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千繁华

2008-06-20 12:32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一、流浪

南疆。

青山苍翠,烟濛濛。这里山依水,水傍山,秀丽无比。湖面平静的像一面镜子,一个小水滴凭空滴落在湖面上,水中荡起层层涟漪,一圈一圈地慢慢荡向远方,却荡不尽我心中的愁。愁如烟,愁如雨,烟雨濛濛,愁也濛濛。

天之大,地之广,却无我容身之地。我从故国流浪到南疆,老天处处与我为难,衣餐露宿,食不裹腹,但在这灾荒的年代,我又有什么理由去奢求人家的施舍呢?罢了罢了。

我转身向森林走去,一道身影恍过眼前,纯白的轻纱轻轻抚过我的脸,如同幻。我怔怔地站在那里,思绪飘飞。当我回首之时,已没有任何影踪,青山依旧,绿水依旧,烟雨依旧。可我刚才分明看到那女子的笑脸,它如同平静的湖水荡起温柔的涟漪,眼神也随着欣喜的脸涣散着喜悦。

算了罢,我一个落魄的浪子,怎能痴人说梦呢,也许真是一场梦吧!

南疆都城。

这里大街小巷尽是大富大贵之户,我之所以来到这里就是希望可以过上好日子,不像在故国时候那般落魄。我已有好几天没吃饭了,我敲开一个大户的门,我对家丁说讨口饭吃,那家丁露出不屑的神情,“唾”朝我吐了口痰,然后迅速关上门。我没有表情,转身走上街,这样的情况我遇得多了,开始还争吵几句,可是后来在乞丐们惊奇的眼神中慢慢的习惯了。

流浪,我依然在街上流浪。我这才发现南疆的街上也流浪着许多贫民,或许叫乞丐正合适吧,正如我一样。

不觉已走到城门前,这里聚集着一群人,个个都面黄肌瘦,有气无力,面色激愤,可眼神中弥散着绝望。我走上前去,原来城墙上新贴了皇榜。上面的大概意思是:近日流落到本国的乞丐过多,为维护本国尊严,居民不准施舍给他们,迫使流民迅速离去

心里怒火中烧,我举起手擦了擦脸颊,那口唾液仍然趴在我脸上,我走上前去撕掉皇榜,对围观的乞丐忿然道:“我们都是由故国流浪至此,为了荣华,为了富贵,而今,却处处受人欺凌。故国不要我们,至少不会污辱我们,南疆也不要我们,但他们却歧视我们,为此,我们不服,我相信大家也不服。”

人群中纷纷嚷嚷,但最终喊出了一致的口号:“不服,不服!”

我看着精神焕然一新的人群大声道:“我们要粮食,我们要生存!”

“我们要粮食,我们要生存!”

“我们要粮食,我们要生存!”

……

喊声震天,我心海汹涌澎湃。守城的卫兵走了过来,用长枪指着我的额头,“反了你了,贱民!”

我顺手抓住长枪,奋力夺枪,小卫兵怎敌过我九尺的魁梧身材。他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其他十几个守城的士兵也跑过来,上百个乞丐将他们团团围住,厮打起来,城门前一片混乱。

南疆军队突然纷涌而来,将我们全部拿下,正将就地正法之时,一顶皇族金轿不知何时已至,轿中传出一个香甜而威严的声音,“且慢!”所在的军人都跪下答道:“是,王妃。”

“他们也不容易,将他们放了吧。”轿中的王妃继续道,“贫苦的人啊,你们走吧。”

我们没有言谢转身就走,就在那一瞬间,我从帘缝里,看见了王妃的脸,是她,我心一惊。从她瞪的大大的眼睛中我也看出她满脸惊讶。眼神,一错而过。

是她,是她,青山下,碧水前的那个转瞬而逝的身影。

我的心将要跳出来。我又遇到了你。

缘分

二、王道

你信不信,一个人可以改变整个世界,因为有

在一瞥的瞬间,我看到了她身边坐着一个温尔儒雅的男人。

应该是南疆地王吧,我想。南疆之王温柔似水,如同女人,早已是天下皆知,但南疆百姓为拥有这样的王而感到高兴,因为他宽厚仁慈,但我总认为他过于妇人之仁。

看着街上没精打采的流浪着的乞丐,我决定回归故国,那里才是我真正的家,尽管现在他处在水深火热之中,我要为国效力,拯救一个风雨飘摇的国邦,这是我,也是每个百姓的责任。但不管我的理由有多么的冠冕堂皇,在心底我总有一个无法改变的信念:为了不再当乞丐,也是为了她,南疆的王妃,拼了。

