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正义与邪恶的生死较量

2008-06-19 23:26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张伟从从警的三十年的历史生涯中,近二十年从事刑事侦查工作。许多年来,他亲身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既饱尝了个中的甜酸苦辣,也体会到其中的甘苦。有收获,也有遗憾;有成功的喜悦,也有失败的辛酸;在尘封的记忆之中,很多往事如过往烟云,已经渐渐的淡忘了,唯有几年前发生的劫持人质的恐怖事件,让他刻骨铭心、终生难忘!尽管事件已经过去几个年头了,但那惊心动魄的场面,却始终萦绕在他的脑海里,怎么也挥之不去……

闻警出击

那年的十月的一个下午,初秋的季节,尽管天气晴朗,张伟穿着夹克服外衣还是感到有一丝丝的寒意。三时许,在中原监狱教育中心,刚刚主持召开完一个会议的张伟,回到办公室不到一分钟。手提对讲机中便传来应急中心吴科长那急促的呼叫声:“医务中心有人劫持人质”。那声音犹如一声炸雷,顿时让他全身神经高度紧张。作为分管领导的他,深感事态的严重性。警报就是命令、警报就是战斗。容不得多想,他握着对讲机,一边飞速地向中原监狱医务中心奔跑,一边通过电台急促地向上汇报、并果断地向下发出命令。到达现场时,包括监狱摄影师在内的十几个防暴特警队员已经先他一步到达现场。此时的情形,远比他想像的要严重得多。现场真让人触目惊心:歹徒将女医生张红按倒在地,双腿跨在脖子上,左手持刀抵着脖子、右手握刀对准心脏部位。嘴里还不停地对门外劝说的防暴民警们嗥叫着什么……

应急中心报来的资料显示:歹徒肖义,二十五岁,汉族,初中文化,中原人,一九九五年十二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因曾经在卫校学习过,具有一技之长,被分到卫生所从事发放药品的劳动。

这是张伟工作三十年来也是有生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恐怖的场面。如果不是亲眼目睹,很难想象平常在电视、电影里才会看到的恐慌场面,居然发生在中原监狱。然而事件发生了、的的确确的发生了,来得是那么的突然、那么的恐怖……

缘起外遇

一天下午,监狱医务中心的肖义按照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给妻子梅拨打电话。好久没与妻子通话了,肖义很想与夏梅说说话。电话中,肖义尽情地诉说着如何如何地想她。而电话的另一头却听到夏身边传来一名男子的声音:“哪个打来的”。肖义连忙追问夏:你身边还有谁?听见丈夫的询问,夏梅心里顿时紧张得要命。谎忙称:没什么,是一个朋友。见过世面的阴险姣猾的肖义是何等的聪明,于是三二分钟挂了电话,不再说什么。尽管夏梅没有正面回答肖义的问话,但肖义已经明显感觉到了了她有了外遇。

夏梅是肖义在外出打工时认识的。肖义第一个对象是肖义卫校的同学吴花,比肖义大三岁。上学时,吴花对的能说会道的肖义格外的衷情。经常给肖义买饭洗衣。这让肖义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温暖。毕业后吴花随肖义回到了老家成了亲。可婚后肖义对这个吴花并不十分喜欢。一年后,肖义外出打工期间认识了长得如花似玉的夏梅。夏梅的娇艳,顿时让肖义产生了好感,并采取了各种追求的攻势,之后与夏梅同居生了一个小女孩

一个月后,肖义又打电话回家。这次接电话是自己母亲陈霞。肖义让母亲通知夏梅带孩子来中原会见。

母亲说:“你叫她去干什么,我早上将小孩子送过去时,一个男子汉睡在她的床上”。

闻听此言,肖义彻底地清楚了夏梅已经有了新欢。此时的肖义,顿时怒从心起,把牙齿咬得紧紧的,两个拳头也纂得紧紧的。但肖义怕别人看见,还是按捺住了仇恨的心里。几天后,悄悄开始密谋了劫持人质、脱逃后回家杀害夏梅的方案。

此时此刻,善良的肖母也许还不知道由于她言语的不慎,给她的儿子此后埋下了又犯罪的种子,她亲手葬送了儿子的前程,导致他走上了不归之路。

在之后的日子里,肖义积极实施了一系列又犯罪的准备过程。在一张白纸上写到:五万、手机一部、电池两块、一百**、迷(彩)服一套。并利用在卫生所劳动的有利条件,准备了两把锋利的尖刀;又从十月十五日起,连续三次以咨询信或通过带口信的方式,诱骗女医生为其心理咨询。二十四日下午,当女医生再次来到卫生所为其咨询时:

肖义让张医生坐在医务室,向张医生诉说其妻子夏梅如何不顾家、不问小孩子;张医生说:你让她来谈谈,如果有必要我们帮你联系,有什么事情不好解决呢?

