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不败

2008-10-22 23:12 | 作者:秋醉 | 散文吧首发

黑木崖上有最美丽的日出,磅礴,张扬,有王者的气息。

太阳从崖上冉冉升起的时候,我站在崖顶,张开双臂,任由金色的阳光托着我迷离的身影撒落在群山间。

我开始轻声呓语着一句话: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我的名字叫做东方不败。

某一天,我会让江湖上所有的人都传唱着这个名字。

可是,在我最初说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是一条狗。

过着狗一样的生活

至少,在任我行面前,我承认自己是条狗。

任我行指着我说,说,狗,说你是条狗。

我是条狗。我趴在地上说。

然后任我行笑,大家都笑,我也跟着笑。

任我行将手中的骨头扔给我,说,再叫两声。

我听话的叫了两声。

忽然任我行咆哮着用酒坛打破了我的头。

你这条没有出息的狗。任我行指着我骂道。

我木无表情地舔着顺着脸颊流下的鲜血,冷静得如一滩死水。

任我行的一名侍从许是吓坏了,添酒的铜壶都掉到了地上。

这样的失态,足以让他丧命了。

任我行将他的血融在酒里面让我喝。

然后又掏出些内脏扔给我。

湿黏黏的内脏上沾着些鲜血,在阴冷的地板上犹冒着丝丝热气,仿佛还在蠕动着。

任我行命令我说,吃了它!

我开始笑,放肆地笑,变调的笑声如血腥的弥漫,充斥着整个殿堂,浓酽得如同心底的怨毒与杀气。

我开始疯狂地撕咬着,如同一匹饿狼。眼睛死死地盯着高高在上的任我行。

任我行微微领首,说,好孩子,真是个好孩子。

然后他那粗糙的指节,开始爬上我的咽喉,随及慢慢地收缩。

我没有挣扎,出无法挣扎。

在最初的恐慌与绝望后,我开始直视着他的眼睛。

最终我重重地摔倒在地上,然后听见任我行叹息着说,你,真的有双,好眼睛!

他说眼睛,我有一双好眼睛。

我开始对着镜子里的我笑起来。

一双好眼睛,哈。

我愤怒地打碎了镜子,用那些碎裂的金属片,在胸口划出一道一道的血痕,用手指抹着那些红色的液体,放在嘴里吮着。

然后,往伤口上大把大把地撒盐。

剧烈的疼痛,让我有种莫名的兴奋与快感。

我对这种感觉很迷恋,就像我迷恋东方不败这个名字一样。

眼睛。

我怎么可能只拥有一双好眼睛那么简单。

我开始对着自己的影子狞笑起来。

任我行说,权力和欲望不是一条狗所能有资格拥有的。

可我不是一条狗。

就像每天晚上,我都用盐水洗着身上的伤口,告诫自己说,你不是狗,你是,东方不败。

我每天早上都会到崖顶看日出,却从不知道,原来崖顶的明月也是这么美。

你知道高处的寂寞吗?任我行指着中天的那轮明月,对我说,它就像是这轮寒月,是冷的。

我抬头,看向那轮惨白的月儿。无语。

你又知道,任我行三个字代表着什么?任我行微微顿了顿,说,这以前是代表着荣誉与权力的。

现在呢?

是荣誉与权力,还是孤独与寂寞?

我望着任我行傲岸的身影,一些复杂的情绪开始在涌动。

那晚,任我行喝了很多酒,醉得很厉害,然后让我扶着回到了寝室。

离开的时候,我看到了他不经意间落在床脚下的一幅卷轴。

我轻轻拾起,分明地看到上面水印着的四个字——葵花宝典。

月华如水,从九霄之上一洒而下,跌落在我深邃的眼底,碎成了千万缕。

崖顶的风拂乱了我鬓角的发丝,发丝轻飘,摭住了眼前的朦胧。

我慢慢低下头来,看着手中的卷轴,开始冷笑。

再璀璨的明月,也会有残缺的那一天。

而我,一直都在等着那一天。

淅淅沥沥地下着。

殷红的血洒在地上,随着雨水从崖顶潺潺流下,一直流到崖下的小溪里,又随着小溪慢慢流向不知名的远方。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腥与死亡。

厚重的殿门被打开了,殿宇内一片死寂。

剑槽上残存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落,然后摔碎在青石板上,从殿门一直延续到殿内的石座前。

我抬头,望向石座上那位高高在上的日月教教主。

都死了?任我行说。

我点点头,说,都死了,你所有的侍卫。

真是好孩子。任我行闭上眼睛,然后又缓缓睁开。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我说,我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好!好名字呀!任我行喃喃说着,神情仿佛回到了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

然后他又缓缓转过头来,问我说,在什么时候?

