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逢枣花香

2008-06-15 03:52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五月聆听声,那种嘣愣嘣愣……,打在植物叶子上的雨,是初一首优美的歌。在这种雨声里,人不是晕晕欲睡,而是格外清醒,思绪忽远忽近,随雨声起起落落。??麦苗在拔节,小草在开花,雨中的树也格外精神。撑一把粉色的伞,穿行在雨中。柔和的风,细碎的雨,偶尔有一两滴入怀、两三滴打在脚环上,带来的是似曾相识的喜悦。不经意间,一缕幽香扑面而来,淡淡的、清清的、似有若无;近了、又远去,悠忽潜来、转瞬又飘走,令人欲罢不能,想追却又无处寻觅。多久了,这样的香、这样的醉、我没有嗅到,是很想很想了。这种无言能语的香,令人魂牵引,思念了整整一个年轮。平常的日子里不是没有花香来伴,相逢的花,不是太过浓烈,就是太过妖娆,不是太亲近、就是太冷淡,令人却步的有,令人绕行的也有。所以我的梦里就时时长出一株生在北方、样子很丑的树。??低矮、纷乱,没有长势、没有坐姿。长条椭圆型的叶子,浮着一层密密的、涩手的霜。这样的衣着不是很靓,绿于是不绿、青仿佛也不青,对,是一种灰色缠绕的绿,但阳光下会闪光的绿;像一位过于羞涩的女子,在情面前,那醉人的一笑。那些枝枝丫丫,在深风里,更是有点倔强。一身枣红色的皮衣,不合时宜的配上些许突兀的、尖尖的、硬硬的木针,时时向西北风示威,就是春风也感化不了它什么,只有夏天的雨滴,催开它抱紧的身心。叶子一丛丛探出了头,木针也变软了,隐在叶的后面,默默等待着一串串鼓起的花苞。我喜欢它,是因为一串串铃铛样的花,那花不在于貌,依然是灰色的花柄、四瓣、嫩蕊,淡淡的、不着痕迹一抹黄。一串开了,两串也开了,枝头因此也繁华、热闹起来,一种天然的、沁人心脾的,沉缅、留恋、不舍离去的香。因是微风热情,总是边走边唤,再冷寂的花也不拂这样的好意,有风过处便花香阵阵。??于是在雨中我遇到了心仪的沙枣树,久疲的身心靠在了沙枣花的芬芳里。我知道:枣花不会吝啬它的香予我,我们同是贫嵴土地上的花,一朵在纷乱尘世里,一朵在风沙世界里,它给我的是舒心的五月,我给它的是五月真挚的爱。我也知道,以后的岁月,我会习惯期盼五月:因为有期盼就有希望,有希望就有坚持,有坚持就有年年枣花飘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