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脊背

2008-06-29 16:06 | 作者:李海明 | 散文吧首发

“那时我小时候,常座在父亲肩头,父亲是那蹬天的梯,父亲是那拉车的牛。”每当我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眼泪就禁不住的往下流。

在我11岁那年的一个天,天下着大,我躺到了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

铛铛......下午放学铃响了,还是跟以往一样,同学们一拥而散,静静的教室里就胜了我一个,我费力的收拾好书本颓废的走在回家的路上,回到家里母亲和往常一样忙碌着家务,在为我和父亲做晚餐。妈我回来了,无力声音。哦,先写作业一会就好了,我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并没有写作业,到在了床上睡去了。很快母亲的晚餐做好了,便叫我起床吃晚餐,我懒洋洋的说;我很累再让我睡会。妈妈出去了,不知过了多久外出帮工的父亲回来了,回到家后不见淘气的我,便问母亲我去那了,母亲回答说:回来就睡了饭也没有吃,你快叫他起来你们爷俩吃吧,我去拿饭菜.小明,起来吃饭了.小明吃饭了,我的乖儿子......父亲走到床边用手去拉我,拉我我也不动,父亲感觉我身上有点发烫,边用手扶摸我的额头.快孩子***快孩子发高烧了,母亲慌忙的夺到我的房间,快去医院啊.父亲把我背在了背上,***外边雪大冷,把棉被给孩子包起来,飞速的朝镇卫生院去了.大雪是那么的无情.到了卫生院找到班值班医生,医生给我检查了一下,量了一下体温.40度2高烧,情况有些严重,我先给他打针退烧针,你们去县中医院检查一下吧.听到这里母亲的身体已经不听大脑的支配了,站在那里不动了.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呀,还不回家拿钱找辆车.这时母亲才反映过来,眼里含着泪水一路小跑回家那上了所有的积蓄,不知去砸了多少家有车人家的门,他们都说雪这么大又是晚上不赶跑,不知哀求了多少,无情的大雪仿佛更加猛烈了.母亲回到了镇卫生院,跟父亲说没有找到车,父亲火了,一边埋怨母亲一边背起我往外走,母亲便赶快拿被子把我包裹起来.踏着没膝大雪奔上了去县中医院的路程.

漆黑冷清的马路上有父亲拼搏的身影,面对漫漫的征程,他没有畏惧和退缩,任汗水打湿脊背,任疲惫爬满全身,依然分离追赶,只有一个目标,只有一个信念,为他的儿子赢得时间。我趴在他那宽厚的脊背上,父亲的脊背暖暖的即使雪水浸湿了他的衣衫也带不走他一片温暖的胸怀关的叮咛夹着风声断断续续的飘来带走了无情的大雪送来了暖洋洋的爱意趴在父亲的脊背上一股暖流从我眼底涌出似似泪似怨似爱在分不清方向的人生里唯有父亲的爱指引着我不断前进。到了医院医生检查完最后确诊为急性肺炎,还告诉父母说幸好把我送来的早,否则有生命危险,轻者高烧也会把大脑烧坏。听到这里父母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等医生为我输了液,我才看到父亲的嘴角有一丝的微笑。

父亲的脊背像一座座连绵起伏的大山,像铁的兽脊,折不断压不弯。

父母刚结婚的时候只有两间破土房,还欠下了一屁股的外债,但他们有骨气,不服输。没日没夜的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搞蔬菜大棚,没有几年的时间外债还清了,还盖起了二层小楼。日子也过的津津有味。

父亲儿子爱你,你是那么的伟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