罂粟花开

2008-06-16 18:02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1

缅甸的境内,有成千上万的罂粟花绽放。那里,它们,是彼此的彼此,彼此的依靠。那里,它们,纯洁。尼采说,人是介于天使和魔鬼之间。而对于我们,天使的翅膀太过沉重,魔鬼的旅程又太过漫长。或许,我们本就是二分之一的天使加二分之一的魔鬼。

郭敬明说,那些我们自以为念念不忘的人,会在我们的念念不忘中,忘却了。于是,开始害怕。

第一次明白,原来那些烙印的痕迹,也会消失。就像当初不曾刻骨铭心过。可是,怎么办,如果那些念念不忘的人遗忘了,那莫蓝雅的世界里就没有回忆了。

2

雅雅,中他的声音一如既往,可是,醒来,却找不到他在何处,这个我曾经叫了10年爸的男人,却在我10岁的时候选择了离开,他说雅雅,你要过得幸福。直至记忆的格字步里,他就这样消失在夕阳的余辉里,苍白的似刚出笼的馒头。你离开,没有回头。我站在夕阳下,手足无措。任泪水风干在秋季夕阳的最后余辉里。没有你,你叫我怎么幸福。

你说,雅雅,要做一个像雪一样的人,纯洁的,揉不进些许的杂质。可是,你忘了吗?你说过,你要做帮我去除杂质的人,我仍在,可是你在哪里呢。

,醒来,一个人。

3

见到他,我在新搬家的小区花园里,一个人,坐在秋千上,轻哼着爸爸教我的第一首歌。EdelweissEdelweiss,EverymorningyougreetmeSmallandwhite,cleanandbright……

你也喜欢这首歌吗?我也喜欢。呵呵。

抬头时,见一脸笑靥的你。无言。只是陌生人而已。

我叫韩小阁,韩国的韩,小憩的小,雅阁的阁。

然后,我哑笑。小的词组多的事,干吗说是小气啊。抬头,然后看到了有着和我爸爸一样深邃的眼神,可是,却如此的干净无暇。你伸出手说要做我的朋友,我握着秋千的手,不敢放进你的手心。

每次看到你,你的忧郁,总会莫名的让我心疼。所以让我分担你的忧郁,好吗?

我不知道,为什么最后我还是把我的手放进了你的手心。只是,我明白,你的那句心疼,也让我心疼了。

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你名字里的意义。你说,小憩,是要自己学会在纷繁的社会,保持一颗淡泊的心,要让自己的心灵有休息的时间。我笑着说好有深度。你说,那是你父母的良苦用心。

所以,韩小阁,你一定要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因为你幸福,所以我幸福。

韩小阁,或许,那时,你就像我的一根救命稻草。失去父,走进一个全然陌生的家,叫着我几乎陌生的妈妈,刹时,我的世界,全部坍塌。你伸出你的右手,拉出独自在黑暗废墟中挣扎的我,告诉我说以后一定带我离开。

韩小阁,你是第一个说带我离开的人。所以,不管天涯海角,我都会跟着你,只要离开。你说莫莫,人其实可以快乐的活着。你说莫莫,总是这样忧郁,你说莫莫,要学会潇洒,你说,莫莫要学会多笑。韩小阁,因为是你,莫蓝雅才会笑。莫蓝雅只对韩小阁笑。你说你会给我你世界里的一半阳光,来溶解我心里的冰霜。韩小阁,你要记得,13岁的韩小阁,曾给10岁的莫蓝雅一个二分之一阳光的承诺

4

只是一直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个我想要去爱的人,却一个个在我的世界里做了逃兵。原来,什么都不能改变。原来,寂寞,也是一种归宿。

有时,我常常在幻想,在某个地方的某个角落与你相遇。到时,韩小阁你要记得,那个对你微笑的女孩,她叫莫蓝雅。不管怎样,都请你带着她离开。

5

我在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家里,然后作那里的常客。一个不是我爸爸的男人,却是我妈妈的伴侣。她说,雅雅叫爸爸。我望着这个陌生的男人,然后收拾好全部的表情,一脸木然。“我爸爸走了,他不是我爸爸。”转身,离开。只听见后面絮絮叨叨的声音:你这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啊。没事,小孩子嘛,不急,慢慢来。剥夺了我幸福的男人,凭什么要我叫他爸爸。

这个家里的每个人似乎都是幸福的。除了我。就像每次他们在开怀大笑的时候,看到我时的戛然而止。那种面面相觑,让我明白,我只是多余人。

我成了这个家的包袱。

离开,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6

我以为只要我的生活里有你,韩小阁,其他的我可以都不在乎的。可是,你还是离开了,就像当初我爸爸的离开。我只记得你家的东西一件件的搬空,然后,看着你的身影渐渐的模糊。是距离,还是泪水。

