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

2008-06-13 18:21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天空下着,淅沥淅沥的声音灌入周的耳朵,是那么微弱的声音,但在周听来却是那么的彪悍那么的霸道,不容分说就灌进他的耳朵。平时,周是很喜欢那种淅沥淅沥的声音的,听起来是那么的富有诗意,看着丝丝飞雨在自己的眼前划过,用指尖触一触那滴落的水珠儿,冰冰凉凉的,多么的惬意。可是今天不行,他很烦,烦的他再也没有心思去倾听那熟悉的声音,烦的他再没有兴致来感受雨滴的清凉。周疲软的瘫在沙发上,手里夹着一根点燃的烟,但是并没有吸,任由它在那里冒着青烟,一截一截的往里燃烧着。周闭上了双眼,臃肿的眼睑把他所以的倦意和憔悴都展现在昏黄的光线下,他没有开灯,尽管现在已是上灯时节。周很想让自己沉沉的睡去,可是他的脑中老是出现那一个身影,那一抹浅浅的微笑老是挥之不去。

周就这么懒懒的瘫在沙发上闭上眼强迫自己静心凝神,可是一直都无法静下心来,因为那个恍恍惚惚的身影老是侵蚀着他的大脑。那一幕幕曾经的美丽,一直在他脑中无限制的放大。兰,就像那一朵盛开在日里的娇兰一样的女子,曾经在他生命中扮演了至关重要的角色的一个女子,曾经让他为之付出一切却两手空空的女子,一个至今让他无法忘怀魂牵绕的女子,想了多少个日啊,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却一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的女子。周很清楚的记得,当初在学校时,兰就像那一朵盛开的白玉兰,让整个经管专业的男生都为之魂牵梦绕,周当然也是其中之一。那时的周只是一个很卑微很卑微的男生,出生在一个小山村,周在经济上远远不能和其他的追求者相比,尤其是源。源是市里一家大公司的公认的继承人,在那个校园里不可一世的太子爷,所以他的家世可想而知。源对兰出手很大方,十来块钱一支的玫瑰,想都不想就隔三差五的送一大堆到兰的宿舍,惹来一阵又一阵不知道是羡慕的成分多一些还是嫉妒的成分多一点的啧啧赞叹声。不光送花,每逢节日源就会送一大堆的娃娃首饰什么的给兰,尤其是兰生日时候,源更是给操办的有声有色的,不但请了兰的那些朋友同学给兰办了盛大的生日会,而且还每次都花样翻新,这次在酒楼过的丰盛晚宴,下次就会到海滨举办一个露天烧烤什么的,总之一句话就是想着法儿让兰高兴。可是周没有那个实力给兰什么,他只能给兰买一点发夹什么的小玩意。虽然兰说只要心意就好,不在乎是什么样礼物。可是周知道,当兰看到源给她的那些东西时,眼里会有一种异样的光,虽然她接到周给她的那些小玩意时也会高兴的跳起来,但是那是不一样的。

说实在的,周在兰的心目中还是占据了一定的分量的,因为周是那么优秀的一个男孩。在系里周是学生会主席,很多活动都是周一手操办的,周的成绩更是系里数一数二的,一等奖学金一直都没有离了周。所以很多时候,周也是众多女生仰慕男生羡慕的对象。而源在兰心目中的位置也不低,源的势力在整个校园都是有目共睹的,很多女生都把源当作了追求的目标,兰也自觉不自觉的会把源挂在心上。让兰在周和源之间做一个取舍,还真的有些困难,所以在校四年的时间里兰与他们两个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既不给周一个承诺也不给源一个明确的说法,只是模棱两可的维持着三个人的距离。

没有能力给兰什么贵重的礼物,但是周对兰的关心却与日俱增。周总是在兰需要的时候默默的给她帮助,譬如兰生病的时候周总是会在第一时间里给兰灌上一壶满满的开水,虽然他没有钱给兰买高级的营养品。譬如当兰伤心的时候,周总是会默默的陪在兰的身边,当兰的泪水滑落的那一刻默默的递上一张手巾,当兰默不吱声的时候让兰靠在自己宽阔的肩膀上……很多时候兰觉得当自己靠在周的身上的时候会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有时候真的很想就这么靠着一辈子不离开。可是她还是很矛盾的,因为有时候很多事情是一时半伙无法说明白的,不是你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

