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透的雨

2008-08-17 10:37 | 作者:雨涵 | 散文吧首发

空气隔了空气,楼层隔着楼层,抬头低头间,映满了你忧伤如莲花般的笑脸。

——题记

落叶·翩跹

三楼的东边,是全校最好的理科班。在里面,整天面对着理科生冰冷僵硬的脸。

选理不是雨想要的,他想选文然后写出婉约伤感文字,沉淀他青的感怀。但是雨的父母说选理前途大,于是雨在生命中第一次向父母妥协。因为他看见父亲的双鬓上爬满了银白的发丝,突然间好难过。

大多时候雨喜欢站在走廊上,看落叶翩跹如舞动的精灵。雨很喜欢树叶被束缚一生然后自由地步向死亡。

四楼的西边,是全校最好的文科班。莉在里面,她不理会任何人,除了她生命中的画。

莉喜欢在走廊上,画下落叶簌簌地飞舞如杨花般。

暮霭·深沉

有时雨会看一看天,深邃苍幽如鬼魅一般,雨很喜欢这样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感觉。看累了,雨会低下头,地平线上沉沉的暮霭咆哮着席卷而来。

莉在每个暮霭深沉的傍晚都会静静地坐在走廊上画画,挣脱了眼睛的束缚,在色的掩护下画出细腻而又粗犷的线条。

雨在每个夜幕深垂的时候会固执地想,黑夜束缚了谁和谁,暮霭迷失了谁的谁,谁的生命在无尽的黑暗中执着传承?

莉会一直画画,直到铅芯断裂,眼睛疼痛得挤出泪水,滴在白色的画纸上,洗尽了铅华。

大雁·低徊

大雁低徊梵唱,仓皇一路向南,它们到底吟唱了谁的彷徨?

雨听到大雁孤唳,会用手紧紧地抓住栏杆,直到自己浑身颤抖。

莉听到大雁纯白的吟唱,会莫名其妙地将画夹扔出去,在清冷的空气中不停地摇曳,然后坠落。

北风·呼啸

起风的日子,才子会想,什么时候到四楼的西边,看一看曾经那么执迷的文科班。

莉的画纸,在寒风中翻转,凄乱的碎发覆住了她的脸。是忧伤,抑或是笑脸。

红枫·上楼

远处枫林一片深红,像一场染红天边的熊熊烈火,翻腾于冰冷的空气之中。

雨终于决定上四楼看看了。远远的雨就看见了莉翩跹的白色风衣,在烈风中肆无忌惮地猎猎作响。莉微扬的忧伤的笑脸宛若义无反顾打开花朵的白色马蹄莲。

莉站起来说,你来了。

然后雨和她都笑了。笑声过后,红枫不停地伤逝,飞满了寂寞的苍穹。

落叶翩跹飞舞的日子里,暮霭深沉的日子里,大雁低徊梵唱的日子里,北风猎猎作响的日子里,红枫伤逝不停的日子里,我们有过彷徨,有过三楼东四楼西的飘忽不定。而最终,我们总会找到方向。

雨涵http://user.qzone.qq.com/921037176/blog/1218936455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