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瞎二爷

2008-10-22 23:13 | 作者:雁鸣雪 | 散文吧首发

赵二爷,清末年间沧州东郊人氏,以轻功术著称武林。

赵二爷,因排行老二,武林人称赵二爷。本来,二爷的眼睛是不瞎的。后来,却瞎了,人们对其称呼也就变了,在二爷前面加了一个“瞎”字,俗称赵瞎二爷。

沧州民间,自古尚武,多有侠义英雄。霍元甲,王子平,佟忠义,马凤图,马英图都算是中外闻名的大侠,但也有一些奇侠生在草莽间,其武功修为不在以上诸位之下,有的甚至过而无不及。象赵二爷便是其中一位。

赵二爷的拳脚器械功夫是一流的,但最拿手的要算是轻功了。他的轻功有多好?没人见过。窜房越脊,云行水漂,风摆荷叶,都是电影儿上胡编乱造。赵二爷的功夫是实打实的,虽然没有见过,但有这些实实在在的东西摆在你面前,不由的你不信。

赵二爷的家境在当地比较富裕,常救济村上贫苦人家,再加上武功卓越,赵二爷的名头响当当。赵二爷不事稼穑,又不行商坐贾,哪来这么多银子呢?肯定有别的营生。这营生是什么呢?人们私下猜测,但没有几个人知道。

同道人却知道赵二爷的营生,赵二爷也不畏惧,正所谓艺高人胆大,再者,抓贼抓赃,这是世道公理。听老人们讲,赵二爷吃的是“皇粮”,吃皇粮却没有皇封,这也够奇的了。听到这样话,赵二爷脸上笑咪咪的。

吃罢晚饭,赵二爷沏好一壶茶,慢慢的品啜。熟悉的人知道,二爷手头有些紧了。赵二爷坐在太师椅上不着急不着慌,穿着那身破旧的“行服”。等这一壶茶饮过。赵二爷“唰”的立起身,把搭裢往肩上一搭,说一声:“我去了。”帘子一动,没了人影。

到更交三鼓,二爷回来了,同样没有声息,搭裢多了一二件东西。这东西便是“皇粮”。原来赵二爷去领皇粮去了。让人瞠目结舌——

沧州去京城五百里遥,就是现在有了高速路,汽车单程也要三小时,何况步辇双程?再者,皇宫禁苑,防卫森严,飞过一只儿都要看看是公是母的地方。赵二爷,却能进得去,出得来,还能顺手牵羊。只有赵二爷才能做得来。

有人问赵二爷的轻功,赵二爷“哈哈”一乐:“人走路,我走直。”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赵二爷不只武功好,算术也不赖。但这取直的法儿,可以想见他的武功。虽然沧州至京城都是平原,没有高山峻岭,但路途骞涩,地形多变,沟壑交通,杂树丛障。如此看,要想取直,必定见壑鹰飞,遇河鱼跃,逢房雀击,碰树猿跃。

赵二爷,真神人也!

赵二爷栽了,赵二爷也就瞎了。俗话说的好:树大招风。赵二爷名声大,家拥不“义”之财。就有许多蟊贼惦记。说是蟊贼,但武功也是一流的棒。

一天夜里,月不甚明。赵二爷照常坐在太师椅上,喝茶。突然院里“啪”的一声细响,赵二爷一抖身形,早已站在院里,高叫道:“哪里的朋友,现身赐教!”话音未落,一黑影向赵二爷袭来。赵二爷是何等的武功,一闪,顺势一拳,打在那人身上,蟊贼哎哟一声,撤身退入磨房(在沧州农村,家家户户都有磨房,一般在东西厢房)。赵二爷明白,这贼受了重伤。想也未想,便抢身而入。此时,伏在磨盘下面的蟊贼用扫帚枯枝直向赵二爷面门戳来,赵二爷大叫一声,满脸鲜血直流。二爷伤而不败,左手一揽扫帚,右腿抬起,重重踢在蟊贼心窝,蟊贼赶了屁。

那位说了,赵二爷杀了人,不会得偿命吧。诸位不知道,老时候,官府是官府,江湖是江湖。江湖武林常有比武,比武伤人殒命的事海了去了,官府也不会追究。象当年的“神枪”李书文,比武即伤人性命,不足一米六的个头,唯有下手狠辣,才会立于不败之地,因此,江湖血,武林腥风,谁胜谁负,全无定数。

赵二爷瞎了,成了瞎二爷,吃皇粮的差事也断了道。其后,瞎二爷的生活全仗其小儿子养活。

据说,瞎二爷的小儿子承其衣钵。十四岁那年,他独自从沧到石家庄,早上带两馍,步行一天,不及日落便到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