我说,在我第一次说我自己是条狗的时候。

任我行看了我良久,方才叹息似的说,你,真的有双,好眼睛。

黑木崖上有最美丽的日出,磅礴,张扬,有王者的气息。

当太阳从崖上冉冉升起的时候,我站在崖顶,张开双臂,任由金色的阳光托着我迷离的身影撒落在群山间。

我开始放肆地狂吼:日出东方,唯我不败。我是东方不败。 #p#副标题#e#

变调的声音,黑木崖上空整日整地回荡。

然后我听到匍匐在我脚下的众人开始此起彼地传唱:日月神教,千秋万载,东方教主,一统江湖!

我开始从一条狗,变成了所有狗的主人。

可人都是些不安分的动物。得不到的东西,拼了命地想去得到,得到了又很快地厌倦了。

高高在上的滋味,冷寂得如同日的午夜空虚得让我开始怀疑自己和存在。

我开始不停地杀人。

只要我一闻到血腥,那颗冷寂的心才能找到片刻的满足与安然。

我必须向世间证明着我的存在。

因为,我是东方不败。

直到后来,我遇到了杨莲亭。

我之所以宠杨莲亭,是因为他有一双和我一样的眼睛。

贪婪,凶残,充满着欲望与仇恨,以及犀利得如同一匹野狼。

在他眼睛里,我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我说,说,狗,说你是只狗。

我是只狗。杨莲亭说。

我将手中的骨头扔给他,说,再叫两声。

然后他趴在地上叫了两声。

我开始笑,然后大家都跟着笑,他也笑。

一侍卫向我报告说,圣姑出走了。

我没有作声,只是长长吁了口气。

走了么?

美丽的任大小姐终于走了么?

也许是找她父亲去了,我笑。

我曾不只一次地暗示她说,没事的时候,可以到西湖去转转,那里的景色是美丽的。

我想,以她圣姑的身份,做起事来应该容易得多吧?

任大教主,我真的有些怀念你了。

我开始想起了那些做任大小姐坐骑的日子,整天驼着她在黑木崖上爬来爬去。

那时候她还小,可是她手里还握着鞭子。

如今她长大了,可是她手里已经没有了鞭子。

手里有和没有鞭子是不同的,也难怪她要去找她父亲了。

不过请您放心。那侍卫得意地说,我们已经派人去追了。

你真喜欢自作主张啊!我轻轻抚着他的头,柔声说,你知道自己是什么吗?

我,我是条狗。我分明地感觉到他在颤栗。

我指间猛一用力,黏黏的脑浆溅了满手。

我将手指放在嘴里吮着,冷冷地说,你连做狗的资格都没有。

杨莲亭许是被我吓坏了,添酒的铜壶都掉到了地上。

你不该这么失态的。我说。

我将那侍卫的血融在酒里面让他喝。

然后又掏出些内脏扔给他。

湿黏黏的内脏上沾着些鲜血,在阴冷的地板上犹冒着丝丝热气,仿佛还在蠕动着。

我命令他说,吃了它!

杨莲亭吃了几口,又全都吐了出来。

我开始笑,放肆地笑,变调的笑声如同血腥的弥漫,充斥着整个殿堂,浓酽得如同心底的嘲谑与杀机。

然后我咆哮着用酒坛打破了他的头。

你真是一条狗,一条没有出息的狗。我指着他骂道。

他趴在地上开始哭。

他竟然在哭。在我面前。

我微微摇头,说,真是个软弱的孩子。

然后我那白皙的指节,开始爬上他的咽喉,随及慢慢地收缩。

他没有挣扎,也无法挣扎。

我大声说,睁开眼睛,看着我!

恐慌。

绝望。

他的眼睛里除了恐慌与绝望,什么都没有。

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我无力地松开手,感觉到从未有过的疲惫。

我叹息着说,你的眼睛,让我很失望。

眼睛。

那双眼睛,再也不复存在了。

我开始对着镜子里的我笑起来。

在我的眼睛里,除了孤独与空虚,也什么都没有了。

真的什么都没有了,哈。

我愤怒地打碎了镜子,用那些碎裂的金属片,在胸口划出一道一道的血痕,用手指抹着那些红色的液体,放在嘴里吮着。

然后,往伤口上大把大把地撒盐。

剧烈的疼痛让我死死地扼住了自己的灵魂

我的灵魂开始滴血。

一双好眼睛。

我怎么可能连一双好眼睛都没有了。

我开始对着自己的影子痛哭起来。

任我行说,权力和欲望,就像是一杯毒酒。

毒酒,喝得越多,死得越快。

我想,我开始有些佩服他了。

崖顶的日出是美丽的,它比崖顶的明月更为伟大,但同时也更为孤独。

明月,至少还有星辰作伴。

你知道太阳为什么会从东方升起么?我指着远山的朝阳对杨莲亭说,因为东方代表着不败的同时,还代表着孤独。

东方不败这个名字的本身,就是一种孤独。

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醉得很厉害,然后让杨莲亭扶着回到了寝室。

在我上床的时候,我故意将那幅常年藏在袖里的卷轴落在了床下,然后,入睡。

人往往因为懦弱,会失去很多的东西。 #p#副标题#e#

杨莲亭,就是太懦弱了。

我拾起床下的卷轴,随手扔进了火炉。

现在,它一点用都没有了,还留它作什么?

