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稠花

2008-06-19 23:34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A)

山寨新添了8顶帐篷,如一潭碧绿湖水。那是希望小学临时校舍。

汶川地震毁灭了校园,但没泯灭孩子们求学之心。

复课第一天,小学生们像麻雀一样扑进了校园。茜茜挨个教室搜,也没搜到旺旺身影。急得她跑出了帐篷,独自抹眼泪

太阳下,茜茜那双圆溜溜大眼睛,没离开那片废墟,没离那片绿色的帐篷。她傻傻地站着,活像个小木头人。

旺旺是茜茜同桌,两人都是属虎的。但她不喜欢旺旺,不是嫌他脏,就是嫌他学习不好。地震那天,他们正在教室里上课。忽然觉得房子直晃悠,像跳迪斯科……

等茜茜睁开眼睛,发现旺旺使用权出吃奶的力气,正清理砖头瓦块,他小声对茜茜说:“快从这儿爬出去。”茜茜惊恐万状,不肯动弹,旺旺急了,瞪起眼珠子,吓得她哇哇直哭。旺旺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用力一推,茜茜倒是逃离了虎口。

“哗——”又掉下几块碎砖头,亏旺旺身子灵巧,往右一躲,没砸着身体。

娇小的茜茜,双手卷成喇叭状,冲着废墟里的旺旺大声叫:“旺旺,你快出来呀!”只听旺旺回话:“快去喊人!快去喊人!”

茜茜找了半天,仍不见阿阿妈身影。气得她又返回来了,她冲着那片废墟大声哭喊:“旺旺!旺旺!”任凭茜茜喊破了喉咙,也无人应声。她坐在地上,哭了一阵子又一阵子。

解放军叔叔路过这里,关切地问:“小姑娘,你找谁呀!”

茜茜好像见到自己久别的亲人一样,哭得更厉害了,肩头一耸一耸的。

不大一会儿,茜茜身边围拢一帮学生家长。他们扑到废墟旁,“娃呀!你就这样地走了!”她突然发现人群中有她阿爸阿妈,便止住了哭声。大声叫:“阿爸,阿妈,我在这里!”

阿爸阿妈总算找到了茜茜,全家哭作一团。

“茜茜,快跟我们走,这儿危险!”说着,阿爸拽着她就走。

可是茜茜的腿像被磁铁吸住一样,不肯挪动一步。

阿爸阿妈双双跪在废墟旁,嘴里不住地祈祷。茜茜也跟着磕头作揖!

(B)

茜茜像丢了魂似的,不吃不喝,眼泡哭肿了,甚至半坐起来,撕心裂肺地喊着旺旺的名字。往往这时,阿妈将她搅在怀里,轻轻地说:“旺旺不会死的!旺旺不会死的!”她怔怔地瞅着阿妈,哭诉着说:“你可别骗我呀!”

“从现在起,你呆在帐篷里,哪儿也不兴去!叫你阿爸去寻旺旺去!”阿妈安慰茜茜。

茜茜倔得像一头小驴,梗梗脖子,听不进阿妈的话。

一连三天,也没打听到旺旺的消息。

茜茜误以为旺旺被埋在废墟里,她歉疚,她懊悔,她胸前戴着一朵小白花,每天给那片废墟敬献一条哈达,既是献给死去的老师和同学,又是给旺旺的!她懂得知恩图报,这条命是旺旺给的。

突然,阿爸风尘仆仆地回来了。

茜茜张开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说不出来。阿妈给阿爸使了个眼色,意思说,旺旺被解放军叔叔给救出去了,正在外地医院接受治疗呢!

一句善意的谎言,如似一针强心剂,茜茜立马来了精神,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伸向窗外,嘴里不住地嘀咕:“菩萨保佑,旺旺平安归来!”说完,她连磕了三个响头。

其实,那天趁茜茜找人时,旺旺扒拉四周的瓦砾,眼瞅就要爬出来,结果被下来的石头埋住了半截身子。正在这时,救援的解放军来到这里。他被送到医院救治……

茜茜吃完方便面,走出了帐篷。阿妈追了出来,“茜茜,你到哪里去?”

