能做偏师???可是现在,曹彬的大军还在雄州城下进退两难,而他潘美的西路军已经连克云、应、朔、蔚、代五座州城,燕云十六州,已有近三分之一经他的手拿下了。偏师的战绩居然超过了主力,让万岁看看到底谁是大宋朝第一名将!??“元帅,元帅!”一阵呼声把他从幽州的遐想和御前的争执上拉了回来。??回过头去,他看到一员老将正顺着城墙走了上来。??“哦,杨老将军,辛苦辛苦。”看着这位须发皆白的老将,潘美欣喜之余,不禁由衷地佩服起自己的选择来。??这位老将姓杨名业,原是北汉将领,曾经多次领兵打败宋军。后来北汉灭亡,迫于无奈才归降了宋朝,现在官居云州观察使。就因为他曾屡败宋军,最后北汉灭亡了他还一直据城顽抗,直到粮尽援绝才解甲归降,所以太宗皇帝一直对他不太满意,把他放在边防一线当了个小小的团练使,多年来杨业虽屡立战功却也没有得到相应的提升。??潘美久经沙场,深知要想打胜仗必须要有勇将。可是自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以来,大宋朝一直奉行兵不知将,将不知兵的国策,他也不知道这并州一路军马有那些能战之将。再说这次伐辽可不同于以往平灭南汉、南唐,那两个小朝廷主暗臣庸,不用费什么力气。辽国可不同,兵强马壮,耶律休哥、耶律斜轸等名将如云,特别是主政的萧太后,更是巾帼英主,不可小觑。此番直取幽州,没有能用之将,怎么建立功业???于是,他在御前会议上极力保举杨业担任西路先锋。他这么做不是没有道理的,杨业久居燕云一带,熟悉地理环境,加上一向作战勇敢,战斗力非常强悍,是不可多得的勇将。最有利的是,杨业自知身为北汉降将,为人十分谦恭谨慎,这样既能打仗又便于控制的将才打着灯笼也难找啊。??太宗皇帝倒也爽快,立刻就应允了他的请求,还破格提升杨业为云州观察使,并州路副都部署,担任西路潘美的副帅。??事实证明,他潘美没有看错人。杨业感念他的知遇和信任,一路身先士卒,奋勇作战,连克强敌。潘美嘴上不说,心里明白,没有杨业,就没有西路军今日的胜利。??就冲这,他也应该感激眼前这位老将军。??“杨老将军,目下战况如何?”??“元帅,我军已经全部肃清了城内残敌,大军现正在城内休整。犬子延玉率领一千精骑已出城正向幽州方向搜索前进。”??“老将军行阵有方,作战勇敢,不愧名将本色。凯旋之日,本帅一定在万岁面前如实奏明。不过,现在还不到高枕无忧的时候,我意大军稍歇一日,明日即挥军直取幽州!”??“遵命,末将立刻照此部署。”??“好!”潘美兴冲冲地走下城头,那如血的残阳仿佛即将幻化成胜利的捷报,而他则正在那捷报的中央。????(二)????第二天清早,三军早早用罢了战饭,整装已毕,只待出发。潘美走出大帐,翻身上马,挥鞭东向,正要发出进军命令……??“报!圣旨到!”??怎么这个时候来了圣旨?潘美心下好生奇怪。他不敢怠慢,当下止住众军,立刻摆香案,接圣旨。??看完圣旨,他立刻震惊了,想不到形势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剧变,曹彬这个笨蛋,不但自己完了,还害了西路军和他潘美!??原来,五天以前,本次伐辽的主力曹彬东路军已经在雄州城下遭遇大败,全线溃退了。太宗皇帝判断辽军下一个目标肯定是要乘胜围歼孤军深入的西路军,因此连下旨令潘美携带所获各州百姓,火速撤军。考虑到西路军连连获胜,士气正旺,太宗皇帝生怕潘美贪功恋战,还特地派来一名监军,监督旨意的执行。??要白白放弃云州、应州、朔州、蔚州、代州这一个个用自己手下将士鲜血换来的城池,潘美心里实在是愤懑。可是他又不能不承认,皇帝下令退军的决策是正确的。毕竟主力已经战败,作为偏师的西路军硬要支撑只能是全军覆没。??可是,曹彬战败已经是五天前的事了,就是说辽军主力很可能五天前就已经转兵向西扑来,说不定很快就要杀到这代州城下。兵贵神速,能够全军而退就很不容易了,哪里来时间搬迁这五州的老百姓啊。??然而,圣命难违呀。