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花夕拾

2008-06-13 18:20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第一章

我们在转角不停的拐弯,有时,人生,就是一个圈。

交替之季,天气无端的躁热起来,萧南的办公桌上还是那么乱,他似乎不打算在很干净的环境里进行他的工作,和几个主任一起点了支烟,那是他们午饭后的必修。

“于主任,新西兰的那批货后天可是要来查的,公司会派个新人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老于一挑眉毛。道:

“萧同志,我哪件事没帮你放在心上,后天随便他来,吃个饭,洗个脚,不什么问题都没了嘛。”

确实,服装这东西,你要说看的紧的话,哪没有一点毛病。单单都枪毙,老板的厂不知道倒闭了多少次了,可每次都有解决的办法。

萧南唑了口烟,傻笑两声。把心放进了肚子。

又聊了一会,各自也都忙手上的事去了。因为是星期六,客人的公司都是休息的,萧南手上的事并不多,环顾四周,叹息了一声,猛的一怔,好象是做梦醒的样子,他感觉眼前的一切都那么熟悉,好似遥远的记忆浮出水面,他确信很久以前他便这样的坐着,这样的看着四周,每一个画面都铺上了黄晕。

QQ上闪动着头像,打断了萧南的思路,那是他一个初中同学,叫浅浅,据说是淡淡的思念。开始很不理解,慢慢的,想到那些网上的用语,哪个是能够理解的,只是这个意思没有广而告之罢了。他们很久没见过面,只在网上联系。

“今天你应该不上班啊,怎么现在上Q?”

“刚睡醒。”

“昨晚又是几点睡的?”

“5点!”

“那你还睡到现在?”

“早上5点!”

“吃了没?”

“没,你请我吃啊?”

“好啊!”

“不请是小狗!”

“恩!”

萧南打起了电话。“姐,今天你有事没?”

“没啊,怎么了?”

“我想去苏州,借你车。”

“干吗去啊?”

“吃饭,约了个女孩子。”他知道这个理由是他姐姐不可能拒绝的。

“好,我等会来厂里。”

“好!”

啊甘先生说的很好,人生就像是盒巧克力,没准你会吃到什么味道。

现在萧南吃到的是甜的,看他的笑容就知道,引的同事奇怪的目光。办完手上的事,确认了今天不会有人来找他麻烦。

已经是12点多了,出发前他打了个电话,问在哪等,谁知她却还要一个小时。

印象中,浅浅上学时是走路的,应该离以前的中学很近,也就把车开到了那去。

有目的的等待总是世界上最美的事,从前有个家伙,也约了个女孩子,在约定的地方等急了,就说,上帝啊,请让那个女孩快点出现在我面前,上帝真的来了,答应了他的请求,结果女孩出现了,很美,他很想跟她结婚,但一想到结婚前还要不断的追求不禁又让他烦恼起来,他又说,上帝啊,请让她马上成为我的新娘,上帝也答应了他的请求,他又想快点有孩子,帮自己干些农活……上帝都帮他实现了。

他的生命一点一点的结素,最后他意识到,人生没了等待,也就是转眼的一瞬。

萧南很明白这个道理,也就微笑的看着他曾经在那站岗的大门。他似乎看的到那些调皮的学生匆忙的走到门前才摸出必须佩带的红领巾。

教学楼也被爬山虎包的没有缝隙。以前他便和浅浅在那教室谈笑着,你一句我一句,说到点上,大家不禁笑了出来。如今一切又撒上了黄晕。

淡淡的,回忆的气息。

两年没见了,也没什么联系,去年的一天,晚上12点多。Q上。

“明天不上班吗?”

“今天有N个人问我这问题了。”

她还很喜欢用标点。

还是跟以前一样,说话很轻松惬意。

“以前怎么没和我说话?”

“那你呢?”

“你不跟我说话,我当然不和你说话,总不能用我的热脸去贴你的冷屁股吧?”

“我回答不了了。”

“为什么?”

“因为我回答了这个问题,我就回答不出你下个问题了。”

萧南总有种感觉,似乎总能和这个女孩子找到聊下去的话题,而且她总能听的懂萧南的话音,他们的结论是浅浅135,萧南108。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一个小时,她确实没有让萧南少等。见面总是不经意的,当你准备万全的时候,你想要的总不会来,当你毫无防备时,或许,梦里的东西就在眼前。很干净的发。75D纺印花上衣,7分裤,很清爽。她笑起来依旧很甜,会使你忍不住和她一起笑。虽然两年没见,却一点也没有尴尬的场面。

“你开车很不靠谱啊!”

