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你的红颜

2008-10-22 23:08 | 作者:龙二小姐 | 散文吧首发

??暧昧是一种情愫,正当其时,是若有若无,是若即若离,欲说已止,欲说还休?不知道何时可以是结局,也不知,何时可以靠岸。暧昧是正当其时,是情还没有真正开始;它既没有单恋暗恋那般苦涩,也没有相恋热恋这般甜蜜浓咧,若有情,似无意,也许淡淡一笑彼此便已心有感触,也许轻轻一语两人可以会心一笑,一个眼神,一句话,便已明了……??这世间,存在着一种感情亲情友情爱情之外的一种情,人们叫它第四种感情。她和他之间,也许正是有这样的一种感情存在吧;她是他的红颜,他是她的知已,许多的话不需要言语,便已明了,许多的时候,许多的时候,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够;她理解他的需要,他知道她的情感,他了解她,一如,她懂他……????“莫依然!”??电脑前的她抬起头,看着那个红妆艳抹的伊菁,今天的她,又换了个爆炸式的发型,见怪不怪了。扬一扬眉:“有事?”??对于她一惯的淡漠,伊菁只好向天翻了个白眼;??见状,依然忍不住揶揄:“你叫我,就是为了让我看你表演翻眼皮的功夫?我知道你翻得很漂亮,虽然,我是挺感兴趣的,可眼下,”她扬扬手中的文件,“我可没这闲工夫哪,”说完又要埋头工作。??“喂喂,你这女人,”伊菁让她一顿抢白,有些生气的摸摸鼻子,孩子气的噘想红润的唇:“还是这么牙尖嘴利,看以后谁敢要你。”??“哈哈哈,总之那个人不可能是你罗!我对你不感兴趣。说吧,什么事?”好笑地看着她。??“对,让你这么塞,我差点忘了要说的事了。”她瞄了瞄四周,周围的人都正在埋头苦干,似乎没有人在意她们的对话,压低声音贼兮兮地说道:“你猜,我昨晚看到谁了?”??“谁呀,”肯定又是八挂罗!不过偶而配合一下总是要滴,不然她就没戏唱了。??“总经理。”伊菁低着嗓子说,其实不然,大概这个办公室里的人,都已经听到了呢,并且,都已经竖立想耳朵。??依然抱起手,“这有什么奇怪的呀,你不是天天见到他的吗?”上班的时候。她当然知道依菁话里的意思,却故意扭曲。??“才不呢!”依菁再四下瞄了下,看看她口中的男主角是否会出现,如果这时候被他抓住的话,这戏就没得唱啦。“凌晨2点,我看他跟朴秘书从恋之恋出来,两个人挽着手,亲密得就像情侣一样……”??“真的真的?”四周一直竖起耳朵的三姑六婆马上活跃起来,跑过来围两人,女人,往往是最八卦的。??“当然是真的罗,你看,我又没有戴眼镜。”说的当下,还不忘了圈圈自己的眼睛。??“快说快说,你都看到什么了。”她们才不管伊菁有没戴眼镜,她们只是关心她所看到的。果然,八卦都是女人的天性。??依然不禁苦笑地摇摇头,难怪女人叫八婆,如此的八卦,唉,三个女人一台戏啊,哈,这下办公室可静不下来了。??“总经理和朴秘书两个亲密相偕,从恋之恋出来,那小妮子穿得很……性感,”她手往下打了个弧度,意思各人不言自明啦,“整个人就这样,挂在总经理身上啦,”她转身圈着旁边安心的脖子,整个身子贴过去,“就这样。”??“呀,恶心。”安心推了她一下。??“真不要脸。”不知谁说了句。??唉,女人哪。依然心里暗暗叹息,说这句话的人,纯粹是妒忌心作祟,其实恨不得扒在他身上的人是她。也难怪,谁让她们的总经理人又年轻,又帅,又多金呢。??“我跟你们说啊,那天我看到……”??“你们在干什么!”一个严厉的声音突然暴起,吓得众女四下逃窜,各归各位,把头理在文件里。像极一群被打散的苍蝇,是的,苍蝇,瞬间,办公室里静得掉根针都听得清。谁都知道这声音应该属于谁,那个人不就是这群八婆口中的男主角哩。??“工作时间你们都在闲聊,是不是工作太轻松了?”意外的声音,就如平地响雷,不劈死人也能吓死人啊。??一时,办公室里只能听到翻阅文件,敲打电脑的声音。??“噗!”见此情形,依然忍不住轻笑出声。??一道严厉的目光,“莫依然。”??“是,”她站了起来,无畏于老总严厉的目光,嘴角还轻嚼着笑意,根本没有丝毫惧怕的神情,挑战绝对是挑战,当然,这是别人认为。??