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25 12:22 | 作者: | 散文吧首发

夕阳的余晖伴随着时光的河水逝去时,我却回首身后的天边,模糊了的眼睛却为此而落泪,我选择了-------“逃避”;

当天边的地平线走在你脚下时,你毅然退了一步,静静的站着,让它再次回到天边,这时我懂的,你选择了--------“放弃”。

我说:“放弃是将本已拿起的美好放下”。你说:“逃避是躲在事实背后等待”。我为太多的未知而逃避,你为太多的等待而放弃。就这样,你我背对背互不回头......

有人说;“有一种面具叫命运,有一种疼痛叫做生命,有一种机会叫人生。”我想我的疼痛是永远戴着面具,等待着可望而不可及的机会,像一个虔诚的教徒,把那唯一可视的信仰,寄托在名叫荒谬的东西上,期盼上帝不经意掠过的手,能给予我一点什么,当我明白那面具是可以摘下时,逃避被我踢开,你却抱着"放弃”不再回来,也许,你只是我生命的过客,让我曾经凝视。那是我是这样想的。又人称善意的欺骗叫白色谎言,可我知道这是深深地红色,染红了时光的河水,也让红了身后的单影。

夕阳无限好,终究敌不过时光的无情,沉落在你远去的方向,我知道你曾经在等待,等待我不再为等待而等待,等待我懂得有一种寂寞名叫伤害。黑暗里,追逐的我就像一场魇,束缚了你,也沉沦了我。黑暗过去,黎明回来,谁是希望之光,是看是黑暗的你?还是假装光明的我?日成,夜成灰,光辉成暗星,命运的齿轮崩溃,如同你我的重生......

如果可以,我希望不再与你相遇,为你而叹息,或许,只有这样,我会看着自己的身影,细想伤心的真谛。我知道,光的精灵不肯能对我有所眷恋,它不回头,你亦如此,只因你我破碎的拼图不能重拼,它缺少了那唯一的一角---------谅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