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的幸福

2008-06-16 13:06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我们不都是注定着要遭遇死亡命运的凡人吗?上天赐给了我们这七十年的寿命,如果我们的心志太高傲,想要永生不死,这七十年确是很促的,但是我是如果我们的心地稍平静一点,这七十年也尽够长了,在人生舞台闭幕时,也应该可以心满意足地由座位立起来,说一声‘这是一出好戏’而走开。”

——林语堂《生活的艺术》

咋读这段话时,已为这段话的含义所倾倒,特别用彩色的萤光笔重重的标出。再次读到它时,仍深深地为这几句质朴的简单的人生描述所吸引,想要在这几句中留下些自己的印迹。

我们都是凡人,这是早已明白的现实,在不长不短的生命中,已经经过了懵懂无知的婴儿期,天真无邪的童趣时以及浪漫充满幻想的少年,只有在那时才会觉得自己有着那么一份优越,有着那么一份与众不同,踌躇满志的想像着会有不一样的明天。直到有一天,当自己被现实狠狠的从幻想中拽回时才发现,我们都是凡人,不论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无论你在过着怎样的一种生活,无论你是贫穷或是富有的,无论你是得意的还是失意的,你都一样的面对着这个尘世,你都一样的享受着这个尘世,也一样的在消耗着这个尘世。或许你面对的个体是不同的,可是你有着和任何人都一样的七情六欲,有着同样性质的喜怒哀乐,在真面前会变得愚蠢,面对不平之事会不同程度的心生怨忿,灾难来临时会变的束手无策……这一切都因为我们只是一个凡人。

但凡人并不一定平凡,平凡也不代表着平庸。每个人从呱呱坠地时,就有了自己的身份,有了来到这个尘世的意义,有了自我,有了权利与责任。每个人都会给自己一个定位,定位于家、于社会、于自我,但无论哪一种都一样的在这个尘世中生活着,演绎着自己的人生,一样的渡过在这个尘世中的每一天。可是生活又是不同的,生存的状态更是千差万别的,但我想不论处于何种境地的人,都可以把生活过的很精彩,都可以得到属于自己的幸福,都可以在夕阳西下时对自己说:“今天我笑了,今天我没有白白度过”。

其实精彩可以很简单,幸福也可以很容易,记得金圣叹曾记下自己认为人生真快乐的《不亦快哉三十三则》。盛午后的一场暴,好友突至,闲时理树,豪饮,庙中啖荤,助友解困,对佛忏失,推窗放蜂,读付佳书,看野烧,还债毕……皆不亦快哉。细品如此之多的快乐,有物质的也有精神的,可都是很细微的,再普通不过的一些生活细节,却让一个如此博学的学者快乐如斯。

而这们些凡人中的凡人想要获得快乐、幸福又该是怎样的容易啊!做了顿可口的晚餐,看着家人大快朵颐;当孩子的叫出第一声爸、妈妈,第一次站起来,迈出他人生中的第一步;庭前一株不知名的小草,开了朵淡淡的粉蓝色的小花;从不发奖金的单位,偶然发了次数额不多的补助;日的一个午后,在自家的阳台上暖暖的晒着太阳打着盹……这一切的一切都足以让我颀喜、兴奋亦或幸福。其实,只要我们的心志稍微平和一点,在这尽够长的七十年里,我们每天都会有不一样的幸福,都会有不同的精彩,哪怕只有这种精彩、这种幸福只有短短的五分钟,哪怕只是自己微微的一笑,对生活在这个尘世中的我们来说也尽够了,至少我们今天很幸福。

于二OO八年端午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