看着火炉里燃着的蓝色火焰,我开始有些忌妒任我行了。

他至少可以找到一个能击败他的人,而我,什么都没有。

我开始绝望地活着,一直都徘徊在崩溃边缘。

后来,我迷恋上了刺绣,整日整夜地绣一些我想绣的任何东西。

从花到草,到死尸,到一些断肢,骷髅。

手中的锈花针不停地在锦帛上穿来穿去,牵引着行云,落花,流水,季节,岁月

我怕自己一旦停下来,就会崩溃。

渐渐地,我开始厌倦了绣这些无谓的东西。

我想,我该用我的生命去谱写另一些东西,去完成一些羁绊着我一生的伟大的杰作。

比如,黑木崖上的日出。

岚烟缥缈,远山溟濛,飞惊掠,旭日东升。

然后再在一旁题上: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我要让东方不败这个名字脱离我的身体,上升到某种神话的高度。

我将教中的一切都交给了杨莲亭。

我说,在我完成这幅刺绣之前,任何人都不许来打扰我。

我整整花了一年的时间,那幅刺绣终于接近尾声了。

可是,杨莲亭却出现了。

他回来了——。杨莲亭说。

他的声音在打颤。

回来了?

我刺绣的手略微停顿了一下。

十二年了,他到底还是回来了!

看来,任大小姐那位小妇人还是有几分能耐。

我笑了笑,说,莲亭,你真是个不懂事的孩子。你忘了我说的话了么?

杨莲亭死了。

其实,从那天我假装醉酒的那个晚上开始,他就该死了。

他不敢要那幅卷轴,所以我迟早都会杀他的。

在杨莲亭死后的第三天,雨开始淅淅沥沥地下着。

殷红的鲜血洒在地上,随着雨水从崖顶潺潺流下,一直流到崖下的小溪里,又随着小溪慢慢流向不知名的远方。

空气中到处弥漫着血腥与死亡。

厚重的殿门被打开了。

剑槽上残存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滴落,然后摔碎在青石板上,从殿门一直延续到殿内的石座前。

我静静地坐在石座上,看着那位曾经高高在上的日月教教主。

任我行说,这个座位上的人,都是活得不容易的。

我说,既然如此,那你为什么还要回来,西湖的景色不好么?

任我行说,我之所以回来,是因为你一直都在等我回来。

我看了他良久,然后叹息着说,你老许多了。

人都有老的时候,可手中的剑是不会老的,只要手中有剑,就可以杀人。而且——,任我行闭上眼睛,然后又缓缓睁开。你也没有了当年的那双好眼睛了,不是么?

其实,当年你不该选择走这一局棋的。我说。

任我行说,但我不后悔

我开始笑了。

任我行也笑了。

其实,我们都是活得不容易的人。

不管是任我行,还是东方不败。

任我行说,你替自己选个地方吧!西湖也是可以的。

我摇摇头,说,我不会选任何地方了。

一个人,如果要败,就要一败涂地。

况且,那幅刺绣,还差最后最重要的一笔。那是要用我整个生命去完成的。

然后,任大小姐的那个小男人(一个叫令狐冲的相貌平平的被任大小姐那个小妇人迷得神魂颠倒的蠢货),挺着他的破剑冲了过来。

他的剑法还算勉强过意得去。我笑。

雨,依旧淅淅沥沥地下着,和当年一般模样。

我想,这许是宿命的轮回吧!

从殿堂到后院的一段路程,我走得有些沉重。

鲜血滴落在地上,像一朵一朵的血莲花开。

我舔了舔手上的鲜血,开始笑了。

美的红啊!

黑木崖上的旭日,就该是这种红的。

一种鲜艳与孤独并存的红。

我慢慢地用鲜血将刺绣上的那轮旭日涂红。

红得你浸透了无尽的生命。

然后,我在旁边慢慢地绣上八个字。

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看着那幅完美的杰作,我竟像个孩子一样,无比地开心与激动。

那是许多年来,我从未有过的感觉。

伤口,还在汩汩地淌着鲜血,但那已不重要了。

忽然间有种朦胧的感觉。

我站在黑木崖顶上,张开双臂,金色的阳光托着我迷离的身影撒落在群山间。

我开始高声地传唱:日出东方,唯我不败。

东方不败!

东方不败败了。

其实,东方不败注定是要败的,因为他从不败开始,就一直在寻找败的机会。

从某种意义上说,败也是不败的一种。

令狐冲叹息着说,他在死的时候,还在高唱着那句话。

任盈盈笑着说,他,真可怜!

任我行摇着头说,一个人总是要败的,不败的只是东方不败这个名字,他做到了。

其实,我们都败了,败在我们自己手上。

人都太容易给自己做茧了。

不管是英雄还是枭雄,都像是黑木崖上的旭日。

美丽。

但终归有落山的时候。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