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收了三五万

2008-10-23 07:57 | 作者:窗前听雨 | 散文吧首发

??机关的大门敞开着,出出进进是些是些衣冠楚楚的人,偶尔也有些异样的满脸愤慨的人来到这里,那是一些上访的人,他们是进不到大院里面去的,只能在门口等候,寒风吹在他们的脸上,满脸的无奈。也有一些人,鬼鬼祟祟的样子向里窥视,也被门口的警卫挡了回去,他们是跑官的人,自然未能如愿。??机关大院的后面,有座漂亮的房子,那是今天晚上人们要去的地方,听说官铺开张了,打听了好久才找到这里。到这里来必须经过机关大院的后门,平时很少有人走,常常有狗呀、猫呀,跑来跑去,地上零星地留下了这些畜生的粪便,散发着臭味。后门外,横七竖八地停着很多车,有豪华的轿车,也有自行车混杂在里面,这是等着买官和想升官的人。听说新一轮干部任命要开始了,等待的人有男的、有女的、有老的、有少的,有高的、有矮的、有俊的、有丑的,对面“宫楼”的嫖客和妓女也混杂在里面,一脸不屑的样子,似乎比别人还要胸有成竹。??夕阳已经落山,天开始下,夹杂者寒风,人们搂着企盼的眼,伸长着脖子。雪花和飘零的树叶落在人们的头上,逐渐的满了起来,似乎戴上了白色的、黄色的、绿色的帽子,为了自己的前途就不管这一些了。??门开了,人群开始骚动。官铺的门半开着,似乎害怕什么。里面有两个穿着便服的官模样的人,一脸的严肃和庄重。官模样的人脸上一面是微笑,一面是庄严,时而露出淫亵的目光,令人琢磨不透。他们的身后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帽子,帽子上有的写着局长,有的写着处长,也有的写着副科长、副处长、副科级等等的字样。有的帽子上沾满了污浊的油水,有的还隐隐约约透着“无耻”的字样。一个满怀希望的人开始询价,“副科长五万,每升一级增加五万……”官模样的女人一脸的傲慢,慢条斯理的对面前的人讲着。??“什么!”满怀希望的朋友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美满的希望突然一沉,一会儿大家都呆了。??“以往的规矩,听说不是只要工作有成绩就可以吗?”??“没有成绩也提拔过,不要说有工作成绩。”??“怎么开始收钱了!”??“现在是什么时候,你们不知道么?想升官的象潮水一般涌来,明年说不定还要多呢!”??刚才执着等待着,像猛烈的台风似的一股劲儿,现在在每个人的身体里松懈下来了。今年是因为改革,机构分家,空缺的职位很多,大家也辛辛苦苦干了这么多年,成绩也取得了不少,总以为可以轻松的顺利实现想。哪里知道现在的结果,却得到比往年更坏的结果!??“还是不升官了,我们还是做我们的普通老百姓吧吧!”人群里喷出了这样的愤激的话。??“嗤,”官模样的女人便装冷笑着,“你们不想升官,我们就不开门卖官么?各处地方多的是想升官的人,这几天打电话,批条子的多得很哪,人事处又有关系户电话打过来。有几个空缺的岗位已经内定了呢,再说,现在国家要求提拔干部民主化,我们这样卖官也是有很大的风险的。”??有关系的升官者,那是幸运的事情,我们没法比,仿佛可以不管。而不去努力这好不容易得来的机会,却只能作为一句愤激的话说说罢了。怎么能够不想升官呢?现在当领导的好处实在太多了,工作可以不干,工资又那么高,整天除了喝酒就是赌博,有特殊好的,新郎可以天天做的。??“这几年我获得过省级工作荣誉成绩。”有了这个荣誉称号或许有比较好的价格等候着他们,有人这么想。??但是,官模样的女人又来了一个“嗤”,撇着涂满口红的嘴唇说道:“省级先进成绩算什么,全国级的也不是照样没提拔吗。你们一没关系,二没钱的,就什么也别想,回家睡觉吧。”??“这年头工作成绩算什么!”同伴间也提出了感慨。“现在想当官不跑官才是最大的失误呢,现在民主了,一切都要投票的,领导的票最关键,再说这么多领导都要搞好关系,天知道他们要我们拜年送多少钱!就说依他们送,哪里来的钱买五粮液?”??“领导,非领导职务好弄吗?”差不多是失望的声气。??“非领导职务,说说倒是很容易的一句话。非领导职务也是有一定级别的,你们要知道,现在非领导职务的好处也不少,起码工资也比普通老百姓高,工作也比老百姓轻松,我们还要用非领导职务安抚那些这次退下来的干部呢。”??“这个价钱实在太高了,是我一年的所有收入。这几年工作压力比别人越来越大,可是工资却比领导少好几倍,为了养家糊口,多少买个官吧。”这样想着,便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了攥的皱皱巴巴的钱递了上去,从一脸严肃的官样的人手里,接过一顶官帽子走了出去。??二三个外面等待的人从人群里挤过来,议论者,犹豫着。??“别吵了,别吵了。想当官,没有钱,没有关系,还在这里胡搅蛮缠,笑话,真是刁民!”一个大脸的人拿个大哥大,腰里夹着个包,嘴里吊着烟,梳着锃亮的中分头,腆着肚子冲了进来。??几个官模样的人,还没有说话,大脸的人脸上堆满了笑容说:“别和他们一般见识,看,这是我的官条。”官模样的女人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另一个官模样的人也看看,脸上充满着恭维,“好说,好说”。