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犯桃花的紫色七月七

2008-08-07 17:40 | 作者:老牛歌 | 散文吧首发

七月七,是传说中牛郎织女鹊相会的日子。

那年,这个充满诗情画意浪漫的日子,是紫色的情人节。我不再愿意孤独独,度过这个需要两个人来过的节日。为此我特意请了假,一大早,我怀着的憧憬,带着情的向往,祈盼良辰美景命带桃花,企求心中的她奇迹般出现,一见钟情缔结良缘的心愿,提着心爱的淡红色皮箱出了家门。

在踏上公交车瞬间,我习惯用目光把车厢扫视一遍,我发现一位姑娘,凭着丘比特特有的敏感,觉得那姑娘的一双杏眼紧盯着自己。说实话,我对自己今天的着意打扮是很满意的,发型整的超酷,一身品牌风流倜傥,站在车上就是一道令异性着迷的偶像。当我也用目光与她迎视时,她的嘴角掠过了一丝微笑,眼神慌乱地躲开,脸泛起微微的红晕,我抨然心跳加速。我有意识选择隔着走道,在她身旁最近的座位座下。细致地打量着她,没想到姑娘长得这么清纯,略施粉黛,秀发飘逸,身材婀娜,身着一套新款时装,眼睛会说话,而且还知道害羞,如出水芙蓉,活生生的西施在世,这样的女生现在恐怕不多了。我正了正坐姿,尽量保持优雅的绅士风度,并不失失机地贪婪地膘着姑娘。那姑娘也还在盯着我,我感觉她那妩媚的眼神,绝不是偶然的邂逅,好象她对我很熟悉,又好象有什么话要说。我猜想她会柔情地开口吧,但出乎意料,她却无声息地侧过头转向车窗,目光随着窗景一路远行。

我该怎样主动出击呢?我正暗暗绞尽脑汁盘算的时候,停车上了几位旅客,其中有一位老太太,我故意大声嚷嚷给老人让坐。老人谢谢过后,我得到机会站到姑娘身边,居高腑视,姑娘更是美不胜收。我在尽情浮想联翩欣赏中,讨厌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公司要求我马上到公司上班,满腹牢骚无奈忧郁,在我犹犹豫豫地被迫答应声中,车辆一个紧急刹车,把我踉踉跄跄摔了跟头,淡红色皮箱脱手而去。我狼狈不堪地爬起身,在拍打身上尘灰中,车到了站,我急忙提着心爱的淡红色皮箱下了车。

我带着满心失落的感觉目送公交车走出几十米,我对结识那位姑娘的欲望即要消失时,奇迹发生了。令我心喜的是,姑娘打着手机也下车了。这一次我没有再犹豫,快步迎了上去。我望着她,她也望着我。没等我说话,姑娘却大方地对我说:“我手机没电了,能借你手机用一会吗?”姑娘开口这么一问,我我兴奋得慌张,更幸福得不知所措。忙说:“可以,可以。”#p#副标题#e#

姑娘的电话,大概是打给她哥的,告诉我们所处的位置,崔足打车开过来。电话打完,姑娘不急于还手机我并不在意。我只顾壮怀激烈,浑身是胆,没有过多的考虑,说:“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姑娘眨了眨美丽会说话的眼睛说“一见钟情是双方的,不是一个人的。我相信一见钟情,我认为一见钟情是人类最纯真最伟大的感情,如果这样的感情将来能转化为爱情,一定是幸福和甜蜜的,如果成不了爱情,成为友情也是真挚和纯洁的。”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有意留给我时间,好让我思考她刚才所说的话。接着,她又继续说。

“我刚在那辆车上碰到你,当时我注意了你,你是我心目中的那类人,我欣赏你的外表,至于你的内心,我也能体会得到,你应该是一位有内涵、有修养的男士,这也许就是心有灵犀吧。”我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是一位坏人。

我内心很佩服她追求纯真感情的勇气和执着,同时心里也十分兴奋。是幸福?是?是幻?我说不清楚。

我们谈着,谈着。一辆警车在我们身边停住,姑娘迎了上去,她和应该是哥哥的警察悄声说了一会。老天开眼,我也有幸得请上警车,与钟情人同行,死而足矣。

在警车上,我死乞白赖电话公司,“我有事......打死我也不能去上了。”

车开进派出所,她的警察哥哥交待一个同事招呼我,便与姑娘往一边去了。我是天生爱做梦,爱浪漫的人,痴情望着她远去的背影,抱着心爱的淡红色皮包,命带桃花的意念促使我由衷地陶醉,想想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自己一见钟情的意中人,相遇相知结为连理;想起从今天起自己将告别单身走向一种企求的浪漫;想着从今天起自己将从单纯走向成熟;想象牵手心爱的她,步入婚礼的殿堂,结为人人羡慕的神仙伴侣,共完成人生3大事:结婚,生子,慢慢携手老去......

我梦着,幻想着。“先生,这是你的包吗?”她的警察哥问话声,把我从甜蜜的梦幻中惊醒,我点头殷勤答道“是,我的呦。”警察哥哥一脸正色“请你把它打开。”我极力讨好地在桌上把皮箱打开,拨了五六次密码,皮箱老是打不开。姑娘说“你让开。”她上前三下五去二就轻易把皮箱打开了,我傻了眼,一箱的百元钞票,我傻了眼。警察正气凛然地说“好啦,你瘪脚的调包戏别演了。正式通知你,你被拘捕了。”

“我......我,我”我二丈和尚摸不了头脑,被吓楞了,语无伦次,面无血色,魂飞丧胆......

经过一套繁杂的法律程序,我走出梦幻的“结婚殿堂”时,已是五天后的事了。

今天回首,命犯桃花的紫色七月七。笑一笑,已苍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