“怎么了。你放心,我天天开,都一年了,死不了的!”

“……”

一切都很轻松,除了吃饭的地方让萧南费了点脑子。毕竟单独约女孩子的经验不多,车到了观前。因为,两年前的夏天,他们也曾在这里有次约会,还看了场电影,萧南只记得那时她穿的是裙子。

萧南带着她在街上转悠着,一路想着该去吃什么,浅浅顺路帮朋友订了个唱歌的包间。在参谋姐姐的电话求助下,萧南带她去了一家吃蘑菇的菜馆,巧的是正好那地方正好是车停的旁边。

“我们绕了一个圈,又回来了。”

浅浅没有说话,

接着萧南看着她,恩了她一声。

“……”仍然没有说话。

时间已经是2点多了,应该是很饿了。

萧南是吃过午饭的,所以一边看着浅浅吃饭,一边继续着他们的话题。

“你送我钥匙扣哪买的?”那是萧南去北京前浅浅送他的。

“店早关了,谁叫你丢的。”

“真的没的买了啊?”萧南还是问着。

“跟你说这是唯一的,都不生产了。”

“……”

“那我以前送给你的东西呢?”

“你送过我东西?”

“那天你生日,我总不会是空手来的吧?”

浅浅打开了包,萧南惊讶的看着她拿出了他两年前送给浅浅的梳子。浅浅的理由是,我正好没有,就一直用着。

“我等会还要去公司办点事。”

“什么时候?”

“大概5点吧。”

“我送你。”

“……好。”

萧南看着时间,是4点不到。

“那现在呢?”

“我们去兜兜吧。”

本来萧南是想带她去金鸡湖的,有一个承诺在那里,是个卖花的小姑娘。“哥哥今天不买花,下次带女朋友过来一定买。”

“你去过隧道吗?”

“天天都经过。”

隧道和金鸡湖是两个方向,萧南也就打消了注意把车开到了那,边上是独墅湖,依湖也有个公园,叫白鹤公园,英文是“*/*·!~”

虽然是下午,太阳还是那么耀眼,湖面点点金光泛了起来。风到是很惬意,不远处有个木版搭成的向湖心延伸的渡口,这里人很少,萧南一看就觉得来对地方了。

“呀,要晒黑的哇?”

“黑就黑吧!”

“破罐子破摔了?”

浅浅笑了起来,说:“我对我妈说,关于把我生的黑这件事,我是永远也不会原谅你的!”

她的笑确实很有魅力,难怪她的英语外教说:“GIRL,ILIKEYOURSMAIL。”

浅浅在渡口坐了下来

“你站着?”

萧南识趣的坐在了她西面

“我帮你挡点阳光。”

“……”

“我会看掌纹。”

“啊?”

她伸出了右手,慢慢的说着,这条是感情线,这条是生命线……

“你会算命?”

“我家里有掌纹的图,下次发给你。”

“……”

浅浅拿出了手机,一首英文歌,旋律很好,可惜萧南的英语水平有限,听的不是太懂,浅浅慢慢的重复了几句。

“Goodbyemylover。Goodbyemyfriend。Youhavebeentheone。”

“为什么要说Goodbye呢?”

“不知道。”

“Youhavebeentheone。什么意思?”

“……”

一切都很好,萧南想着。

第二章

对话

语言是那么苍白,原来柏拉图不存在。

这几天,萧南总是去看浅浅的空间,看有什么更新,却是什么也没有,无意间他在浅浅的MSN上发现她最近的日志

“5.12

兜兜转转,以前拼命想要得到的东西突然间就这样摆在了我的眼前,可是,我却没有了想要的冲动……人生就是这么奇怪,老天永远会给你意想不到的答案……下一个转角,又会怎么样,谁都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了,萧南有些莫名的酸楚,他知道自己已经开始喜欢这个曾经喜欢过自己的女孩了。

晚上,Q。

“我们聊聊吧。”

“我想写日志,MSN上。”

