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夜城

2008-06-19 23:35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阿挪咬着牙磨着一把黝黑的剑,剑刃很钝,剑身沉重,一般的人根本拿不动。那是不城的镇城之宝颚凌剑。阿挪已经磨了十年了,但颚凌剑一点都没有锋利,怎么去杀死不夜山上的恶魔卡西努?

不夜城原来是一座美丽的城市,世界各地的商旅都来这里交易,一到夜间,城里挂起各种各样巨大的灯笼,把整个城市照耀得如同白昼,因此叫不夜城。不夜城西面有一座高山,那里是萤火虫王国,一到夜间满山的萤火虫发出光芒,把整个山峰都照亮似的,因此山名不夜山。可是后来从东方海国来了个名叫卡西努的恶魔,他吞食了萤火虫王,致使不夜山变成了永远没有黑夜的山,不夜城也就成了没有黑夜的城。居住在不夜城里的人因为失去了黑夜的正常休息,生病的人越来越多。也不知卡西努施展了什么魔法,不夜城人的生命越来越暂,一百年后,女人几乎死光了。

不夜城原来的城主是阿挪的哥哥,城主和他的前几代祖先一样,拿着颚凌剑去杀卡西努都失败了,落了个葬身恶魔口腹的结果。阿挪的哥哥死后,他接过了颚凌剑。阿挪觉得颚凌剑不能发出威力是因为不锋利,因此他发狠地磨着颚凌剑。阿挪的手磨出了血,但他依然咬紧牙关磨着,磨着……

“没用的,阿挪。”阿挪的身后传来一个哀伤的声音,那是一朵黑色的花,样子像牡丹,她叫不夜花。不夜城以前并没有这种花,就是在卡西努来后,不夜城到处都长着这种花,其他的花就都灭绝了。不夜花会变色,白天是白色,夜里是黑色的。现在是白天,但不夜花却以黑色出现了。

接着,一个身穿黑色曳地长裙的少女从不夜花里站了起来。阿挪依然磨着剑说:“不管有没有用我都要试一试。曳曳,不要阻止我。”曳曳想说阿挪的父兄几代人都失败了,说明颚凌剑根本没有用,但这话她又说不出口,她也算是不夜城的人,应该给阿挪鼓励而不是泼他冷水。

曳曳静静地看着阿挪磨剑,她看到他嘴唇干裂,满手流血,她好心痛。阿挪在这里磨了十年的颚凌剑了,她也默默地看了他十年,不久前她才化身成人跟他说话。如果曳曳也算是人的话,那她就是不夜城唯一的女人了。曳曳很想叫阿挪休息一下,但是远处那些野鬼似的不夜城居民正期待地望着阿挪,他们渴盼阿挪能杀死卡西努,让不夜城恢复正常。

阿挪终于双臂脱力,磨不动了,继而倒在地上。远处的居民急忙跑过来呼唤阿挪,曳曳道:“他需要休息。让我送他回去吧。”曳曳说着,将阿挪从头到脚摸了一下,阿挪就被她轻轻地托在手上。

阿挪是不夜城的城主,原本金碧辉煌的寝宫已经残破,不夜城失去黑夜后,几任城主都无心管理宫殿,对付卡西努已经让他们耗尽了心力。阿挪十年来很少休息,就算休息,因为不是黑夜,总是睡不安稳。一闭上眼睛,就好象看到卡西努那张凶恶的脸和骇人的眼睛,同时还听到一种古怪的声音。

现在也不例外。阿挪本来已经睡着了,可是卡西努的怪笑声在宫殿外响起,他本能地坐了起来,怒叫道:“该死的卡西努!”曳曳轻轻地抚摩着他的背,轻声安慰道:“别被他扰乱心神,睡吧,好好睡一觉你才有力气对付他。”“在不夜城每个人睡觉的时候,他都来捣乱,所以不夜城的人才会死得那么快。他到底想干什么?毁灭不夜城吗?如果是毁灭,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他为什么还不离开?”

愤怒的阿挪恨不得立刻去杀死卡西努,要不是曳曳好言劝慰,他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其实他知道自己没有力量杀死卡西努。在曳曳的抚慰下,阿挪渐渐地又睡着了。

“亲孩子,来吧,到仁慈的卡西努这里来。”卡西努的声音又回响起来,既像从遥远的山谷传来的回声,又像就在阿挪的耳边。这就是卡西努的魔力,他的魔力有很强的穿透力,每一个不夜城的人都休想睡觉。

不能塌实睡觉的阿挪不顾曳曳的劝阻,离开了宫殿。街市上一片凄惨的哭声。按照正常时间来算,此刻正是午夜时分,但因卡西努的魔力使人们无法睡觉,也是不夜城人死亡的高峰期。一个又一个死者被家人抬出了城去掩埋,经过阿挪身边时,他们都向他投去期待而又怨恨的目光。

“啊——”阿挪抱着头狂叫了一声,冲出了不夜城。他跑啊,跑啊,心中只有一个意念,就是跑上不夜山,亲手杀死卡西努。曳曳在后面追着喊他,他就是不停下来。曳曳知道他这样去不夜山是白白送死,见追不到他,就停下来想施展法力迫使他停下来。就在她要行动时,阿挪突然扑到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曳曳跑上去,阿挪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哭喊着:“我没用!我真没用!我连到都到不了不夜山,更别说杀死卡西努拯救不夜城了。哥哥,爸,爷爷……我没用,我对不起你们!我该怎么办哪?”

