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场末路

2008-10-22 23:09 | 作者:叶浅韵 | 散文吧首发

这是真他妈倒霉的一年。

年初绑匪绑架了我最深女人,我满城疯狂的开着车寻找的她的身影,除了歹徒打来索要二十万现金的电话这一点线索以外,别的一无所知。我遵照歹徒的意思,不敢报警,那把锋利的刀正架在茉莉白嫩的脖子上,我生怕它不长眼睛。

我提了二十万现金,往歹徒指定的地方赶。那是一个离城约三十公里的被废弃的仓库,我怎么也没想到我的生活中会发生电影故事里的情节。我的心里就象有十五个吊桶在打水似的,七上八下,那个我心里里的女人正在危险的处境中。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他们便是了,钱在我心里不过是一个数字罢了。

真可惜这群笨蛋歹徒,因超速行使被警察拦下,警方及时发现了他们的作案动机,也幸得我聪明伶俐的心肝宝贝,对警察说她的手有些疼,想请警察帮个忙看一下,刚好遇上一个热心的警察,这么美丽的精灵这么一个小小的请求,看就看吧。这一看就吓了一跳,原来这是个人质,手正被绑在座椅后。歹徒见事情败露,想驾车逃跑,警察义不容辞的追击。

歹徒那一辆快退休的破桑塔那怎么会是警察的对手呢?我的女友就这样惊险的得救了,挨了些歹徒的拳脚,我迅速赶到时,她的嘴角还流着血,一头扑进我的怀里,痛哭不止,我的鼻子也直发酸。

警方通知了我N次去做调查笔录,茉莉一回忆那些就浑身发抖,最后是对警察大喊大叫了,她说她快要崩溃了。每都是恶梦缠身,我常半夜里被她的叫喊惊醒,抱着她安慰她,直到她再次入眠。这样的日子我也快崩溃了,我可怜的女人,她究竟受了多大的刺激呀。

我没想到的事情是作案的主谋竟是那个叫张勇的人,我更崩溃了,农夫和蛇的故事居然也在我身上重演了。我清楚的记得,那是一个炎炎的日午后,我正在我的办公室里坐着品茶,无事不登三宝殿的街道居委会李主任来了,身后还带着一个十八九岁表情有些怯懦的大男孩,但眼神机灵得紧。

在李主任的娓娓道来中,我才知道这孩子可怜得紧,父亲是瘫痪在床,母亲智力障碍,去年被人拐卖到哪都不知道,家里唯一值钱的那头老黄牛今年刚被人顺走了。父亲每夜唉声叹气,眼睛红肿的想着怕耽误了这孩子的前程,总是想着伺机寻见,怕自己拖累了唯一的儿子。

张勇考上了本省一所二类专科学校,尽管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我认为这孩子能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也算是不容易了。李主任的意思我明白,他是来为这孩子拉赞助学费的,他与我多年的交情,是老朋友了,他只敢开口说七千块的赞助,我一开口就说给两万。立刻打电话让财务送来当面就给了那孩子。李主任带着孩子千恩万谢的走了,我象是做了一件大好事那样,心里痛快着呢。

没想到,真没想到,当年我出钱养育了一只白眼狼,他拿着我的钱不学好,专门在那个不入流的大学里,学一些歪门邪道。毕业后从没在一家公司呆上过十五天以上,最后是动脑筋想到了我的头上。我愤怒,疯狂的愤怒,真想冲进看守所狠狠的抽这个畜生的耳刮子。警察带来他写给我的什么忏悔信,我连看也不看就丢在垃圾桶里。我不想让我的良心再被这个畜生糟蹋了。

茉莉留下一封信,芳踪难觅了,我肝肠寸断。那信纸上的泪痕象一把刀那样直刺我的胸膛,这个傻姑娘,她说她被他们轮奸了,不敢与我说这事,怕我在感情上受不了,也怕我鄙视她。我的傻姑娘啊,我有这么迂腐吗?在我的眼里你永远是那么的纯洁,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怎么不跟我说呢?我到哪里去找你呀?我的宝贝。

都怪我,这两年没跟你去你老家看望你的父母,我只知道你说过你的家在贵州一个偏僻的大山上。有一天我会找到你的,宝贝,我在心里默许着这样的心愿。

转眼中秋节到了,我心心念念的茉莉,你到底在哪呢?在这样的佳节,好想在明月下轻揽你入怀,再听听你唱一唱你们苗岭原生态的山歌。可你去哪了呢?那个熟悉的号码真被你丢在风里了吗?你是在怪我没给你一个妻子的名份,我说了明年就把你娶进家门,让你做我一辈子的女人。都怪我没照顾好你,我的小茉莉。我想着在某一天你会突然的出现在我的面前,给我一个天大的惊喜。

过完节,我就去你老家找你,我想你会安静的在那里疗伤,那里一定天高云淡,山青水秀,才会养育出你这样一个精灵。我不知道我怎么会有女人般的痴情,我不是一个坏男人,但我也阅过无数的女人。我的茉莉,你不知道你就象一个迷人的小妖精那样,深深的吸引着我,我被你施了魔法了,你不在我身边的日子,每一刻都是煎熬。

我从银行提了十五万现金出来,准备开着车去你老家找你,给你年老的父母重新盖间新屋。可就走我走出银行大门向我车边走去时,我手上的现金被飞车党劫走了,摩托飞驰而去,我无法看清他们的面目。前两天才听说这城市有飞车党作案,专门针对大额现金的提取用户下手,已有好几起案件发生。我总认为那是危言耸听,哪晓得会在我身上发生。又是这该死的钱惹的祸!

报案了,可我知道那是没多少用处的,抱着一丝丝的希望向警察述说着歹徒的作案经过。我的心情万分的沮丧。但还是无法阻止我去找我的茉莉,我还是开着我的红色奔驰蹋上了去贵州的山路。

山高水长,但我的茉莉就居住在那里。想念一个心爱的人,这种思绪冲淡了我刚被抢劫阴暗心里,用母亲的话来说丢财免灾吧,好事多磨难,但愿丢了的钱财能换回我的爱情,找回我心爱的茉莉。

七个弯八个拐,路越来越难走,我不知道我问了多少个老乡,估计再开一天的车就到茉莉的家了,她会象我梦里遇见的村姑那样,纯朴羞涩的微笑着。

前面是刚垫过的路,很窄很松软,我很小心的行驶着。可一瞬间,我随着车飞了起来,我知道我的车压踏了路面,掉下悬崖了,再见了,心爱的茉莉,来世我再来找你。车身重重的落在悬崖上,反弹起来的那一刻,我从车里颠了出来,落在旁边的石崖上,我浑身疼得麻木,可我清醒的知道我得救了。车子一声巨响,落入了悬崖下的湖泊里,我的大奔完了!

上帝保佑我,如果我没从车里弹出来,我想我是死定了,我不会游泳,掉进湖里我肯定会被活活淹死。我伸手摸摸我的手机,尚还安好,慌忙拨打了110。警察在过了多少个世纪以后,终于赶到,我想是快要死了吧。

车祸的现场触目惊心,我能活过来实属万幸了。医院检查的结果出来,我只是受了些皮外伤,并无大碍,休整些日子就好了。

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心理越发的孤单起来,仿佛这是我的情场末路。真正体味了“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句话的意思。

我不知道前面还在有什么样的灾难等候着我,我的女人,我的大奔,我的钱,都离我远去了。母亲说这些都是身外之物,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让我不要去找茉莉了,母亲话里的意思我知道,她信佛,相信人间的因果。

我的心空得象无涯的荒野,让这一年早些过去吧,我忽然的信命起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