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鱼的爱情

2008-06-13 18:20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很久很久以前,我是一条美丽的小鱼,快乐的游弋在无忧河里,悠闲的吐着泡泡,在水草间嬉戏。日升月落,云卷云舒,几百年都是这样简单而快乐。

有一天,河畔走来了一位白衣书生,他掩卷沉思,喃喃而语: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忍不住好奇悄悄地游进水草,靠近他,想把他看得再仔细一点。突然,他俯下身来,猛地将我捉到手里:“好漂亮的小鱼啊,我要把你带回家去。”

就这样,我离开了无忧河,来到了他家一个木制的鱼缸里,书生每天都来看我,有时,也会将我托起放在他温厚的掌中,抚我光洁的鳞片。这时,我就会摆动优雅的鱼尾,或者就在他的手心里跳动。他的抚让我感到痛疼和窒息。

书生会在我的周围时而低吟,时而沉思,时而快乐,时而忧伤,我在水中静静地注视,他的眉如青山一样浓郁挺拔,他的眼神象月光一样的明亮,他朴实的书生服难掩他一身俊逸的风采。我悄悄的喜欢上了书生。我喜欢他时而明亮时而忧伤的眼神,沉醉于他对我痛疼的爱抚。

秋日的清晨,书生收拾行囊独自踏上了进京赴考之路,而我,这条痴痴的小鱼,在整日的等啊,盼啊,恍惚中我的泪已流干。几个月后,当窗外飘起日的第一场时候,我已奄奄一息。

我死后见到了佛主。佛主说:“小鱼儿,你的劫数已尽,你可以重回到无忧河里过快乐的生活了。”我哀求道:“我不想再做一条小鱼,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去寻找我的爱人。”经不住我的苦苦哀求,佛主沉吟道“人类乃万物之灵长,你的灵性不足以让你转世为人。你只有去无心山中潜心苦修,五百年后,你仍不能参透禅机,执迷不悔的话,我便成全与你。”

山中的岁月寂寞而清苦的。我每日诵经打坐,却仍然牵挂着那双时而忧伤时而明媚的眼睛,思念着那双痛疼爱抚我的温厚的手掌。山中无日月,一日佛主召见,问我:“你可觉悟?”我低头不语,佛主摇头叹息道:“此去人间,如能与你所爱之人结为连理,乃是你的造化;如若不能,你的灵魂将会灰飞烟灭,永不能超生,你可愿意?”我点点头。没有爱的生命即使再长久又有什么意义,我义无返顾。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小山村里,和母亲妹妹相依为命,在母亲的呵护下,日子虽然简朴却也快乐。十六岁的时候,我已出落得亭亭玉立,和很多山里的女孩子一样,我喜欢唱歌,我的歌声清亮婉转。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年迈的母亲一病不起,为了生活,为了支付高额的医药费,我含泪离开了明亮的教室,来到了城市,迫不得已成了一名歌女,低眉含笑忍受客人有意的挑逗和肆意污辱。一日,当我一忍再忍,终于拒绝了客人的无理要求时,遭到了他们拳脚相加,我低头蜷缩在角落里,任凭他们恶意的毒打,鲜血顺着我脸颊流下来。我的意识也近乎模糊,这时,一名男子喝住了他们,将我从窘况中解救了出来。我抬起头,看到他伟岸的身躯,青山般浓郁的眉,还有那曾几度在我里出现过的一双明亮而忧伤的眼睛。

后来,我知道他就是七哥——人们都这么称呼他。他有很多产业,我所在的歌厅只是他名下的产业之一。七哥有很多女人,这里的很多歌女都是,七哥来的时候,他们簇拥上前“七哥,七哥!”甜甜的叫着,七哥会摸摸他们的胸,拍拍他们的脸,叫其中一个去陪他,然后她会笑嘻嘻的领回一摞钞票。