有时候一眼就注定了一生。

匈奴入侵,百姓纷纷逃亡。一路上尽是流离失所的人群。所有的无奈痛苦全都强加在了老弱病残的人群之中。这些与战争无关的平静的破碎的仿佛就是那么的不堪重负,一击即碎。所有的人都在痛哭。战争,祸国殃民。

征军,入伍。一切都是那么自然。

临战前,将军法令退军。整座城池中无力逃亡的老弱伤残者都将无辜地惨死在匈奴的马蹄之下。

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可饮匈奴血。畏惧只有死亡,但勇士却无半点用武之地。这里唯有将军令:逃。众将士气愤,但无可奈何。

这一夜,我进了将军的大营。出来时,已是手提将军鲜血淋漓的大头,站在我身后的是英勇的十二名副将。他们已拥立我为将军。没有人知道这一夜在将军帐中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们为何要拥立平凡的我为将军,除了我自己和十二名副将,还有手中死后还略带猥琐的头颅。

返回城中,保疆卫国。黑暗中,我可以看得见百姓激动的神情,也可以看得出战士视死如归的决心,有时候无需表达什么,心已说明了一切。

兵贵神速,先发制敌。在敌人未来袭之前,匆忙出战。没有人会想到已经逃跑的军队为何会从天而降,那些一直做着黄粱美梦,妄想明天去城中掳掠金银财宝的敌军全部葬身战场,这就是疏忽大意的后果。但我军也不容乐观,因为,敌人的力量强的起乎我的想象,我方军队还剩五分之一,居民也参加了战争,不过死伤过半。这一战绝对是残胜。但总归歼灭了敌人的有生力量。

上报朝廷,十二副将死谏朝廷,免去我刺杀原将军之罪,并以雄才伟略,将军一职空闲为由暂时有我担任将军之职,某些时候,朝廷也有朝廷的无奈,当我手中拿到将军印时,不禁这样想到。

征军。备战。敌人张狂,不会就此善罢甘休。

九战九捷。因为军中有我。敌人仓惶地逃到漠北。烽火灭,北国宁。

当我第一次回朝面见天子之时,他正在饮酒作乐。朝中之臣对此战中我的行为褒贬不一。我静静地听着朝臣的口舌之争。时间一长,天子看着身边的舞女很不耐烦地将大臣们劝退。对于我该罚该赏毫不关心,只要国家还在,只要龙椅还在,只要江山还在,他就永远都在享受。天子,我很不屑,也很无奈。

我还是拥兵百万的大将军。

但好景不长,国家太平之时,则内乱易起。朝中之臣大都以我手握重兵威胁朝廷的原因暗地中企图将我兵权释掉。最初,天子因我战功赫赫,从无二心等原因将我保全了下来,但在大臣们不停地进谏之后,他也开始不耐烦了,最终,一窝能力非凡定能安守边疆为由要我去戍守北方边疆。

我无语。

我默默地向同我出生入死的十二副将说着此事,十二副将无一不异常激愤。最终我们决定离开繁华的国都,去戍守边塞。

我在繁华的街道上漠然地行走,一切的繁华已与我无关,百姓的幸福孩子的笑脸,以及那一张纯美的使我不能忘记的南国王妃的脸都在默默地远去。我为之奋斗了若干年,为之征战沙场数载,却只换回即将被淡忘的记忆,繁华的记忆,飘渺的记忆。

就在走出城门的那一刻,我见到了我所有的将士,他们无一不热泪盈眶,摩拳擦掌。

看着他们,我感触万千。

突然,身边的副将抖开一袭龙袍披在我身上。所有的将士都跪了下来,他们高呼“万岁”。

我惊呆了,面对身后厚实的城门,面对万千英勇的将士,我犹豫不决。我跪了下来,我跪的是我的战士,经过苦战而艰难存活下来的无敌勇士!我没有造反的勇气,我辜负了大家的厚望。

