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你

2008-10-20 13:17 | 作者:幻月虚风 | 散文吧首发

[一]

端坐在屏幕前,安静、安详,如垂暮的老人。聆听,外面世间的繁杂,喧嚣如天街的市。我听到时间的长河里,有岁月的水流流动的声音。平和,安宁,蓝天白云下,日出日落后,无声地、平缓地,走过20多个秋。

期间差点断了档,将水流阻隔在起步不远的距离。感谢生命,推动自己跨越直到今天。从此,明白生命的玻璃球不再掌控在自己的手中,苍茫人世,有太多不可见的意外,稍一磕碰,可能就会粉身碎骨——此时的生命,何其匆忙,何其暂!

所以我不再,所以我不敢爱。否则我付出,全力、全心,不计回报。这一遭,这一程,我知道,也许,就一人。所以我无怨,所以无悔。你也不必自责,安心地照顾好自己,快乐地走下去。

[二]

前段时间成都天晴了,那天上午阳光如此地妖艳!多年以后,我又看到了那颗干枯的大树,擎天,却了无生机!光秃的枝桠,在蓝色空旷的天穹下,在风吹过的瞬间,轻轻地晃动,如死神优美的舞步。

我又回到了起点,在离开家乡前,在高中的教室外——依稀是对死亡的恐惧的记忆。离开了故乡的青山绿水,我的生命,只剩一个干壳,不再有神,不再思考。没有了对着青山顶上的天空幻想山后世界的期待,没有了躺在山腰的草地聆听虫豸鸣的惬意。当一个个棱角被磨平的时候,生命的球体,就不再锋利,而变得圆滑。成了应对尔虞我诈的必须。

心若止水,水流随形。离去时,对你说:风静,自然平……早在学校快毕业的时候,我就将我的灵魂封存,去应对,进入社会后这个尘世的污浊。你体验得比我早,体会得比我多,所以,你应该懂。我走,留个安宁,在心上,在本子的那些字里。于你,于己。

我去了绵阳,去了德阳,去了都江堰,把你第一次远离的地方走了一遍。本来按行程应该是倒着排,但我想这样比较适合,因为你没有体验过那种落差。在绵阳的时候我想起了桂林,那城市的街道,那里的环境,有太多的相似。见了德阳,我才领略到,人适应环境的能力有多强!我没有看到那些文字里的优美景色,只看到一个标准工业城市的形象。所以我不再相信。所以我想到了都江堰的废墟,震后的满目疮痍。很多的假象,在最终被揭露的时候都是那样的破败不堪,就像那些建筑的质量,令人承受不起!

[三]

在阳光明媚的上午,在宁静的角落,我的心,依然不敢回家。我不敢再去触碰,那些纯洁的画面。在故乡的小山下,在铺着石块的小径上,在半山腰的小屋里。柔软,温润,在灵魂的深处,熟睡如初生的婴儿。我沾染了肮脏的指尖,不敢去抚摸,不敢去靠近。

我知道,终究要离去,无论感情,无论生命,只是迟早,只是先后,所以你也没必要逃避。不过是不想有太多的形式——没有格式,没有定义,我的身影,依旧漂泊、飘然……

相关文章作者的其他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