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尊严

2008-08-19 03:23 | 作者:身如柳絮 | 散文吧首发

她刚过三十,却略显苍老,婚带给她的伤痛象一把利剑在她脸上划满了痕迹,岁月的风沙吹干了她的红润,苍白的脸睑,桎枯的眼神写尽了人生的苍桑。为了逃避这扰人的尘世,她带着孩子来到了个工业区。工业区离市区很远,虽没有城市的繁华和渲闹却也有属于它的一翻风景。街道、商场、学校、卫生所、治安区。。。该有的都有。而她则在一个小厂旁边的梧桐树下摆一台破旧的缝纫机以帮人缝补衣服为生计,这是她和儿子唯一赖以生存的工具,缝纫机还是母亲送她的嫁妆,离开那个男人的时候,她除了孩子就要了这台缝纫机,这是一台用了三十多年的机器,每每有人问起她的机器岁数时,她都自豪的说那是陪伴母亲多年的心之物,也是她的心爱之物。母亲年轻的时候是帮人做衣服的,于是她从小就跟着母亲学了缝纫。只是事过境迁现在早就没有人会去买几尺布为自己做衣服了,有钱的都往商场走,没钱的就往小店钻。所以象这样一台破旧的机器早没有人会去在意它的存在,于是母亲便把它送给了她,母亲说她从小就喜欢剪剪裁裁留着日后也可为自己缝缝补补。年迈的机器终究没有缝补好她破碎的婚姻。也许是对母亲的一种怀念吧!也许是对自己的一种厚爱吧!她选择了与儿子与它相依为命。

来她那里缝补衣服的人都是厂里的一些打工的人,有老人,有孩子,更多的是小姑娘小伙子。衣服也都是一些价格便宜的,有的缝了又破破了再缝,有的是新的拿来变个花样,也有的是拿着亲戚朋友送给他们的衣服拿来修改的,无论是谁她都老少无欺,真诚对待,附近的居民都喜欢到她那里去,说她手艺不错,待人温和。

这是一个日的晌午,太阳懒懒的挂在半空,空气中没有一丝的风,知了却不厌其烦的在树上鸣叫,马路上飞尘漫天噪声四起.连空气都懒得动了.该睡的都睡了,,汽车在飞,喇叭在响.车间的风扇不停的在转,可它怎么也拂不去员工的闷热.老板在空调房里透过玻璃窗注视着他的员工,目光凝固在每个人的手上,手上拨弄着不再是一件件未成的产品而是一张张钞票.空气也慢慢的凝固了。她正专心至致的做着手头的活计,儿子在旁边的纸木箱上睡着了。对面一位中年男士在焦急的等公车,他可能是一位工地包工头,可能是一位拉条的管工,有些肥胖的身躯艰难的挤在一套倒版的‘阿迪达斯’的运动装内,实显滑稽。炎热的晌午让他感觉十分的干渴。刚吃过一块西瓜的他又跑向附近的小店要了一并矿泉水,这时公车刚好经过,他来不及付钱便没命的往车边赶去,却被自己吃过的西瓜皮带倒在地,一声猛响,他象一块脱离楼板的水泥砖块结实的压在路边的人行道上。衣服随后拉了一个大口子,他难堪的从地上爬起,拂拂身上的尘土,心痛的握着自己给自己带来的杰作。

他向她走来:“这里能补衣服吗?”

她抬头望望他说:“能,是哪儿破了”

他说:“是上衣,妈的,今天真晦气,刚买不久的衣服就这样糟蹋了,等会还着急去见客户呢”

“呵呵,你脱下来吧,我帮你看看”

他一边脱着一边说:“你可一定要帮我补好一点,这可是品牌,多少钱我都愿意

她看了看被拉破的口子微笑的说:“就二块钱吧,我尽力帮你缝好一点,但肯定没有原来的好,破了东西终究是会留痕迹的。”

“行,那你快点,我赶时间

她收起手中还未完成的活计开始为他缝补起来,她很专注很认真很仔细的帮他缝着,挑选与他衣服最配的颜色,换上了最细的缝纫针,把机器的针脚调到最小,这样可以让伤口不会那么明显。她慢慢的踩着脚板,生怕过快的车轮会拉紧缝纫线。很快她就把那破碎的伤口缝补好了。她又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把多余的线头除去,这才放心的递给了他,远远的看去真的一点痕迹也没有,放近处看还是有隐约的针脚出现。她觉得这是她今天缝补的最好的一件衣服。

他接过衣服看了又看:“这就好了啊?我怎感觉还是不够完美,还是看得出来嘛”

她笑了笑说:“当然看得出来,破碎了的口子肯定没法和新的衣服相比”

“可是你刚才说了会尽力帮我补好看一点的,给你一块钱吧”他挑剔的说

她还是面带微笑的说:“我已经尽力了,再说价钱我们刚才已经说好了的”

他气愤的说:“一块就一块”然后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几张一块的纸币再从中抽了一张丢在她的缝纫机上准备离开。

“你给我站住”她愤然站起来抓紧他的衣袖“请把那一块钱也给我”

他用力甩开她的手“一个臭补衣服的有什么了不起,老子就不给,看你能把老子怎么样?”

这时孩子醒了吓的哇哇大哭,对面的店铺老板也来了,周围还有几个零星的观众。她象一只发怒的狮子一把拉过他的手,从他手中抢走了一块钱说:“这是我应该得到的,请你尊重我的劳动”

他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惊谔,被她愤怒的表情吓倒,竟然没有守住好手中的钱,乖乖的就被她抢走了。在他正要再次发怒的时候,小店老板说:“你刚才还有一块钱水钱也没给我呢,我都没好意思跟你要”

几个观众也七嘴八舌开了“这种男人也有,一块钱也跟个女人争的面红耳赤”

“他那个也不过是一件冒牌的衣服,还装得跟真的似的”

“我看人家已经帮他补的不错了,不是很明显嘛”

“唉!这社会什么人都有哟”

他羞愧难当,狼狈的落荒而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