每当这时,我的心就隐隐作痛,我爱上了七哥,从见到他的第一眼起。

我依然在台上唱着我的歌,柔媚的和忧伤的。七哥来找我的时候越来越多,他会叫着我的名字:“小鱼儿,走,陪我去兜风。”然后把我扶上他的宝马,绝尘而去。

我也成了七哥的女人,可我不是因为钱而是因为我爱他,我这样对七哥说的时候,他笑了,“小鱼儿,你最聪明!”然后他拿出一摞比给别人还要多的钱给我。我犹豫了,我不要他的钱,他会笑我傻,他根本不相信我的爱情。况且我真的真的很需要钱,妈妈高额的医药费、妹妹的学费……我慢慢接过了钱,七哥笑了笑,眼睛里尽是嘲讽。

很多的时候,七哥会将我搂在怀里,用温厚的手掌抚我清香的发,光洁的身体,盯着我的眼睛说:“小鱼儿,自从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我们似曾相识,你是如此的美丽,你真让我动心!”我也想紧紧的抱住他,一直将他溶进我的生命里,可是一想到这样的话他不知道曾说给多少个女人,我会松开我的手,将他推开一点儿,这时,我会看到七哥的眼睛里充满了忧伤,那是一双明亮而忧伤的眼睛。

七哥其实对我很好,但他并不排斥其它的女人,他依然与她们调笑,与她们暧昧。遇到七哥不忙的时候,他也会听我唱歌,端一杯鸡尾酒,边喝边用手指叩着桌面,打着节拍,这时我会唱得非常专注,非常投入,我知道我的歌只为一个人而唱:“我有什么资格说爱你,在黄昏的街头,你笑一笑,甩甩头,就当什么也没有……”

母亲的病在拖了这么久之后撒手而去,我也决定离开歌厅,离开七哥,因为我的爱情,所以离开……。等我回来,我要用一个全新的平等的身份站在他面前,对他说:“我爱你!”

就在这时,我竟然意外的发现我有了七哥的孩子,七哥知道后,有些震怒,掏出一摞钱甩给我:“你不是就想要钱吗?给你!马上去医院!!!”然后拂手而去。我的爱情,这就是我一心要追逐的爱情吗?我忍着屈辱的泪水,看着一张张散落在地上的钞票,它们就象一双双嘲讽的眼睛!

我终于离开了,我要自己来抚养我的孩子,不能拥有七哥的爱,那么我只想拥有他的一个完整的孩子。我又回到了家乡,我渐渐隆起的肚子向村里人泄露了一切,他们骂我伤风败俗、不知廉耻,然后就像扔垃圾一样把我赶出了村子,我无路可去,只好又回到了那座城市。因为我大腹便便,我再也找不到一份工作,我每日在街头流浪,像一名乞丐。

十月的秋风吹过,我看到一队汽车排成的长龙缓缓驶来,他们从我身边擦肩而过,停在了教堂门口,在那辆最豪华最富丽的汽车上,七哥挽着他的新娘——那个千日集团总裁的女儿走下车来。新娘的白纱在红红的地毯上拖曳得好长好长。在四周鲜花掌声和祝福中他们缓缓走了进去。

满地黄叶卷来,在教堂祝福的钟声里,我感到摇摇欲坠,一瞬间,灵光乍现,我记起了前世,我是一条痴等的小鱼,佛主的话犹在耳边:如果你们不能结为连理,你的灵魂将会灰飞烟灭,化为尘埃。我知道我的生命已走到了尽头,我只希望能再看一眼,看一眼那个我深爱的有着伟岸身躯,有着明亮忧伤眼睛的男子。

我看见了,他挽着新娘的手走出了教堂,他看到了我,恍了一下,他放开新娘的手走了过来。在众人诧异的注目下,抱我起来,我抚着那双曾在我心头萦绕几百年的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七哥,我想告诉你,当有一天,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仍然爱你!”缓缓地,一颗大大的泪滴盈满了那双忧伤的眼睛。“小鱼儿,我误会你了!”七哥掏出厚厚的一摞钱给我,我微笑着摇摇头:“已经不用了,因为它,我丢失了我的爱情,我的生命!”“小鱼儿,我负了你!”大大的泪从那双眼睛里滴落到我的脸上,“七哥,前世我是一条痴恋你的小鱼,追随你来到今生,你负了我前世,也负了我今生。七哥,你有没有真正的爱过我?”七哥哽咽着点头。够了,我的笑在脸上漾了开去,漾了开去……我的灵魂在飞升、飞升……

远处有歌声传来:我为爱你不顾一切,我将熄灭永不能再回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