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蓝色的野菊花

2008-08-17 15:04 | 作者:蓝语 | 散文吧首发

后黄昏,燕语掠空。此时,山城郊外,林荫道中草地,一片幽静正是悠闲信步神游的佳境。当你的脚步无意惊落几滴含羞的露,冰凉冰凉的,让你止步一愣时,在心静神凝之际,你将会感到丝丝缕缕的清香飘然入怀,在令你微醉之际余,也许你会惊奇地发现你的周围,除了疏落有致的树林之外,便是起伏的桩庄稼绿了。而此时又非稻香季节。虽然这香有如自远而来的桂花,但举目四望,就连桂花的影子都难得一见,更没有奇花异草可杂,那么,这究是什么样的花香呢?尚若你留心寻觅,便会很快发现,这花香其实来自你脚下不远的土地。而且这带来清香的花,仅有分币大小,并且像在地上打着滚儿似的,袖珍气球一般。要不是在特定情境下给人以缕缕清香,谁也不易发现她,更不会去欣赏她。她们枝叶似乎很弱,柔柔的,紧贴大地,枝瘦而叶茂之状,有如秋菊。远望呈白色状,仔细一看,却透着一层淡淡的蓝,如如幻,又如儿童天真南明略带疑惑的眸子。我们因此叫她淡蓝色的野菊花。

这是一种极平凡极普通的花,她不论是花、是枝、是叶,都很不起眼。田边、地角、路旁、沟畔、荒郊、野外,处处都有她们身影,如蘑菇似地分布着,又错落如村庄。花开成片之处,酷似点缀着小花的绿毯。盛晴朗的傍晚,你若往上一躺,你就会感到一种幽香迷人的舒适与清新。只是,对于你的陶醉,那忙不知返的小蜜蜂常会嗡嗡地提出抗议。

假如你因此而直一步认识这种花的话,那么,你将会知道她是一种生命脉力气极强的花。她只需要大地一点微薄的理解,就会虔诚地固守脚下的每一寸土地。真如那些勤劳朴实的农民,不论风雨、烈日、冰霜,其枝叶总是在自我更新中顽强地保持着生命脉的本色。从到夏,从夏到秋,她们花期总是绵延不断。如果你在注意中乘兴仔细观察,你会发现每一朵小花均由若干针状的花蕾组成,且由外向里渐次盛开,每开罢一层,便如微型小伞似地收起一层,末等一批开罢,另一批花朵紧接着揉揉眼,伸伸腰,又舒展开来。这就是淡蓝色的野菊花,在不断的繁衍生息中毫不卑贱地用缕缕清香。这是一种可的花,她没有引人注目的外表,也没有迷人的风采,而且常常被周围的虚伪与浮华所淹没。但是,在她极其平凡的生命脉中毫无自暴自弃怨天尤人报怨自卑之色,一片片、一簇簇,总是洋溢着生命的执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