要是在以前,可能会有人说什么“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本朝以来,鉴于前代军人干政,太祖、太宗皇帝对将领们控制极严,行军作战必须严格遵照旨意执行,稍有违拗,必遭严惩。??怎么办?难道为了要带走这五州的百姓就要付出全军惨重的损失?何况,军队打完了,谁来护送百姓顺利内迁???仿佛是看透了潘美心事似的,监军王侁在一旁轻声说到:“潘元帅,本职临行前,陛下还专门有密旨交代。”??“哦?”??“陛下圣谕,可令杨业断后。”??“杨业断后?”??“正是。陛下的意思是潘元帅亲帅大军护送各地军民人等内迁,杨业率本部人马拒敌掩护。”??“可是杨业本部人马只有区区五千,怎能独力抵挡契丹大军?”??“打仗哪能没有伤亡,事不宜迟,请潘元帅立刻下令吧。”??明白了。看来,太宗皇帝始终是对杨业心存芥蒂呀。潘美不禁想起了那个御前会议结束后的一段情景。??御前会议完成了军事部署后,太宗皇帝专门在秘阁单独召见了潘美。那个秘阁狭小阴暗,他小心地匍匐在地上,恭听着皇帝的玉音纶旨。??太宗皇帝声音低沉地说到:“朕向来知道杨业能战,当此用人之际,故勉从潘卿之请求,还特任杨业为并州路副都部署,在卿帐前听用。然杨业毕竟是北汉降将,北汉昔日素来和辽国亲近,不可不防。更兼杨业骁勇善战,惯会抚御士卒,部下将士皆愿效死命,所以多年来朕对他是既用之又不敢重用,对杨业的本部兵力也一直控制在五千左右,惟恐他手握重兵心生不轨。卿到并州,对杨业既要使用到一线,又要时刻小心提防。切切勿忘。”??言犹在耳,潘美这个百战悍将也禁不住打了个寒战。????(三)????立刻召开的军事会议没有半点悬念。一听说是圣命如此,众将莫不拱手称是,唯唯唱诺。??在分派杨业领兵拒敌时,杨业仍如往日一般平静地接下军令,毫无赘言。??倒是另一员大将贺怀浦看不下去,他跳了出来,叉手行礼:“元帅,杨老将军本部只有五千人马,近日作战又颇有折损,怎能抵挡辽国大军?末将不才,愿领本部精兵一万协助老将军破敌!”??潘美为难地看看一旁高坐的监军王侁。平心而论,他是非常赞许贺怀浦的气魄,并且很想同意他的请求的。??王侁呵呵一笑道:“杨老将军号称‘杨无敌’,所部精兵都是以一当百的虎狼之士,些许辽兵恐不烦贺将军援手吧。”??“目下辽兵刚刚打败了曹彬将军的中路主力,士气正盛,杨老将军只有五千疲兵,万一众寡难敌,辽兵掩杀过来,岂不影响整个撤退大局?”??“这……”王侁一时无语。??“既然如此,贺将军可率本部人马助杨老将军一臂之力。”潘美看王侁无言以对,立刻顺水推舟下达了军令。??“得令!”??潘美看到,杨业那沉静如水的面庞上似乎浮现出了一丝感激的微笑,也许是对他,也许是对贺怀浦。 #p#副标题#e#??“杨老将军,两位令郎现在何处?”??“回元帅,都在末将营中。”??“目下大军班师,还要掩护数十万边民撤退,军情繁复,令郎熟悉本地人情地理,可着一人到本帅帐前听用如何?”??“谨遵元帅军令,就令犬子延昭前来。”??潘美心想,杨业此去多半凶多吉少,万一之万一,能够保住他的一个儿子,也算酬答他在自己麾下苦战的功劳吧。??“元帅,这怕多有不妥吧?”又是王侁。??“这有何不妥?本帅奉旨率军民内撤,杨延昭久居边塞,谙熟地理,这正是他为国出力之时!”??“好吧……”??一个时辰后,代州东门外,一万五千宋军盔甲鲜明,刀枪耀眼。“杨”、“贺”两面军旗迎风飘扬。潘美、王侁都特地到城门口为出征将士送行。??杨业迎上前来:“多承元帅屈尊相送。临行之际,还有一事相求。”??“老将军过于客气了,有话尽管直言。”??“末将此次与贺将军出战辽军,恐胜算无多。恳请元帅派一万弓箭手,埋伏在城东三十里之陈家谷口,倘若我军不利,败退至此,也好有个接应。”??“老将军此言差矣。”王侁又是抢先开口,“我料老将军此去必能旗开得胜,何必如此悲观。”??“不然。元帅,辽兵势大,战场上胜负难料,还请元帅预作准备。