曳曳缓缓将阿挪抱在怀里,含泪道:“阿挪,我们离开不夜城吧。你杀不死卡西努,不夜城已经永远不会回到从前的样子了。阿挪,我们走吧。”阿挪瞪着曳曳,哭了。他爱曳曳,虽然她只是一朵不夜花,但他依然爱着她。最近这几个月来,要是没有曳曳陪伴他,不用说磨颚凌剑了,就是杀死卡西努的信念也怕早已瓦解了。曳曳在他杀死卡西努的意志很坚强时会劝他放弃,但是在他颓废时又会鼓励他。他生活在矛盾中,曳曳何尝不是呢。阿挪也不止一次想过带领剩下的居民离开不夜城,但是,不夜城是他们的祖国,他们抛舍得掉吗?况且,离开了不夜城,他们能去哪里呢?

阿挪抱紧曳曳号啕大哭起来。曳曳知道他太累了,身体和精神都已经疲累不堪,他需要好好的休息。可是,卡西努的魔力老是不能让他好好休息,怎么办?曳曳轻轻地抚摩着阿挪的脸,亲吻着他的额头,喃喃道:“阿挪,睡吧,好好地睡一觉。我守护着你,每时每刻都守护着你。”说着说着,曳曳的黑色裙子缓缓地飘飞起来,越飞越高,越飞越大,最后变成一座黑色的纱屋。纱屋里,曳曳依旧抱着阿挪,像哄婴儿一般给他低缓地唱着优美的歌:“我是一朵不夜花,我们想美丽的家,不夜山下不夜城,什么时候才能看到美丽的花。不夜花啊不夜花,永远伴你到天涯。”

这回,阿挪真正睡着了。曳曳还在深情地摇着阿挪时,蓦地听到一声断喝:“曳曳——”曳曳惊了一跳,急忙放下阿挪,旋转了一下身子,身上很快穿上了一件白纱裙。曳曳出了黑色纱屋,向不夜山飘飞而去。

曳曳刚刚落下地,一阵狂风就将她卷进了一座巍峨的殿宇,接着“啪啪啪”三声脆响,曳曳被打跌在地。她的前面,站着个黑塔般的男人,一双凶恶的眼睛,一脸红色的长胡子。他就是恶魔卡西努。卡西努指着曳曳咆哮道:“你的胆子越来越大了,不但不听我的话跟阿挪交往,还施展法力阻隔了我的魔力,让他睡觉,你是不是不想变成人了?”

曳曳滚过去抱住卡西努的双腿哀求道:“爸爸,放过阿挪,放过不夜城,求求你。”“放过不夜城?哼!不夜城本来就是属于我的,阿挪的祖先抢夺了不夜城,难道他们不该归还给我?”

原来在千年以前,卡西努主宰着不夜城。可是,卡西努是个残暴的君主,动不动就杀死他的臣民。阿挪的祖先本来是不夜城的一个将军,就是因为看不惯卡西努的残忍,才发动了兵变,赶走了他。卡西努发誓要夺回不夜城,踏遍山山水水寻找魔法师,最后终于修得了强大的魔法,修成了不死之身。一百年前,卡西努回来报仇,他给阿挪祖先的惩罚是让不夜城变成真正的“不夜城”,用魔力去干扰人们睡觉,从精神和肉体两方面去毁灭不夜城。一百年来,跟几代城主决战都是他取得胜利,因此越发狂傲。

同时,卡西努还用魔法培育出了不夜花,那是不夜城日后的居民,她的女儿曳曳也已经有了几百年的魔法修为,成了不夜花王。曳曳在他的指挥下,已经将不夜城别的花统统杀死,卡西努家族不久就要成为不夜城新的统治者了。

一天,曳曳化成人形出来游玩,结果她发现不夜城萧条到极点,人死得很快,没死的人也个个面黄肌瘦,随时都有死亡的可能。不夜城没有了五彩缤纷的鲜花,只有她们黑白二色交替出现的不夜花,显得那样孤单寂寞。没有别的色彩的世界怎么会是她梦想的不夜城呢?曳曳开始审视自己的所作所为了。就是在那个时候,她认识了磨剑的阿挪,并深深地爱上了他。阿挪的前几代亲人不屈不挠地与她的父亲卡西努做斗争,使他也具备了顽强不屈的性格和意志,他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卡西努对手但依然要保卫不夜城,那坚忍不拔的信念震撼着她。于是,曳曳已经好几次规劝卡西努放过不夜城了。

