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独舞

2008-08-18 21:07 | 作者:晚风 | 散文吧首发

已深沉,依旧醒着我,和我的心。

为何总折腾自己、以至疲惫不堪?朋友一个,又一个,走来和我说,玩博而已,别那么认真。其实,我何尝不知?只是,不认真,便不是我了。

友人在文中道出博客的“累与醉”,我留言:仍在累着,仍在醉着。我亦知累的苦,在痴痴的醉之后。选择退缩吗?婉绝吗?善心也变恶意了。所以,延续吧,漫游的孤影。无人的午夜,让我独守。

每逢夜半,心门洞开,浮踪的思绪如野马奔腾,往广袤的原野。天上人间,袖舞清风,理想现实,那苦痛的根源,被禁锢的情怀,此时便可,脱了躯壳而去。

水往东流,月向西落。而你呢,你的心儿游去哪里?夜,初呈黛色,渐渐黑且浓,深难见底啊。那种种无奈的飘零,任你,便能将她们挽留吗?

偶然听闻这首《花间事》,优美的旋律,似乎能荡涤人的魂灵。窗外,万籁俱寂,难得的静谧,抒怀曲韵,绕梁回旋,随同时光,分秒点滴,陪我流逝,竭力想阻止我的倦意,我的失落与惆怅。

我仿佛走进寂静的山谷,儿啁啾,起伏唱和;泉水叮咚,蜿蜒而下;一株幽兰在空旷的山野,落寞地吐着芬芳。我怜惜,欲抚慰,细触她丝丝蔓柔的纤枝——为何不去找寻、你前世今生的伴侣?晨露顺叶尖滴下,我知,那是你晶莹的泪珠。你知晓,可有谁愿来伴你,甘愿忍受这空谷的寂寥

蜷居在城市的深处,已无缘于诗意中的田园,我思念起了,那夜的荷塘。水洗般的月色笼罩下,蛙声在惊扰农人的霓梦,田田莲叶,摇曳生姿,娉娉袅袅,在水一方。夜意阑珊,夏荷低语:青涩的季节已离我远去,我已亭亭,你在何处?

时闻北涝。南国七月,久旱无,干热难耐。亦响过几声闷雷,却如同这文字的灵感,一晃而过,倏无声息,不余痕迹。

庭院深深,黑影幢幢,蕴藏了多少隐讳的故事。偶尔,一声婴儿颤动的啼声,打破夜的沉寂,那种神秘的言语,从最初的灵魂带来,传递给这个芜杂的世界,一些新的希望。

蝶花缠绵于清风,藤萝召唤着蜜雨,可不可以,让我用倦极的思维,传递一份关爱予你。午夜的问候,真诚的祝福。诗者的友人,姊妹的爱子,你们都要尽快好起来,从病痛的浸蚀中,解脱。

音乐的精灵,拨动着心弦,缪斯在指尖起舞,夜莺在无声歌唱。奔涌的思潮,托起爱之小舟。亲情友情爱情,有谁又能免俗?佛的境界,我常抱憾,难以企及。此刻,夜的咏叹调,传递予天涯海角的你,是否仍彻夜不休、无眠依旧?是否也伫守在这孤独里,半盏残茶,烟雾缭绕?

一首清丽的小诗,携了铃兰的气息,于梦魂深处幽婉而来~~

梦里采撷的天花,

醒来不见了——

我的朋友!

人生原有些愿望

只能永久的寄在幻想里!

(小诗摘自冰心之《水》)

评论

  • *:顶一下,推荐阅读~
    回复2013-12-31 2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