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妻助我披荆斩棘

2008-06-21 21:33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笑星遭遇滑铁卢

聪明妻子留“退路”

十多年前,陈佩斯因小品一炮走红,受到观众的热烈追捧。1991年,火遍全国的陈佩斯有了事业上的更高追求,他动员在北京市第二人民医院当护士的妻子王燕玲辞职,夫妻俩创办了影视制作公司,先后投资500余万元拍摄《父子老爷车》、《太后吉祥》和《好汉三条半》等电影。令陈佩斯郁闷的是,这几部电影叫好不叫座,票房一直不好。1995年,陈佩斯的影视制作公司彻底陷入困境,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好拉着黄金搭档朱时茂奔赴各地演小品,以支撑公司的日常运营。

每次演出回京,陈佩斯都将演出所得全部交给妻子,少时一两万元,多时五六万元,并叮嘱她:“2/3交给公司周转,1/3归你作为私房钱。你可不能亏待自己!”王燕玲从不客气,给多少收多少。

1998年9月,陈佩斯和朱时茂带着新小品为次年晚节目做准备,他向导演提出在小品中采用高科技魔术和电影蒙太奇手法,以满足观众求新求变的要求,导演没有同意。为此,陈佩斯不顾妻子的一再强烈反对,说服了朱时茂,两人以与导演“观念存在冲突”为由,决定不参加1999年央视春晚。

随后不久,陈佩斯发现央视下属的中国国际电视总公司擅自出版发行了他俩创作并表演的《吃面条》、《拍电影》、《警察与小偷》等8个小品的VCD光盘。陈佩斯和朱时茂通过登门、打电话和去函等方式寻求解决办法未果,无奈之下诉诸法律。官司尘埃落定后,陈佩斯拿到了16万余元的侵权赔偿金。

陈佩斯万万没有想到,这起正常官司经一些媒体夸大报道后,被演绎成沸沸扬扬的“央视封杀风波”,直接导致原被告双方矛盾激化。陈佩斯和朱时茂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许多演出单位和各大电视台不再追捧,他俩不得不放弃了小品的创作和表演,已经回暖的影视制作公司因突然“断血”,只好宣布倒闭。

陈佩斯哪能接受这一严酷现实?从巅峰跌入低谷后,每天无事可干,待在家中情绪烦躁,寝食不安。

1999年“五一”节后的一天,王燕玲拉着陈佩斯到郊外散心。在妻子的引导下,他俩来到北京延庆市井庄镇西三叉村。下车后,王燕玲沉吟片刻,从包里拿出一份承包合同,指着眼前的一大片荒山告诉陈佩斯:“一直没有告诉你,早在去年,我就用多年积攒的70余万私房钱承包了1万亩荒山,承包期为50年。居安思危,就是为今天留一条退路。”

回程路上,陈佩斯很伤感,说:“你是不是觉得我注定失败,才会在我最辉煌的时候留后路?”妻子笑着转移话题:“我们退休后可以在这里安度晚年,远离功名利禄,吃的是山村野菜,喝的是甘甜的山泉,每天呼吸着新鲜的空气,生活在原生态的绿色世界,对身心健康有百利而无一害,该有多好!”

夫妻扎根万亩荒山

从此,陈佩斯从舞台上消失,甚至从城里消失了。

往后要长年累月住在山上了,当务之急是盖个小木屋。真要盖房子可不容易,搭架子、上屋梁,还得有门和窗户。幸好有热心的村民帮忙,1999年7月底,陈佩斯和王燕玲在山上搭建了两间小木屋,随后将家从北京城里搬了过来。

万亩荒山,陈佩斯和王燕玲忙不过来,又雇请了20多个人协助看山、养山和植树。夫妻俩隐瞒了真实身份,衣着打扮尽量“本土化”,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与请来的人一起上山除杂草、搬石头、挖树坑,挥汗如地干活,晚上躺在床上浑身酸痛。陈佩斯没有叫一声苦和累,只是叮嘱妻子多歇歇。

夫妻俩买来近万株侧柏、苹果和石榴等树苗,赶季节争分夺秒地种植,起早贪黑忙碌,饿了就泡一碗方便面充饥。休息时,夫妇俩眺望远方,发出感叹:“10年后,荒山披上绿装,那时该有多好呀!”

2001年早春,天降瑞。雪停后,陈佩斯走出小木屋,看着印在雪地上的动物脚印,灵感闪现,把王燕玲喊出来,说:“山林雪野和可的小动物让我有了创作和表演的冲动,我在这里待了快两年,想回城搞老本行了!”

两年的反思和修身养性,陈佩斯从灵魂到肉体都焕然一新。他应该下山了,上山本来就是为了积蓄力量回城嘛,可陈佩斯该从哪里突破呢?小品就算了,再演也没人看……再三考虑,妻子建议陈佩斯进军话剧舞台。当时话剧很不景气,大多演出团体都赔钱。妻子说:“你有话剧表演的基础,也有吸引人气的知名度,另辟蹊径没准能成功。”陈佩斯同意了。

真情相守迎来“第二春”

2001年9月,一切准备停当的陈佩斯夫妇将荒山托付给别人管护,离开小木屋回到北京城,重新盘活影视制作公司,组织一班人马排演话剧《托儿》。

一个月的紧张排演结束了。首演前,夫妻俩对观众能否接受《托儿》没有底,他们已作好最坏的打算:如果票房很差,就意味着投资的34万元血本无归。11月11日,陈佩斯带着《托儿》在北京长安大戏院亮相,上座率超过95%。长达两小时的演出中,观众笑声及掌声不断。演出结束后,王燕玲流下了激动的泪水,祝贺丈夫“化蛹成蝶”转型成功。

在北京连演10场后,陈佩斯带着剧组踏上了全国巡演的征程,一路欢声。从2003年10月起,陈佩斯一鼓作气,先后推出话剧《亲戚朋友好算账》和《阳台》,分别反映家庭伦理及城市普通民工悲欢离合的故事,均大获成功。

演出结束后休整的日子里,陈佩斯都会带着王燕玲回万亩山林散心、采风。看着眼前4万余株日渐长高的树苗,陈佩斯动情地对妻子说:“这里是我的人生新起点,我有今天的一切,多亏了你!”

在接受采访时,陈佩斯对妻子充满感激:“我最辉煌时,妻子为我留下一条退路;最落魄时,妻子让我有机会东山再起。没有妻子的明智和居安思危,就没有我陈佩斯的今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