但是,已经沦为魔道的卡西努根本不听她的劝告。这次,卡西努见曳曳居然施展法力阻隔他干扰不夜城睡眠的魔力,不由恼羞成怒,因此打了她几个耳光。曳曳知道劝说父亲无用,为了不被父亲关押起来,她急忙放开父亲,急速逃遁而去。

卡西努更加恼怒,一路追着曳曳下了山。曳曳先去取来颚凌剑,然后回到阿挪睡觉的地方,进了纱屋。她将阿挪抱起来,念动咒语,纱屋越缩越小,然后还原到她身上,最后,她和阿挪一起消失了。

曳曳带着阿挪到哪里去了?他们去了不夜城外一个很隐蔽的井里。这个地方是曳曳早就发现的,因为隐蔽,所以不容易被卡西努发现。井下是一方小天地,井口被曳曳施了法,因此卡西努没有找到这里。

曳曳守护着阿挪,三天很快就过去了。阿挪睡醒了,精神空前的好。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但知道自己能睡这一觉多亏了曳曳,因此握着她的手道:“谢谢你,曳曳。”曳曳莞尔一笑,温柔地说:“只要你睡得好就行了。”“可是,我不能向你求婚。”阿挪哀伤地说,“我的生命迟早要断送在恶魔卡西努手里,我不能让你孤独一生。我不怕死,只担心我死后没有人继续与卡西努做斗争。”

曳曳的眼泪滚滚而落,她知道不夜城已经没有真正的女人,阿挪很早就想娶个妻子延续下一代也办不到。曳曳忽然解开了自己的裙子,将一个赤裸裸的身体投进阿挪怀里,哽咽道:“让我做你的妻子,阿挪。”“不。”阿挪慌忙要推开她,但她把他抱得更紧了。“阿挪,你和卡西努决战的日子恐怕不远了,请你成全我做你的妻子。”

阿挪望着热烈而多情的曳曳,深深地被感动着。他捧起曳曳的脸,深深地亲吻着她……

“砰——”突然一声闷响,惊破了阿挪和曳曳的鸳鸯梦。卡西努已经找到这里来了,被曳曳的法力封死的井口已经被他打开。井底的曳曳知道父亲很快就会下来,急忙将颚凌剑交给阿挪道:“阿挪,拿着这把剑去杀卡西努。记住,不是颚凌剑没用,而是你的祖先没有找到他的死门。他的魔法集中在那一脸红色胡子上,你只有削去他的胡子,才能破除他的魔法而杀死他。”“谢谢你曳曳。你在这里等着我,我去了。”

阿挪飞出了井底后,曳曳坐在那里发呆。她告诉了阿挪关于父亲卡西努的死门,等于是自己杀死了父亲。曳曳泪流满面,连离开井底的力气都没有。她无法亲眼看到父亲被阿挪杀死,可是她又必须上去面对。

曳曳终于鼓起勇气飞出了井底。一到上面他就惊呆了。父亲的红胡子已经被阿挪削去,但是阿挪仍然没有杀死他,因为失去了魔力的卡西努依然拥有强大的力量。阿挪很勇猛,颚凌剑在他的手里划起道道闪电,但依然杀不到卡西努。而卡西努因恨曳曳泄露了他的死门,因此当看到曳曳时就更加恼怒了。

曳曳手脚冰凉,身上黑色、白色交替着闪现,那表示她此刻最最矛盾。远远的,已经有不夜城居民闻讯赶来了,他们观望着这里的决战,那种闻到死亡气息的悲哀在他们脸上闪烁着,让曳曳觉得好心痛。

曳曳忽然向阿挪飞去。阿挪没想到她会来,收不住颚凌剑,颚凌剑刺进了曳曳的肚子。“曳曳——”阿挪惊痛地叫。曳曳却又飞了出去,颚凌剑上流淌着她的鲜血,顿时,颚凌剑闪着逼人的红光。卡西努被那红光刺激了眼睛,顿时瞎了。“阿挪,快动手!”曳曳呼叫着。阿挪本能地朝卡西努刺去,卡西努嚎叫着中剑,然后带着颚凌剑向不夜山飞坠而去。阿挪飞身去抱曳曳时,那把颚凌剑猛然又射了回来,插在他的后肩。

阿挪扑到在曳曳身上。曳曳只来得及在阿挪脸上摸了一下,身体就慢慢变化成花朵,而且很快就枯萎了。阿挪捧着那朵枯萎的不夜花,唤道:“曳曳,你不要走。”

曳曳却还是死了。不久,无数的不夜花化身成人聚拢来了,曳曳那朵不夜花里飘出一个模糊的影子,接着一粒花籽落了出来。

“姐妹们,好好照看那粒花籽,那是我和阿挪的孩子。不夜城要恢复成从前的样子,就靠你们帮助他了。姐妹们,替我好好安葬阿挪……”

曳曳的声音越来越小,越来越远。不夜花变化的姑娘们小心地捧着那粒花籽,注视着渐渐黑下来的天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