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世界的平等

2008-09-21 00:33 | 作者:温柔叛逆 | 散文吧首发

自浩荒地球有了生命轮回了几多一万年?

自人猿相楫别已有多少个一千年了?

自人类社会从最原始时期跨入高呼自由平等的现代化又是几个一百年了?

这个世界的演变始终按着客观的科学规律,社会的发展也也始终遵循着从初级阶段到高级阶段。伟大的科学家们、哲学家们、革命家们……都无不以科学的发展观为指导思想去改善大自然,推动人类社会的发展。宏观上,社会一直在迅速发展,但这宏观里面又有多少曲折多少心酸?

路线是对的,宏观方向也不错,只是成功的过程是曲折的,于是在实现自由和平等的过程当中有了被羞辱的尊严,有了被倾斜的天平,有了被遗弃的生命。现实生活中的镜头是最好的例子。

在昏暗破旧的瓦房下,微弱的呼吸,徐徐娇贵地在母胎中孕育,匆匆粗简地来上这个世上。那位伟人的那句“你能出生便意味着你成功了一半”的名言在这里得不到一点合理的解释,生命能够延伸下去比任何至理名言都要透彻明了。笑容的鱼尾纹未及舒展,医生皱眉对着天使无邪的笑脸说了一句:先天性心脏病,手术费用九万。瓦房遮风挡,农田供吃糊口,穷人的亲戚有心无力。初为人父的爸看着自己小小的骨肉,最终在巨大的天文数字面前痛心不舍地脱开儿子紧捏着的小手。

山风呼啸的野外,被遗弃的婴儿浑然不知道人们所说的那些平等是什么,浑然不知道所谓的生命是什么。人间算来了一趟,既然死神又召唤了,那么便回到当初的天堂吧。婴儿慢慢地闭上乌溜溜的眼睛,拉下短的人生帷幕,离出生刚好一百天。

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杜甫当年说这句话的时候生活也并不富裕,是不是他也有现代人的妒嫉富人红眼病?显然是不可能的,大家都知道国诗人一心忧民患国,决无私心,单从他的诗中便可看出。但这句“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却是个十分现实的社会现象。一方面有些富人确实挥霍无度,所谓千金难买消魂,所谓纸醉金迷,或者是过于追求享乐,千金散尽还复来嘛,我有的是钱,如果不努力刻苦的话又如何花得完呢?另一方面一些极度贫穷的人,由于客观的无奈,主观的淡薄,无论怎么勤苦的劳作,都注定要卑微地过一辈子,他们的生命很难用“价值”这两字去衡量,生存的意义更是无从说起,不分昼夜的奔波,只为苟喘地活下去。并不是说这就不平等了,因为富人的财富也是经过一番拼搏才有的。

这样看来似乎很不平等,被遗弃的婴儿如果在一个富裕的家庭,生存下去的机会还是很大的。显然这是个不合理的假设,如果他生下健健康康那不是更好?很多人都是说世界社会给予每个人的机遇都是平等的,可是就如这个弃婴,根本没有一点点选择的余地。对于被遗弃的婴儿,那样的环境条件,我们除了深深的惟憾,是否还可以做出更多?

现在很多电视台都拍摄一些苦难的人们的生活真实片断,想通过一个个感人的画面类呼吁人们献出爱心以帮忙这些人度过难关,这是传媒为社会的贡献。但对于一些被拍摄的人们来说,却是一种极度的无奈,人家大名人上镜头是绽放尊严之花,而我却是糟蹋自尊,谁愿意把自己尊严,对生活的失败,以一种卑微的姿态来博取人们的同情,即使爱心的人们并不是这么想,无奈之举。

天平两端有时并不平衡,一直以来,命运和机遇都是左右着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