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里的爱情诗

2008-06-13 18:21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七月初的时候,我终于剪了头发。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于浩,因为在离别的站台上,他一本正经地对我说,你的头发看起来死气沉沉,与这个年代不符。

为了他的这句话,我去了理发店,把留了几年的头发剪了。给我剪发的是个年轻的GG,他望着镜子里我毅然决然的脸小心翼翼地问,剪多少?我说,肩膀以上吧。他叹了口气,从腰前的工具口袋里摸出一把银色的小剪刀,动了手。咔嚓咔嚓。我听见头发哭泣的声音。我在心里默默哀悼。于浩啊,天知道我留这么长的头发都是为了你。

忘了是什么时候,我在一本特文艺的杂志上看到一个女诗人的诗歌。她说,我的长发就像西游记里妖精的捆金绳,生生世世缠住我的人。

那有点诡异的语言一下子吸引了我。从那以后,我就开始留长发,为了于浩,为了生生世世地缠住他。我花了好多的时间,也花了好多的钱,终于有了一头乌黑顺直的长发。

我闭上眼睛,脸色应该很难看。我听见理发师GG幽幽地说,你要想开点,书上都说,当你不再爱一个人的时候,你应该云淡风轻的看待一切。

我并没有失恋,我也一直爱着那个人,所以我无法做到云淡风轻。

这一年的七月,我一个人的小城,显得非常的无聊。父母出门避暑去了,于浩也去了南方实习。只剩我一个人在家里懒懒散散。白天在家里对着那台老是死机的破电脑写诗,等太阳落山了,才出门去小区外的超市里买点吃的。

于浩一直没有和我联系。我回想去火车站送他的那天,他所说的点点滴滴,他说他要去南方大展宏图了,让我等待着他胜利的消息。

我一直不怎么喜欢南方。也受不了南方男人温软的腔调。我担心于浩去了那里,会忘掉他的北方口音,开始说起语。可是于浩说,这是他的决定,是他自己的事。这么多年了,我们两人中,他说什么,便是什么,而我从一开始,就是被动。

全都是因为多年前,是我倒追的于浩。

17岁,高中二年级。于浩高我一级,是学校文学社的社长。他戴着黑边眼镜,经常以高级知识份子的姿态出现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中。他学习成绩好,也并不是书呆子,学校里流传着各种版本的关于他的传奇故事。有人说,于浩曾经和省长握过手吃过饭,也有人说,他曾经在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看见英勇无比的于浩赤手斗翻三个混混。

而八卦的我带着想要亲手解开这些谜团的福尔摩斯般的好奇,申请加入了文学社。

于浩第一次和我说话,是对于我上交的一篇稿子的批评。他推了一下黑边眼镜说,王小跳同学,你这篇文章很矫情,完全是无病呻吟。

我诚惶诚恐地接过来,羞愧地低下头。

他又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不要气馁,慢慢来嘛。

我抬起头,透过他的镜片看到了传奇人物的眼睛。真是炯炯有神,散发着年轻智慧的光。

而他真正一次打动我,是国庆节文学社的一次赏月活动。那天晚上并没有月亮。我们三十几个人猴子一样坐在学校的后山上,于浩的声音在空旷的山头被无限放大,他说,这是一个黑暗的年月,月亮也不出来主持正义。在他凄凄惨惨的语调里,我像是被催眠了。那天晚上,于浩和他的黑框眼镜一起出现在我的里。我还梦见,英勇的于浩为了我打败了很多恶霸流氓,然后拉着我的手,念了一首赞美诗。

我对于浩的迷恋一下子不可收拾。开始花更多的时间在写作上,只为博得他的欢心。无奈天分不够,校报上也从来没有出现过我的名字。

到了于浩临近高考的时候,文学社已经处于半停休状态,我们高二的学生也忙着会考。兵荒马乱的年月里,我感到于浩会离我越来越远,心中的忧伤就像炸了锅的爆米花一样喷涌而出,终于,我用尽所有力气书写了一封爱意绵绵的情书,拖隔壁班里的一个男生,塞到于浩家的信箱里。

那个叫张小毛的男生家和于浩家同一栋楼,是我花了一个糕两罐可乐才买通的。他好像也是文学社的成员,我只和他说过几次话,他捏着我那封厚厚的情书,用肯定的语气说,你放心,我一定圆满完成任务!