肖义又说:张医生,你帮我调中队吧。

张医生:调中队也不是简单的事情,也不能说调就调?你在医务室劳动不是很好吗?

肖义感到再谈下去也就失去了机遇。

三点二十分,正当张医生起身准备离开。肖义又拿出写给妻子夏梅写给他的一沓信,说张女医生你帮我看看吧。

张医生心想看看也好,以便对症下药。于是,就坐了下来。

正当她坐下低头阅信时,肖义突然从矿泉水箱里拿出两把锋利的小刀。用右手握住尖刀顶住女医生的右后腰,用左手勒住脖子至药房门口用脚用力将门关上。女医生此刻知道情况不妙,于是踢倒地下的水瓶。沉重的关门声及水瓶破碎的声音打破了医务室的平静,惊动了隔壁医务所的其他人员,被报警。

两个半小时的较量

现场的场面扣人心弦,紧张而激烈。营救工作不能有半点的闪失。稍有不慎,女医生的生命将受到威胁。为此,张伟和同事们一道与歹徒进行了紧张的斗智斗勇。面对医务室南面窗子下的歹徒,张伟从房间大门上端一个小窗口不停地对里面的肖义喊话:“不要伤害医生,有什么事好说。”

“你叫他们走开,不然我就动手了,你信不信?”。歹徒话落刀起。用力向女医生的右大腿处猛刺一刀。见此情形,张伟只得让他的同事让开。

“你有什么事,我们可以谈谈。”张伟继续与肖义说理,尽可能地让他发泄不满。

“我不想跟你们谈,你们都是骗子……”歹徒嘴里不停地骂着。

“你上有父母下有孩子,你不为自己,还要为他们考虑考虑;我们可以派车把小孩接来,让你看看。”张伟试图从亲情的角度打开缺口。

“我不要见她们。我要一把五四手枪,一百颗子弹,一辆小车。”歹徒不停地喊叫着。

“车子,我们马上可以叫来,枪要上面批准。”张伟继续与他拖延时间,寻找对策。

“小肖,你表现一直都不错的,今天你怎么搞的?有什么话,你可以跟我说说。不要激动,啊!”这是医院大张医生慈父般的声音。因胃部肿瘤做过手术仅仅一个月的他,拖着虚弱也赶来了。

“没有什么好谈的,你们走!……”丧失人性的歹徒嗥叫着;

“肖义,张医生平时一直对你不错的。你不要伤害她。你放开她,我来顶替她。”在这性命攸关的时刻,院长坦然地说。

“快给我车子,你不要骗我。”歹徒很不耐烦,听不进任何人的话。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劝说,没有丝毫效果。时间就是生命!现场的每个民警心情万分焦急。广场上的民警也都心急如焚。准备出动的十几个特警队员轻手轻脚的过来了。

“你叫他们赶快走开,不然,我就动手了。”歹徒显然听到了门外走动的声音。

“走廊上的人不要过来,”张伟故意大声对门外的防暴民警说。

“你有什么事情跟我说,你不要伤害张医生。”张伟对着窗口继续喊话。

“快给我枪、子弹,再不来,我就动手了。”歹徒仍旧劝说,继续索要枪弹。

时间在焦急的等待中过去两个小时了,局面仍旧无法打开。

歹徒把刀对准女医生的胸口,用力地往下压。并要她告诉外面的人:“你告诉他们这是什么地方,我是学医的……”

此时此刻,屠刀下的女医生,看到那么多的同事在营救她,表现得异常的冷静。她也在不停地与歹徒周旋。运用心理知识,展开正义与邪恶的较量。给歹徒唱儿歌、讲故事,试图唤醒他的良知。

然而丧心病狂的歹徒此时哪里能听得进去?他不停地喊“再给你们半小时,东西不来,我就动手了。”