莫莫:

原谅我不能一直陪在你身边。也原谅我不能带你离开。就像当初你爸爸对你说的一样,莫莫,你一定要过得幸福。一直以来,我都想给你幸福,可是,我却还是要离开了。你一直都羡慕我的家庭,你觉的我幸福的冒泡。可是,你知道吗?直到前几天,我才知道,原来我的爸妈,一直在我身边给了我无数爱的爸妈却跟我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你知道那种感觉吗?那种天旋地转,五味杂集的感觉吗?我的亲生父亲是韩国人。当初,初来中国,抱着一腔热血想在中国闯出一翻事业的他,结识了也在为事业打拼的母亲。然后,两人相识,相爱。后来有了我。可是,我母亲却在生我的时候,大出血,却因医院疏忽,输血时发生了严重的排斥,最终抢救无效死亡。爸爸承受不了丧妻之痛,用全部的赔偿将我托付给了没有孩子的我的养父母。十六年后,我爸爸找到了我,他恳求我养父母可以给他照顾我的机会。我本不愿意,可是,当看着他泪眼婆娑,两鬓斑白,我突然就心软了,这样一个饱经沧桑的男人,多少次挣扎在生活的边缘。所以,我要走了,莫莫,你一定要好好的。好好的。

你说你喜欢海星,你说它是大海的精灵。就像你一样,可是,它是完整的,而你去失去了双翼。可是,你知道吗?精灵的翅膀是可以再长成的,只要你学会忍受蜕变的痛。这颗海星戒指,是我跑遍了几乎所以大大小小的商店买到的。我希望你可以作个完整的精灵,自由快乐的翱翔。

小阁

泪水打湿了信纸,泛起圈圈水晕,惟有戒指在模糊的双眼里若隐若现。你知道吗?韩小阁,直到现在我才明白,当初我爸爸的离开,只是想我可以这样在妈妈的怀抱里,过幸福富裕的生活。他觉得他贫瘠的生活,给不了我的未来,所以,他选择了一个人离开,可是,他不明白,他就是我全部的幸福。他离开了,莫蓝雅就找不到幸福的路了。

黑夜,醒来,依然独自一人。

7

一次史无前例的争吵。

你抱着这个据说是我弟弟的小孩,檫着他撒娇的眼泪。不分青红皂白地对我说,你干吗欺负弟弟。他还不懂事,你做姐姐的就不能让一让他吗?还有,我说你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对我,还是这个家?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的衣食住行,哪一样做得不对?你整天面无表情,把我们当透明的,我责备过你吗?你把自己整天锁在房间里,我也只能这样默默心疼。我错了吗?我错了吗?

你的分贝震得我生疼。解释,我不会。

你搂着他,一口一句:“宝贝,不哭,宝贝,不哭。”你知道吗?此时,你昂贵的眼泪在我的眼里真得就一文不值。

莫名,一股东西抵得我喘不过起来。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对,你没有错,我错了。我错在我不该叫一个我几乎不认识的人为妈妈。我错在我不该来到这个陌生的家,我应该在原本属于我的小屋里,一个人,自生自灭。我错在我不该接受你的可怜。

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内疚啊,我也一直在补偿,不是吗?你说的气宇轩昂,理直气壮。

补偿?你怎么补偿?以前岁月可以重来吗?我饿得嗷嗷叫,手忙脚乱的爸爸,把奶粉弄的像糨糊一样,你在哪里?我模糊不清的叫着第一声妈妈的时候,你在哪里?我姗姗学步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趴在爸爸的背上,闻着厨房油烟味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蜷缩在黑夜里,哭着说梦见妈妈的时候,你在哪里?谁扶起跌倒的我,告诉我不要哭?谁在黑夜里,给我讲故事?谁牵着我的手,走在去上学的路上?你在我的生命中整整缺席了十年,现在你告诉我,你没有错? #p#副标题#e#

甩门,离开……这些年所有的委屈,似乎都在一时间喷发出来,紧紧的攥着从弟弟手中夺回来的残缺的海星戒指,泪流满面。

一直都相信,这个世界,总有停下来的依靠,可是,多少年里,一直的寻寻觅觅,却到底还是找不到前进的方向。

怎么办,14岁的莫蓝雅,迷路了。

生活有太多的撒哈拉,太多的漫天弥沙,遮盖了眼前的路。走或是在原地徘徊,这是值得思考的一件事。可是,生活毕竟是生活,还是这样,在风过后依然小心翼翼的进行着。

离开,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8

8年,似乎什么都在改变。惟有等待的心依然。22岁,开始独自为自己打拼,在一家外资落户,选择了我的专业,韩语翻译。拒绝了所以爱我的人,却没有告诉他们,我只是在等待几乎没有答案的结果。或许明天,或许永远