但我最终答应下来了,因为他们以死相逼。我不想看到自己的手足、国家的支柱血染都城。

所有的所有的都由将士操办,我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宫中,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她的脸。在绝望之后我有燃起了希望。繁华似水,但没有繁华至少就不会拥有她,南疆的王妃,你等着。

我不会失败,因为我是王,若大的北国的王。

三、烬

南疆之王

从很小的时候起,我就被父王认为是一个没有野心的人。我只希望在自己的世界中平静地度过每一分一秒,如同南疆的水一样温和,无欲无求。

每天,我站在城上望着整个南国,望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望着繁华的街道,都会莫名的高兴,因为黎民安乐。然后我又看见父王摇头叹息的脸和在风中飘摇的头发。有一次,我无意中发现乌黑的头发之中略带斑白,我吃惊地望着父王,才知道岁月已在他脸上刻满伤痕。岁月不饶人,父王老了。

可是,我不会是一个好王。

但是,我遇到了她,南疆最聪明的女人:红尘。

父王告诉我,有她,南疆无忧。

北国之王

北国战乱纷纷,黎民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我自小无父无母,无依无靠。但我顽强地活了下来。

我是一个浪子,一个乞丐,但我讨厌人们蔑视的眼神,讨厌物欲横流的人群。我不会主动追求什么,,钱财,美色,在我眼中都一文不值,就连雄心壮志也没有深深的思索过。我只求安定下来与世无争的过完自己的一生。

但我流浪到南疆,在碧水湖前我遇到了她,我至今都不知道名字的女人。

有时候,一眼就是一生。

一切都变了,因为我决定不再做浪子,我要奋斗,要做大将军。

只因为她是南疆的王妃,自古英雄配美人。

南疆王妃

我叫红尘。南疆的王说我有大智慧,要我留在王宫中辅佐王子。

第一眼见到王子我就忍不住的怜惜,因为他的眼神太忧郁,似南疆缓缓流动的溪水。我知道他在为南疆的未来担忧,为满街的百姓担忧,为他的父王担忧。他像一个干净的大孩子,永远都保留着一份天真。

我答应了王的请求。

但在后来,我在碧水湖畔偶然遇见了一个乞丐。他仅看了我一眼我就为他深沉而又执着的眼神所打动,那份刚毅非常人所有,我喜欢。

有时候,一眼就注定了一生。

两个男人之间,我无法选择。

北国之王

没想到,我真的做了大将军,更没想到,我居然成了北国的王,这都是兄弟们拥戴的结果。

我站在城上向南远望,天下繁花似锦,北国国泰民安。可我心中却不断的思索,不断的回忆那张秀美的脸,我生怕那一天她会在我的脑海中无端的消失。我夜不能寐,但我心甘情愿,这里所有的一切都不及碧水湖前的那张脸。

终于,我决定发兵攻打南疆。

为了她,不惜一切,尽管将要面对的是我最厌恶的战争。

南疆之王

我所担心的终于来了。

北国在短的几年的时间从一个破落的国度一跃成为繁荣之国,他们不甘心领土的狭小终于准备扩张攻打南疆。

能征善战的父王早已逝去,所有的草民都焦虑不安,我能感觉到空气紧绷得几乎破碎。

幸亏有她,红尘。有了她,所有的一切都安定下来了,全民备战。

但终究实力相差悬殊,北国太强了。那一天,北国的王攻进了我的宫殿,他们破门而入,整座宫殿如同摧枯拉朽一般显得那么不堪一击。

然后,我看到了北国之王的脸,那张给我印象很深的脸,从几年前我见到他就知道他不是池中之物,尽管他当时是个乞丐。

同时我也看到了红尘脸上惊慌失措的神情。

红尘

抉择,这一天终于到来。

我知道他迟早要来,却没料到来得如此之快。

我看到了他坚定的眼神和王的满脸丧气。我无奈,两个男人之间,我无法抉择。我没有做好王妃的责任,也没有满足坚定的心灵,我唯有一死。

决定似乎在一瞬之间,匕首已插进腹中。

我双眼迷离,身体缓缓倒下,恍惚中,我听到两个男人的痛呼。

北国之王抱住了我,他双手颤抖,眼泪横流,他轻轻地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我看了看跪在不远处满脸颓废和伤心的王,在闭上双眼的同时说:

红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