杨业死不足惜,可这上万儿郎都是我大宋忠勇将士,哪怕能逃出一二,也是国家所幸。”说着,杨业不禁浠然泪下。??潘美也为杨业真情深深感动,不再顾及一旁王侁的脸色,慨然应道:“老将军放心,我一定亲自率领伏兵在陈家谷接应。”??杨业马上施礼:“那末将就代将士们谢过元帅了。”??金刀一指,一万五千人马绝尘而去,消失在衰草连天的北国尽头。????(四)????杨业大军沿着险峻的阴山行军前进,果不其然,行不多久就遇到了辽军的先头部队。杨业挥军冲杀,很快击退了敌军。??得知是杨业率军前来抵抗。辽军大将、北院大王耶律斜轸亲率四万人马前来迎战。同时安排萧达凛、韩德威等各率四万人马从两翼包围上去,务求全歼杨业所部。??一时间,一万五千宋军陷入了十二万辽军的重围之中。兵力对比虽然悬殊,可杨业毕竟是块难啃的骨头。从上午战到黄昏,宋军虽然损伤殆尽,可也杀死了三万多辽军,终于突出了重围。??杨业回头看了看剩下的人马,只有不到三千了,长子延玉也已不幸阵亡。他强忍悲痛,下令直奔陈家谷。那里,有潘元帅亲自率领的伏兵接应。??红日西沉,经过半日血战,双方都已疲惫不堪。耶律斜轸在萧太后面前立下了军令状,一定要活捉杨业,哪里肯舍。??杨业看着跟上来的追兵,啐了一口:“来得好!”??贺怀浦明白:“待到陈家谷,潘元帅万弩齐发,我们再一起杀他个回马枪,起码可以让他们吃点苦头,无力追赶撤退的军民。”??杨业满怀希望地奔往陈家谷。??分派众将率军护送百姓撤退后,潘美,还有那个如影随形的王侁亲自率领两万人马来到了陈家谷口开始埋伏,除了一万弓箭手,潘美还另外增加了一万骑兵。按潘美的设想,辽兵追赶杨业到来,埋伏的宋军正好万弩齐发,然后骑兵冲击,不仅能够接应回杨业所部,还可大获全胜。??可是时过中午,王侁就开始烦躁起来:“元帅,不用再浪费时间了,杨业肯定回不来了,我们没必要等下去。”??潘美想起杨业临别的话语和泪眼,再想起他在自己麾下的一路苦战,摇摇头:“莫急,耐心等待。”??红日渐渐西坠。王侁已经非常不耐烦了:“元帅,杨业肯定回不来了。走吧。再等下去,天就黑了。”??“且再等等。”??“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我奉旨前来监督大军安全撤退,元帅置正在后撤的数十万军民于不顾,却在这里汲汲等待什么必不可回的杨业溃军,意在何为?难道元帅忘了临行前万岁在秘阁中的谆谆训谕吗?!”??潘美迟疑了起来,又亲自登上谷口高地向前方眺望,仍然一无所获。在王侁的一再催促下,潘美看着如血般即将西沉的红日叹到:“杨老将军,你真的回不来了吗。”??潘美一步三回头地离开陈家谷,撤军走了。??一个时辰后,杨业所部抵达陈家谷,谷内空空如也,只有晚风卷起的黄沙飒飒做响。??杨业和贺怀浦全军覆没,双双战死沙场。??一个月后,宋太宗追究杨业战死的责任,将监军王侁削职为民,主帅潘美贬官三级,仍留任并州路都部署。??一年后,潘美主动辞去军职,告老休养。四年后,他抑郁而终,据家人传言,临终前,潘美曾不停地念叨三个字:陈家谷。????潘美(925—991),河北大名人。北宋初名将,封忠武军节度使,代国公、韩国公。??宋初,从太祖、太宗平定叛臣李重进,率军平岭表、定江南、征太原、镇北疆,灭南汉、南唐、北汉,累建功勋。??雍熙三年(986)北伐,“美独拔寰、朔、云、应等州”,因撤军时受监军王侁等影响,指挥失当,致杨业被俘绝食而亡。为此受到弹劾,降级三等。??在民间评书《杨家将》中,潘美被丑化为奸邪妒忌的大坏蛋潘仁美。其实潘美对宋朝功劳颇大,应该超过杨业。《宋史》传中,潘美位于列传第十七的位置,而杨业仅在列传三十一,排名差了许多。但是,劳动人民的嘴太厉害,经过评书、戏剧渲染,现在很少有人知道潘美功绩,只知道“杨家将”。这就是民间演义与真实历史的区别,也是潘美的悲哀。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