临近毕业的时候,源频频的向兰表白,希望兰可以留在他的身边帮他打理公司。如果兰接受源的心意,就意味着兰可以留在这个城市里,不但可以得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而且户口问题也可以得到解决。这对兰这样一个出身贫寒梦幻着离开家乡那个偏远的小城镇的女生来说,是一个相当大的诱惑。但是在她心中,她始终知道那个高大英俊而且十分优秀的男生是占据着很大的位置的。那些日子,兰总是会找一些借口单独和周在一起,好像有好多话要对周说,可是始终没有说出口。其实周一直都知道兰想要跟他说什么的,但是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力给兰源所能给的一切,更何他们的家里都有需要抚养的弟妹,都有年迈操劳的父母。很多次,周想开口跟兰说些什么,却又一次次的把话吞回肚里去。周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他更知道兰需要什么。他只告诉兰,一切都会好的,有缘的话,我们会再相见的。

毕业时,兰留在了这个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城市,陪在源的身边,而周回到了他的家乡,在小县城的一家企业里当个小职员。毕业典礼那天,朋友们聚在一起狂欢,兰喝醉了,周也喝醉了,醉的那么伤心,没有等聚会结束,周就提前上了回家的列车,离开了那个让他伤心欲绝的城市。从那以后,周就告诉自己要学会忘记从前忘记兰,在那个小小的县城里,周彻底把过去的自己隐藏起来,不去想过去不去想那个让他魂牵梦绕的女子,直到认识了梅,直到和梅结婚生了丫丫,再也没有见过兰。虽然不经意间会时不时的想起兰,想起那个自己曾经深着的女子,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因为她是那么的遥远,远的周都无法知道那个女子是否还记得曾经那个腼腆英俊而今以为人父的男孩。可是那天到A市谈一桩生意时,却突然的在一个商业朋友的聚会上看到了那个曾经让自己魂牵梦绕的女子。还是那么美丽,还是那么恬静,看得周甚至忘了转动自己的眼珠。朋友不知就里,牵引线的说这位是周,这位是兰,两位都是久经商场并且成绩非凡的人物,应该好好的谈一谈。周和兰相对而笑,只是那么淡淡的问候了对方,没有其他的言语,只是双方的眼睛里都有一种别人难以看明白的东西在闪烁。主人看他们两个不言语只是互相看着,知道他们肯定有什么故事,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就打着哈哈知趣的离去

那晚上他们说的不多,只是在一起聊了聊过去在学校的事,对于离校后对方的生活,似乎彼此都有那种默契,一字不提。聚会结束的时候,彼此交换了名片,就各自回了宾馆。几天以后的一个晚上,兰给周发了信息说她想见一见周,有很多话想跟周说。本来她是不准备找周的了,但是这几天一直有一个念头在她脑海里翻腾,那就是要见一见周,说一说她心里想说的话,她在聚会上想说却没有说的故事。兰说离校后她嫁给了源,刚开始源依旧像在学校时一样对她百依百顺的。可是源的父母嫌兰出身卑微,对兰不是很上心,尤其是兰的婆婆,对兰有时候简直就是冷嘲热讽,没一个好脸色,因为她觉得兰是个狐狸精迷住了源,使得她默许的儿媳妇没法进家门。刚开始的时候源还会护着兰,可是日子久了源的态度就开始变了。经常的对兰恶语相加,动不动就拿兰与周的感情说事,兰有时气不过顶一句就会招来源更加恶毒的话,甚至有时源喝了酒还会动手打兰。看着脾气越来越暴躁的源,刚开始兰原谅他,以为他是生意上的事烦心,就尽量顺着源的心意,以为源总会好转的。可是日子久了,源不但没有变好反而变本加厉越闹约凶,后来就经常夜不归宿,再后来干脆就十天半个月都不回家了,只剩下兰一个人在家里忍受婆婆的冷言冷语。几个月之后,源终于回来了,不过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长相妖冶的女郎,挺着个微微隆起的肚皮在兰面前晃来晃去的。源没说什么,只是拿了一张离婚协议书放在兰的面前。源说,兰,我对不起你,这份协议书你签了吧,作为对你的补偿,我会给你五十万和我在市区的一套房子作为补偿。如果你觉得不够的话,我们可以再商量。如果你要打官司的话,我也没什么话说。可是我真的受不了你人在我身边可心里却一直想着周。兰,看在我们过去的情谊上,我不想让自己太难堪,希望米可以谅解。兰看看源,又看看隆起肚皮的女人,没说什么,就拿起了笔签了自己的名字。 [1] [2] [3] 下一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