“总经理,请问您有什么事。”他----闫睿涛,她们的总经理,不过,他的目光再吓人,不过,她可没兴趣做那只怕猫的老鼠。??他走到她面前,眼睛一直盯着她的眼,好一会,“你笑什么?”??“回总经理,昨晚我看动画片猫和老鼠,刚想到里面的情节,忍不住笑了出来。”??刚好想到电视里猫抓老鼠的画面?闫睿涛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他压根就没信,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出来了,不过他拿她也没办法。呵呵。看他没有罢休的意思,眉头一挑:??“总经理,上班的时候,不会是笑,都不可以吧?”她挑起左眉,一副挑衅的模样。??“好了,工作吧。”意外的没有训话,转身便离开了。??“哇,依然万岁。”伊菁一看总经理离开,便跳了起来,“依然,你好厉害哦,竟然,敢挑战。厉害。”伊菁一脸的崇拜。??“看你还敢不敢嚼舌头。”依然截了下她的头,伊菁给她扮了下鬼脸。??“好啦,还不快工作,呆会我们都不会有好果子吃的,”说完便把注意力放在电脑上,那个设计图可是今天下班前就要的呀,她可得抓紧,但,总经理今天的情绪,似乎不佳;她的目光投向总经理离开的方向,眼里多了抹深思。????,是精灵的世界,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了,精灵就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如果想哭泣,不需要害怕别人看到……??端着酒杯,静立在窗前,这个城市的夜,多彩而美丽,霓虹灯下,多少痴男怨女,情爱与欲望,有时候,只是一线一隔。把握好了,不过界,把握不好,一切就是势如破竹,有余地可回旋,也许会是无后路可退。她是选择沉默,还是应该勇往直前???“叮,咚。”??她轻皱了一下眉头,看一眼挂在墙上的钟,零晨1点?脑中闪过一个人影,眉头随即展开,这个时候,还能是谁呀。??放下酒杯,走到门前,也没有从猫眼里先看来者是谁,直接就把门打开。??“也不问问谁,就开门,你还真是没有一点的安全概念。”来人还没进门就开始训话。??因为她知道是他呀,“怎么,在公司还没有训够,这么晚还需要追到我家来训我呀。”她好笑地睨看着他,目光净他的身体上下扫了个遍,眉头收了收,又是一身酒味,看来今天也是喝了不少。??“我是关心你,这么大个人,也不懂得安全。”男人嘴里嘟嘟囔囔着。又往酒柜去,自顾自地拿出红酒和酒杯,熟得像自个儿的家一般:“来,陪我喝会酒。”??“我说老总,你在外面还没喝够,又跑我这来喝了。你来真当我这是酒吧呀。”嘴上虽然这样说话,身体还是坐了过来,接过他手中的酒。??“来,为了干杯而干杯。”他仰首一饮而净。??这也算?“好,为了干杯而干杯。”她笑着回答,也一口气喝完。??不错,他是就是公司里还曾用最严厉的目光瞪着她的总经理,而她莫依然也只是他底下的一个小职员而已。奇怪吗?有什么好奇怪的,她是他的知己,他则是她的好友,她懂他,他了解她……当然,这也只是私底下的,在公司里,他们只是纯粹的上司跟下属的关系,工作不好,她则会挨批,偶而,她还是会把他气得跳脚。??他不言语,再倒了一杯,也替她的酒杯里满上酒,他不说话,依然也不言语,她知道,这个时候的他,只是需要一个陪他喝酒的人,而这个人,是她,只要在她的身边陪就他,应该是说只要身边有个人,就足够了。??1瓶的红酒,见了底,而闫他则醉倒睡在沙发上,发出微微的酣声。她也有些微醉了,脸郏有些微热,头晕脑胀,迷迷糊糊的,就靠着沙发睡着了,似乎是那么自然的事情,她从来就不会去提防她,也许是熟悉了吧,也许,即使发生什么,她也是愿意的吧。??眯了一小会,再醒来时,闫,睡得更熟了。他对她也是不设防吧,在某些方面来讲。看他在沙发上躺得似乎不是太舒服,叹了口气,她对他总是心太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他搬到床上,然后坐在床边上喘息。??