生活依然这样,没有波澜。我还是那个家的局外人,却也学会了收敛。岁月带走的痕迹太过明显,留下的却是另一种开始。

看见你,你站在属于你的专用电梯口,旁边有属于你的天使。刹时,我几乎被什么东西压的喘不过气来。8年的等待和思念,在一瞬间涌现,眼泪,开始不听使唤。可是,你看着另一个电梯口的我,一脸茫然。原来,8年的时间,真的什么都改变了,唯一留下的只是依然和我爸爸一样深邃的眼神,怎么办,韩小阁忘记了莫蓝雅。

泪水承载的重量,压得我喘不过气来。等待,原来只是另一种逃避。怎么办,韩小阁忘记了莫蓝雅。

电梯依然上上下下,依然人聚人散。只是电梯前,还有这样一个人觉得地转天旋。

原来,我们就像是这两台电梯,看似紧紧相依,却永远没有交集。他们,真得只是永远不会交叉的平行线。韩小阁,大公司的经理,董事长唯一的儿子。莫蓝雅,一个部门里的小职员。如果不是偶遇,他们,虽然在同一家公司,却终究不在彼此的世界里。王子爱上灰姑娘,只不过是童话罢了。

在庆功派对上,你揽着你的天使在舞池的中央熠熠生辉,而我只因为偶尔不凡的表现才取得了宴会的入场券。有时候,我常常幻想,或许,某个时候,你会在人群中认出我,然后,伸出手说带我离开。韩小阁,真得不记的莫蓝雅了嘛。狂欢,尽兴,可是,热闹的是他们,莫蓝雅依然一个人。没有预兆,没有准备,莫蓝雅就这样被推上了舞台。这一大群的陌生人,这一个偌大的陌生舞台。莫蓝雅突然想起了在新搬家的小区花园里,一个人,坐在秋千上,轻哼着爸爸教的第一首歌,EdelweissEdelweissEverymorningyougreetmeSmallandwhite,cleanandbright……

没有人知道在甜美嗓音里所包含的那份心酸,没有人懂得即使再美的容颜,也终究掩盖不了那份淡淡的忧郁和伤感。她就是这样,对任何人始终在最恰当的距离保持着最恰当的关系。泪水,悄然落下。他停下跳舞的脚步,惊讶的眼神表露无疑。他或许记起了什么,或许他本不曾忘记,可是,一切的或许终究还是或许,她在最后一个音符后消失在不属于她的舞台,只是这样,没命的奔跑在黑夜里,忘记吧,只不过是忘记。

她蹲在墙角的角落,听见有人奔跑时急促的呼唤声,他在叫莫莫。然后,她就哭了。因为是他,因为,只有他才叫他莫莫。他看着他焦虑的在左顾右盼,听着他一阵阵急促地叫着莫莫。可是,他忘了,莫莫曾告诉他,莫莫只会躲在墙角的最边缘。因为莫莫只要他一个人找到她。韩小阁终于还是把莫蓝雅弄丢了,因为,有另外一个天使带着他离开了。黑夜,无眠。

离开,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寻找陌生的另一种陌生的生活。看到了他发的e-mail。公司的脉络里,终还是留下了她的痕迹。他说,

莫莫,没想到我们还是错过了彼此。第一次在电梯口,我看着一脸泪水的你,莫名的觉得心好痛。我知道,你一定在我的某个记忆深处。可是,我却还是没能一眼认出你,等我在想明白追下来想向你求证时,却怎么也找不到你。那天,庆功宴上,你被他们推上了舞台,看着舞台上那么忧郁的你,听到你唱EdelweissEdelweiss时,我知道,你是莫莫。你知道吗?我真得很想跑上台,抱着你,对你倾诉,这些年里我对你的思念,还有我对你的承诺。我妹妹拉住了我,她说,你美得像天使,她说给天使一个喘息的舞台。可是,最后,你还是在我的眼皮底下离开了,莫莫,我把你弄丢你了。怎么办,莫莫,我又一次把你弄丢了。可是,莫莫,你一定要记的回来。我会给你我世界里的一半阳光。我会牵起你的手,带着你离开,不管海角,不管天涯,只要有你在,我一定会陪在你身边。还有,我忘了告诉你,和我一起跳舞的是我的妹妹,我爸爸的另一个女儿。她在这边人生地不熟的,所以,她老粘着我。莫莫,一定要回来哦。我们可以把8年的时间再重头补回来,我们一定可以像过去一样,重头开始。

——小阁

不可以了,永远不可以了,韩小阁,我们永远都不可以再重头开始了。那个晚上,在墙角的最角落,除了我,还有一群小混混,在你离开的时候,消退了我晚礼服的清香。怎么办,韩小阁,莫莫回不去了,永远都回不去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