“我是处长,我来跟你谈谈。”省局于处长也来劝说。

“我不认识你,我不跟你谈。”歹徒嗥叫着。

时间在一分一秒地在走动……

危险也在一分一秒地增加……

指挥部冷静的决策

事件发生半小时之内,省局的局长来了,处室的领导来了,中原市武警支队的领导来了,机动支队的狙击手来了,省检察院的领导来了,市、区监察院的领导来了,中原监狱的所有领导全来了。红十字救护车车来了,医护人员来了。监区顿时成了一个解救人质的主战场。广场上布满了荷枪实弹的武警。设在生活中队指挥室里的决策者个个脸色铁青。小小的会议室内烟雾缭绕。此时,为了女医生的生命安全,政委吴刚、张伟与领导们多角度多方位地研究了营救方案。并迅速打电话给中原市内的几家大医院,做好抢救人质的准备工作。根据应急预案,具有丰富经验的指挥员迅速确定了现场处置方案及善后工作的思路。初步确定的营救人质的方案有三个。第一套方案:击毙。但难度很大,一来没有适合的位置。往北,歹徒和人质就在南面窗下,看不到;往东,有一个边门,但被一只药柜拦住了;往西,没有窗口,无法射击;往南,医生就在歹徒身下。二来只要举枪就会被发现。很容易误伤医生。第二套方案:劝说。但时间已经过去二个多小时了,还没有效果。时间不能再拖,再拖下去,医生的生命十分危险。第三套:智取。虽说也容易伤害医生,但只能按此行事了。为了智取一次成功,为了医生生命安全,为了尽可能减少对医生的伤害,武警支队长、副支队长、大队长、防暴武警全部穿上了便服服装,多次到现场勘察地形。并选调了力量型的武警在其他监舍对坚固的两扇门进行了破坏性试验。看从哪个角度、哪个着力点起脚最容易以最快最的时间破门而入。

瞬间解救

五点四十分左右,天色已经渐渐暗淡下来了,女医生的生命随时都有危险,现场的气氛异常的紧张。民警们还在不停地对歹徒进行政策攻心。防暴队员随时等待领导的命令。

“你要不要喝水,我给一瓶矿泉水。”张伟想把加入安眠药的矿泉水给他,以麻痹歹徒的神经。

“不要,快给我枪弹。”歹徒越发紧张起来。

“枪支有,马上拿来,但还得办手续。”

歹徒身下的女医生似乎也感觉到最后的时刻即将到来,两手紧紧抓住歹徒的双手奋力往外推。

歹徒见女医生开始反抗了,又在咆哮:“给我一只手铐。”

“你别急,手铐马上就到。”张伟一边说,一边用眼神向特警队员示意快点。

这时,现场总指挥吴刚政委异常冷静地拧着手铐从指挥室走了过来,几个高大威武的武警过来了。张伟知道行动即将开始。吴刚故意把手铐从门上的窗口往里扔在距离歹徒一公尺远的地方。肖义用腿试了几次,均未勾到。

歹徒似乎看出他们的用意。他手中的刀子握得很紧。

他又在声嘶力竭地叫喊:“扔得太远,拿不到,再扔一只。”

机警而聪明的女医生仿佛已经看到了光明、看见了曙光,用双手奋力地将歹徒持刀对准自己脖子的双手向外推举,不让刀口再靠近脖子的动脉血管。

行动开始了。政委吴刚一边从门上端的窗口往里扔手铐时,一边即挥手示意武警突击队员往里冲。此时的武警大队长心领神会,说时迟那时快,飞起一脚将门迅速踢开。瞬间几名武警及民警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将歹徒制服。人质成功地解救了。吴刚、张伟及他的战友们流泪了,所有在场的人紧张的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女医生送急救护车送到了医院,幸运的是女医生没有再次受到伤害。前后不到三十秒,战斗结束了。

正义的枪声

短兵相接的战斗结束了。然而,与歹徒的心理较量还远远没有结束。在此后的日子里,专案组与肖义整整较量了七个昼。审讯工作异常艰难,从罪犯百般抵赖的表现中,看出了罪犯狡猾的本性。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张伟问。

“我就是想回去看看小孩,看看母亲。”肖义回答。

“你想小孩想母亲的心情,我们可以理解,我们可以把她们接来看你啊。”张伟又问。

“我就想回家。我没其他意思。”

“你要手枪子弹干什么?”张伟再问。

“我想吓唬吓唬她们。”肖义狡诈地回答。

“女医生对你不错,你为何要伤害医生?”张伟又问。

“我想回家。”肖义始终不肯正面回答问题。

然而,歹徒怎么也不会知道在事情发生前前后后的三个小时里,中原监狱电视台四名摄影师及时赶赴现场,从不同的角度,先后拍摄了十个小时的片子。真实完整地记载了张医生与歹徒斗争的全部过程。正是这些宝贵的音像资料成了对罪犯定罪量刑的铁证!

事实胜于雄辩,在铁的证据前面,歹徒最终还是低下了头。

一声正义的枪声结束了罪恶的生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