“我猜到了,写完告诉我,我去看。”

“恩。”

“……昨天逛街,在一家店里,居然发现了曾经找了很久的BUBU熊,呆呆的望着它,胸口有些疼,很多东西一下子涌了出来,包括回忆。老板亲切的说,喜欢可以便宜一点。我微笑着说,我就看看而已。有时候就是这样,当你很想要一样东西的时候,你却怎么样也得不到,但是,当你放弃了,却发现,其实,它一直就在你的身边。或许这就是所谓的错过,但是注定这个东西不属于你。于是,我转头,离开那家店,BUBU熊只能永远定格在那个美好的瞬间……”

MSN。

“删了。”萧南初看以为写的又是自己

“为什么!”

“别删了”他知道,浅浅若是明白他为什么要说删了,一定不会这么问的这么干脆。联想到前面的日志,才明白,她确实写的只是只熊。

“为什么”

“对不起,我错了,别问了……”

“为什么,回答我。”

“来,我跟你讲故事。”

“回答我。”

浅浅开始刷屏。她很久没刷屏了。

“解一半的答案你要吗?”

“要得!”

“……”

“我智商是不是底了?”

“你不相信自己了?没有信心了?你永远比我高”

“恩,那我为什么不明白你说的话。”

“相信自己,那是你没抓住主线。”

“什么是主线,这是第四个问题了……”

“你明白的,不要问了。”

“其实你每一个问题,都在引导我问下去。”

“我怕你解不出来。”

“其实,你说的越隐讳就越明显。”

萧南知道她理解了……

“你是135。”

“靠猜,永远是不靠谱的。”浅浅继续道

“不说拉倒,以后恐怕没机会说了。”

“啊?”萧南有点急了

“不说不理你了。”

浅浅真的没有说话,萧南不停的解释着。“不可以的,你要是突然下线,我该怎么办……”

“我不是在求你给答案。”她生气了。

“这句话好重。”

“没有,我下了,88。”

看着灰暗的头像,萧南顿时傻了,拖着昏沉沉的头,倒在了床上,闭上眼睛,却是一点睡意也没,萧南是个把话都藏肚子里的人,在他眼里,情是两个人不用说话就能相视而笑,但他清楚的知道这次谈话绝对不能没有结果。不然以后真没机会了,说明白这是男人该做的事,打定主意,

他拿起身边的手机开始给浅浅短信。

“叫你删是因为我开始以为那熊是我。”萧南拼命的祈祷浅浅能回短信

“它哪里像你了,明显不是哇。”

“后来我知道不是,所以叫你别删。”终于松了口气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

“因为这个答案里有个明确的事实。”

“什么?”

“我不想像那只熊一样,永远的被错过在过去,我知道你没抓住主线所以不肯说答案,又怕不说以后真的没机会了。”

“那个钥匙扣还找的回来吗?”

“我一定会找回来,给我个找的机会。”

“就算是找回来,也不是以前的那个了。”

萧南掂量着这话的语气和分量:“我们有约定的,我们要一起去敬老院,说话不可以不算数。”

“哈,那就到了敬老院再说吧,我睡觉了,安。”

“!!!”

“安!”

前几天我还摸不到我的心脏,现在却清楚的知道它的抽动。

每个电话都鼓起了我十足的勇气,为什么连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了……

知己,我们不久才讨论过男女间的知己问题啊。

曾经有一段真挚的爱情放在我面前,可是我没有好好珍惜,直到失去才后悔莫及,人世间的痛苦莫过于此,如果上天给我再来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会对那个女孩子说,我爱你,如果非要在这份爱上加个期限,我希望是,一万年。

我仿佛又看到至尊宝那凶狠的獠牙……

看着你说你在为另一个人执着,我的未来失去了色彩。我觉得我会行尸走肉的活下去,结婚,生孩子,做金钱的努力,为了我死去的哥哥,为了让我50多岁的妈开心,躺在床上,我突然大笑起来,人生,你到底还有多少酸甜苦辣。

本来打算就此把我的身子交给恶魔,心随着至尊宝取经去。呵呵,你真是的,我差点就放弃了,记得敬老院啊,记得周六,现在我还是要

执着一次,头上的箍已经是很紧了,但还没有到放手的时候。

我们都是曾经受过伤的人,都是那么的倔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