“我,我想到外边走走,兴许找到我班同学呢!”阿妈信以为真。

茜茜嘴上说是找同学,其实她要到旺旺家探听个虚实。

旺旺家,离学校仅有一里多路。爬过那个山包就到了。可是,咫尺之路,她竟走了2个多钟头。到那一看,旺旺家夷为平地,整个小山寨消失了,地上仅留下石头瓦块,一片狼籍。茜茜跪在地上,嚎淘大哭。

直到天黑,阿爸带人找到这里,硬是把她背回了临时的家。

“阿爸,你骗人。我问班里同学,他们都说旺旺死了!”说着,茜茜哭个天昏地暗死去活来!

旺旺是否活着,倒成了茜茜的一块心病。

(C)

第一天复课,8间教室仅来了49人。

茜茜因没找到旺旺,连学都不上了。独自坐在废墟旁。

这时,草草悄悄来到茜茜身旁,蒙住了她的眼睛。茜茜摸着草草的手,猜测道:“你是乐乐吧?”草草用假嗓说:“不对。你再猜猜。”

茜茜忽然想起来了,“是草草。”

草草松开手,茜茜定眼一看,果真如此。

“喂!你知道旺旺的下落吗?”茜茜急切地问。

草草故意卖起关子来,“若是我告诉你,啥奖励?”

茜茜思忖了半天,“咱们俩看一本《语文》。”

说着,勾着草草的小手指,“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原来,旺旺被塌下砖石瓦块埋住了。多亏解放军叔叔将他救出。虽身体无大碍,仅是头砸破了,缝了5针……茜茜竟双手捂着脸,呜呜涛涛地哭个没完没了。

“你别哭了,旺旺今天下午回来了!”草草说。

“当真。”

“那还有假。”

茜茜在回家的路上,想起她的所作所为来。

旺旺家里穷,连校服都买不起,茜茜当着同学的面羞侮他;茜茜是班里学习委员,获得无数朵小红花,可旺旺半朵都没有。茜茜有意气旺旺,往往这时,旺旺举起小拳头,照自己胸脯狠劲捶了一下,气哼哼地说:“你等着,我非得一朵最大的红花!”

(D)

第8个帐篷,就是茜茜和旺旺的教室。

茜茜心灵手巧,非但学习好,还会折纸花。

地震时,阿妈抱出个包袱。茜茜翻了半天,也见不到一张红纸,急得她直哭。阿妈说:“你还有啥不高兴的,旺旺也回来了,你们俩又可以在一起上学了!”

茜茜仍抽抽嗒嗒地说:“我没有红纸,折不成花呀!”

阿妈笑了,从那个包袱里抻出一块红稠布来。茜茜一把夺过来,三下五除二,一朵红稠花展现在她面前,喜得她拍手笑。

阿妈故意问:“那朵花送给谁呀?”

茜茜红着脸,丢下一句“我不告诉你”,像小燕子一样飞出了帐篷。

来到四年级教室,茜茜数一数桌凳,仅有12套,本来班级有35人,被地震夺去了23条生命。她默念着小伙伴的名字,赵根根、王小虫、张贝贝……

草草不知什么时候钻进了帐篷,对茜茜说:“你又嘀咕些啥呀!”

茜茜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聪明的草草指着黑板说:“快把大红稠花挂在这儿!”

茜茜说:“那好吗,还是挂在后面吧!”

草草晃着脑袋说:“既然旺旺是大英雄,咱们没别的表示,送他一朵花,还不放在显眼的地方!”

茜茜和草草站在凳子上,将大红稠花挂在黑板上端,下面写着“抗震救人的小英雄次仁旺旺”。

正当这时,同学们像小麻雀一样拥入了教室。

旺旺目不转睛地瞅着黑板上的红稠花,泪水夺眶而出。

茜茜指着大红稠密花说:“这是我,不,是全班同学送你的礼物!”

帐篷里飞出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