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曾经走过

2008-07-10 18:37 | 作者:潇洒 | 散文吧首发

曾经的我,在一个曾经无知的年纪,做着一个曾经那么漂渺的

长大的我,无渡的感觉,岁月的刮痕,只有无助期盼,等待与无耐。

又是一个无眠的,我呆呆的坐在那里,望着月光,哭了,冰凉的眼泪,扒地落在心底,那是一份比月亮还凄美的孤独

记得小小的时候妈妈听我唱歌的,每次我高高兴兴的唱歌时,我能感觉到妈妈心底的高兴与宁美的笑,很好很好的感觉。

也因此,我对音乐的爱好,不仅仅是那种原有天赋,也有着一种微妙的感觉。

我抱着吉它,看着它,那股心酸之意犹然而生。

妈妈现在讨厌我,也讨厌吉它,更反感我抱着吉它,在那痴痴狂狂地唱歌。

她骂我狠狠地骂我,不是妈不爱我,那是生活和金钱逼的,夺走了所有那份属于我的爱。那时,我一句话也不说,更不会说。我多想:“我有一个富裕,有钱的家,有一个大款的爸,一个疼我懂我的妈妈……”无数次,我那么样的想,想那时候,家的样子,妈妈的样子,那么清晰地勾勒爱的一切,但,终究那还是一个梦,好远好远的梦。

就这样,梦着,想着,睡着了。

当我离开那个舞台时,我们笑拥着哭了,一种心与心相碰凝聚力,一种爱与爱之间迁迁连连的不舍,让我们超越了竞争,超越了梦想

当我回头时,记下了一个得到又失去的梦,不,是一个完美而拥有的梦。

还记得那天无意间看到了一个歌团竞赛,我的心就突突地,像要跳出来一样,我悄悄地走近,感觉一切就像为我而设。“一切,天啊,这是真的吗?”我麻木的想,那种莫妙其妙感简直不是用言语能表达的。

回到家,我兴冲冲地准备着一切,当初,我只觉得机会来了,只是一心想着:“我要去参加比赛。”很简单很简单,剩下什么都没有,我不敢,也不想告诉妈妈,我认为这样虽然谈不上有人支持我,但至少心中还有想象。还有奢求,妄想妈妈怎样、怎样。但妈妈终究还是问了。

毕竟,她是我妈妈,我怀着一丝希望,忐忑的,心比任何情况下几乎都跳的快,我说:“我想参加比赛。”妈妈没吱声,但我明白,妈妈什么都懂,我这样也不是一两次了,而每次都有是失败,还上过当,被人骗了钱。

妈妈转身走了,我看不出她的一点点表情,表示;也不知道她又会怎样。“或许她也想我可以了1”我心中这样想,蓦然回忆起第一次。

那时,妈妈知道了,好高兴,忙里忙外地给我准备一切,把我的那些破衣服都洗了,脸上还挂着擦不去的笑,一直说:“不累不累”。我看着心里好快活……

不知不觉得,眼泪就流了了来,机械似的拿着手里破的打滚的衣服。

想到去参加比赛,别人一定怎样,怎样。而我却连一件新衣服也没有,一炖好饭也没有,连个说句祝福的话都没有。刹时顺间的高兴也轻轻地跑了,但我暗暗地庆幸妈妈没有表示的表示。

转而偶阴偶晴的,也为着不该悲伤的悲伤,不值得高兴的高兴,我知道,今晚陪伴我的,一定又是月亮了。

天刚明,我拎着衣服走了,好像已经习惯于这样,对于我,现在我的,已经谈不上送与别了,妈妈会不会站在门口凝望?我不知道,一直低着头,一下子也没有偷看,肚子好空,大概是没有吃饭的原因吧。

当我破衣哆嗦,抱着那古老不堪的吉它,坐在那个台子上自弹自唱,连我自己都不相信,我表现的竞是那样异常的平静。弹着弹着,那两滴冰凉的眼泪掉在我的手上,那仅有的音乐也嘎然而止,我再也无法唱下去了。

我当然没有通过,也没有说话,像往常一样,我走下时,心中却是异常的激烈:“我要继续,我不能认输。”我沉重的抬起头,看到的不是别人。“妈“我脱口而出,妈妈看了我一眼,还是什么都没有,但余光里,好像是那么的希望与失望。

没有安慰,也没有温情,没想到,我居然一下子坚定了信念,眼泪也没掉,大概眼泪已经流干了,或者,等以后再流。

我没有回家,而是跟随着歌队进另一地区比赛,虽然我重新调整心情,努力、认真,然而在万万的歌首中,我如果不能让评委眼前一亮,就绝对不可能脱影而出,进入北京赛区。但是我实在太平常了,我有点怀疑自己,可我要展示自己的心情也好强:“我一定,要把自己的最佳水平发挥出来,我是有音乐天赋的。”

准备好一切,脱掉了心情,我那最激情高昂的态度完全投入了致歌中,忘记烦恼与忧愁,终于我争服了自己,也争服了观众,争服了评委,我以绝对的优势,可以进入北京,去进行正式的演出比赛了。

第一次,走进那个富丽堂皇的舞台,第一次感觉飘飘欲仙,似乎是摇摇欲坠。

第一次,穿着特意为我准备,为我设计的服装,走向那属于我的舞台。

第一次,拥有了自己歌曲,自己的歌迷。

第一次,尝到了属于自己的滋味。

我们这些从众多人群中选出的歌首,一步步地竞争,一点点的学习,一点点地成成熟

我们都是小小的自己,也都是极其不易的相同的共知,和所有的既是对手,又是朋友的各路人,彼此之间的感情也真的非同一般。

每一次,演出完毕,有人离开时,都心中松了一口气。但好舍不得彼此,同在了一起,好久,眼泪不是心情所流的,自然不自然地掉下来,经历着一次又一次无法想象的压力,负担,梦想和无可奈何。

终于,今天我走下了这个舞台,我又一次失败了,我们都哭了,现在的他们像曾经的我们一样流泪,现在的我像像曾经的她一样流泪。

可我也赢了,我成功了,就算走下舞台,我依然是我。

不知道这是梦,还是切切实实的经历,醒来了,或许一切挥之弹去。然而,我现在不是孤单的自己,就算流泪,也不会心痛

那晚,我没有睡,看着月亮,我想:“我该回家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