闫此时早已睡得不省人事,微弱的灯光下,那张完全没有防备的脸,完完全全的就这样暴露在她的眼前,有些纯真,有些孩子气,没有痛苦,只是安详地,沉沉地熟睡。忍不住伸手,用指腹轻轻触摸着他的脸,心就在那一刹的温暖,心里满满的,一种实实在的感觉,似乎一直以来她也只是在飘浮,此时才能够脚踏实地。??有人说爱情的甜蜜是因为它的不确定,那么暧昧便是一种不确定的心情,明明有心,却还没有更进一步明明还不确定,却还是牵肠挂肚魂牵萦,虽然有些微微的苦涩,但一直在执着,只待一个小小的转折点,暧昧的人便可以牵手人生细水流长。??她和他之间,也是这样吗?莫非只有这种道不明,言不清的关系,才可以长长久久?但,他并不可能属于她,想到他的怀终将属于另一个女人,苦涩,像是一种毒素,侵袭着心房;是的,妒忌,女人,终究是个善妒的动物,她始终也还是躲不过???靠在沙发,就这样睡着了,梦中,依然纠缠着那些她想不明白的感情。??原本在床着睡着的男人,此时睁开了双眼,醉眼迷离的他,拖着不太稳定的脚步走到沙发旁边,俯视着这个连睡梦也不太安稳的女子,心中有说不出的感觉,是怜惜,是怜悯,是珍惜,是愧疚,百感交集,他们两之间,不是爱情,却不像友情,是什么呢,那种感觉早就超越了现在有词汇所表达的情感。??他知道,他是喜欢她的,却不似乎一般朋友的那种喜欢,那又不及那个让他心痛的女人,但,却又有种不想让她难过。??拿了张毯子盖在她的身上,知道他把她抱到床上,那肯定又得醒了,无声地退出屋子,关上满屋的无奈。????购物是女人的最爱,说什么女人购物是不经过大脑的,也正因此如此这大街上的商店还是以女人为主要消费对象为多呢?伊菁就是这类型的女人,而她则成了跑腿的可怜虫。美好的假日被她拉去承受这种酷刑。抬头看着烈日,噢,老天,她好想念家里的床,还有那几张刚买回来的动画片。??逛了半天,她倒是没买到东西,而两手已经没有一只是空的了,可惜的东西没一样是她的,这可全得拜伊菁所赐了。??“我说大小姐,你是有完没完呀,”可知她已经是快走不动了呢。??“就好就好,我们再去我常去的那个商店,逛完就走。”呵,她还真佩服这伊菁,还一副精力旺盛呢。无奈地拖着脚步,跟着伊菁。??手机讯的声音,她连忙掏出来看,是男友的,他说他申请十月份调,说他想她了。??看完他的短讯,依然陷入沉思当中:他调走已经将近一年了,分开的日子就感觉像是两个人已经分手了,感觉,已经淡了,她知道他一直想挽回,她也知道,他很爱自己,可她总感觉两人像少了点什么,并不是说她对他没感情,也许是拖得太久了,爱情,都已经变成了亲情了。??“喂喂。”身边的伊菁推推她,听声音,似乎挺兴奋,她不会,又看到了什么新大陆吧???顺着她说的方向,依然是看到美景了。俊男美女?是闫,还有一个她熟悉不过的女子,心如同被针狠狠的一刺,痛……??“你说那个女人是谁呀?”??“诽闻中的甲。”依然不以为然道,她要装作不在意不在意。??伊菁讶异道:“你知道她?不会又是徘闻中的某某人吧?”??“不,她是闫的未婚妻,”痛,心口好闷,好难受,“我们走吧。”她要离开这里,离开,到看不到他的地方,这样的画面会让她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绪。??未婚妻?“咦,你怎么知道,”而她怎么会不知道?“咦,你怎么了,”她这才发现依然的表情有些不太对。“不舒服吗?”??她怎么会不知道呢?闫不止一次在她面前提过她,不止一次为她醉酒过。“都是你啦,”依然瞪了她罪魁祸首一眼,“今天,我好像是出来给你当苦力的。”??伊菁看着她手口一个两个的袋子,不好意思讪笑,“好嘛好嘛,”一边推着她。“走,我请你吃大餐。”??“这还差不多。”依然浅笑。眼里却没有笑意,眼角瞟向那对你侬我侬的情侣,心脏一紧,用力一吸气,冲散心底的忧伤,也许结果,这样是最好的,闫,我是你的红颜,一辈子……??拿出手机,在上面打了一行字:回来,我们就去结婚!??当手机显示:信息已发送,她在心里松了口气,这就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