赶紧让大脸的人选了一个官帽。大脸的人也不客气,最后选了一个沾满油水的官帽子,乐呵呵地开着车走了。??“还是有关系的好,你看人家多容易!”一个脸上充满稚气的人羡慕的说。“那当然,想当官不跑官就像招妓没钱一样,”官模样的女人说道。??“跑官还分为好几种呢,你一个小孩子不懂,要好好学哩!”严肃的官模样的男人对外面满脸稚气的人答话到。??“我刚刚参加工作,确实不懂,你教教我吧?!”满脸稚气的人哀求道。??“好吧,趁着现在人少,说说也无妨。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想当官一定要找个“位高权重”的人或“有资格有能力”一族,罩着你,替你打点、替你打个电话、写个条子等等,这在《跑官学》中叫“他荐”。你只需在家听消息即可。当然,不是替你白跑的,你也要做该做的工作,这样的成功率最高,现在的领导都是上一级任命的,没有一个是下级任命的,谁也不愿意得罪领导,明白吗”??“哦,啊……”满脸稚气的人一脸的疑惑,似乎还不太懂,但又不好说不懂,只好支支吾吾应着。??“当然没有大树也不是没办法,也可以自己跑。”官模样的人满脸笑容,似乎特别想卖弄一下,看看满脸稚气的人听的认真,于是继续滔滔不绝。“想当官要主动找机会和领导接近,投其所好,像领导身边的宠物一样,讨领导的喜欢,要陪着领导打牌,陪着领导喝酒,领导精神寂寞了,要学会让领导开心。当然在群众面前也要谦虚,有的人在领导面前是“狗”,在群众面前是“狼”,那是最无知的,现在任命干部要求公开、公平、公正,领导也还是要做做样子,就像披着羊皮的狼,要经常装出吃草的样子一样。这叫在《跑官学》上叫“自荐”,也是是最辛苦的,这样的人心灵是扭曲的,内心实际上是痛苦的,一旦得势,也是往往容易出事的。”??“最差的是‘请荐’,”官模样的女人跟进话来:“这样的人多数是‘千里马’或‘老黄牛’,本身没有什么关系,不会密切联系领导,又不愿丢下架子去跑,所以只能像姜太公钓鱼一样,愿者上钩了。遇上开明的领导,他会选几匹千里马做做样子,也是为他自己造造名声,让千里马为他卖命,因为千里马毕竟基础很好,又会经常仰天长啸,号召群众,何乐而不为。老黄牛虽然也很勤劳,可是没有千里马的美名,没有千里马的歌喉,又不会拉关系笼络人心,只知道默默的干活,别人还以为他自命清高,虽然经常获得勤奋奖,但是,领导需要关照的人太多,领导也要考虑自己的前程,一般怎么会重用这老黄牛呢。真是不识趣!”??“没想到还有这么多得学问那。不懂,上学时,老师总是说:付出就会有回报。没想到就是这样的付出呀”满脸稚气的人充满着疑问,不过还没有退出的样子,似乎还抱有希望,在一边看着一切。??“看来靠工作成绩想升官实在是太难了。还是花点钱,跟上形势吧,俗话说:与时俱进吗。”??“就是,还是看清形势吧,要不最后都卖完了,想买官也没有机会了。再说,只要当了官,几年就捞回来了。”??“买官不道德的。会被人笑话。”??“现在是笑贫不笑娼,像我们邻居的那小子,也没有多少能耐,只不过买了一顶绿帽子戴上了,还不是大家都不敢得罪他,人家现在可是大官呢!逢年过节还不都要给他送礼吗。还有我们街上那个漂亮的万妊娅小姐,虽然文凭是假的,但是有点姿色,还不是被领导在床上培养成国家干部了嘛,听说现在还是什么级别不低的小领导呢。”??“就是,就是。有道理,有道理!”??人们似乎不再等待,纷纷从口袋了、从裤腰带下,从鞋垫里面掏出了钱,有的钱还散发着恶臭,嫖客和妓女也不甘示弱,努力的冲在前面,纷纷满意地拿着官帽走了。眨眼的功夫,货柜上的官帽子便空了很多。官模样的人的包里被塞的鼓鼓囊囊的,最后只好用“垃圾筐”来装钱了。??几个官模样的人,也不再严肃,不再慈祥,也不再有淫荡的表情。只有满脸的舒畅。??已经很深了,买官的人也大多走了。几个官模样的人也准备打烊。??外面还有三三两两的人没有散去,在那里纷纷议论者。“这里的用人机制也太差劲了,告他们去!”??“靠,政法委书记群众说了,现在有那么多的大案要案还管不过来,哪有时间管你们这些屁事。”官模样的男人似乎有些不快。??“其实你们告了,最终还是要把上告的材料转到我们这里,那时就不是你们升不升官的问题了,恐怕连工作都要好好考虑还保的保不住呢!”官模样的女人附和着。??是呀,现在的工作有那么多的人羡慕,国家又要开始招募“国家雇员”了,竞争激烈呀。没有了工作,老婆,孩子,父母谁养活呀!还有那么多的水、电、煤气等等的杂费要交。现在的官场就是这样呀,还是回家吧。看着参加工作以来,获得的厚厚的荣誉证书,全没有了先前的快乐青春的年华奉献给了这里,到头来换来的可能是下岗或待岗。??人们咕噜着离开了这里,漫无目的地走在回家的路上。“今天说话过多的人,说不定明天会给你发双小鞋呢。”低头丧气的人们一边走一边想着。??路的两边是繁华的街道。街道的两边酒楼的生意特别好,那些买到官帽子的人,在相互庆贺,为下一步的考评打分拉拢人心。??第二天,机关大院的门还是那么开着,不过,门口的公示栏,贴了一张告示:“……本次干部竟聘工作顺利完成,这次提拔的干部本着公平、公正、公开的原则,受到大家的拥护,提拔的干部有……”??机关后院的官铺没有开门,据说又到毗邻的城市去开张了,又在哪里表演着同样的故事,实在是见怪不怪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