接下来,我们会考,于浩高考。我勉勉强强地通过五门会考,像被人扒了一层皮。于浩依然是学校的风云人物。他是我们区的文科状元,照片还上了市里的报纸。学校里教过于浩的老师也个个神情光彩。至于的我的那封信,一直没有什么动静。我带着愁云惨淡的心情看着学校里因为于浩的成功带来的张灯结彩,带着自嘲的口气说,这真是个疯狂的天。

七月底的一个晚上,有人在楼下叫我的名字。我探出头一看,是于浩。他双手叉着裤兜,没有戴眼镜。我下楼。他说,我们去走走。

我们从我家的家属院一直走到学校后面的小巷子里,于浩说,你的那封信我看了,写的很好,是我看过的你所有的文章里,最好的一篇。我壮着胆子说,那是因为真情流露。说完自己都有点打寒战。于浩突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扳着我的肩膀说,我的录取通知书来了,我要去北京了。我伤心地点点头。这样的分离总是再所难免。我长长的睫毛上沾了泪,看起来应该很是动人,因为于浩就是在这个时候,突然吻了我。

于浩低下头,笨拙地勾着我的腰,我的姿势扭曲,脖子僵硬。我们就在晚上十点没有别人的小巷子里接了一个漫长无比的吻。而我的初恋在初吻后正式地拉开了序幕。

那年的八月,我很快乐

头发剪短了。于浩已经走了快一个月了。

大好的七月。我一个人被困在死气沉沉的小城中,除了等待于浩,哪里也去不了。父母出门前并没有留多少钱给我。而我的写作生涯也一直没有正式的开张,所以,不得志的我想要去南方找于浩然后和他同游丽江的想法也就一直无法实现。

家里的电脑时不时的来个心肌梗塞,时间长了,我也对它丧失了兴趣,干脆去小区附近的一个网吧里办了张卡,天天去那上网。

我上网也就无非聊聊QQ,更新一下空间,去淘宝过过眼瘾什么的。网吧里充斥着打各种游戏的人。他们抽着烟,骂着娘。我就在这鱼珠混杂的环境里开始写诗。我的诗写的一直不顺利。关键是没有灵感。我开始花很多的时间流连忘返与各个诗歌论坛,四处取经和吸收养分,看到感动我的句子,就用笔记在本子上,那些灵动的辞藻偶尔也能点燃我灵感的小火苗,只要一有感觉,马上写下来,贴在论坛里。

其实我这么执着,只是想写一首诗来再次地感动于浩。我和他的恋爱,在经过了漫长的三年后开始呈现出衰败的景象。我虽然不是兰心慧质异常敏锐的女孩,但是女人基本的直觉我也还是有的。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于浩跟我说话的语气有了几分漫不经心,然后就是偶尔的烦躁。我发短信给他,他的回复越来越慢越来越短,有的时候就是短短的三个字“我很忙”。

杂志上说,这些都是男人将要离开你的迹象。而我对这迹象后也许会出现的结局,显然没有做好心里准备。

我其实也算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只是和于浩在一起就会变得很文艺,想到我们关系里出现的裂痕,第一个闪入脑中的补救办法,竟然是写诗。

我追忆起似水年华,追忆起当时的月光,追忆起高中时寂静的操场。心里立刻被忧伤覆盖。

哀伤语句不断地在我的脑中流过。灵感像奔腾的小鹿,甩着欢快的小蹄子直往外蹦。我写的正过瘾,突然黑屏了。网吧里顿时有很多人大叫起来。老板在柜台里抱歉地喊,对不起啊各位,好像停电了。我不甘心地拽过一个网管,怎么回事?怎么回事?怎么能突然停电了哪?

我的声音因为愤怒而有点变调。劲也变的出奇的大。被我拽住的那小子,身体扭曲地歪在电脑前动弹不得,他狼狈地说,姑奶奶,你先放了我再说。

松了手,坐在座位上像泄了气的皮球。而我的那些灵感也在停电的一瞬间被吸走,全都给吸进黑色屏幕里去了,我开始嘟嘟囔囔地对他抱怨,你说怎么办啊?写的好好的,突然就没了,你们要赔偿我的精神损失。 [1] [2] [3] [4] [5] 下一页

评论

  • 康有山:这个故事很有趣。很好。赞!康有山
    回复2011-11-01 2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