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6-13 18:20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就读在A大本科三年级的米儿一直过着平淡的生活,一身男孩儿的装扮,头发杂乱的披在肩上,不修边幅。

在A大里,雪儿感到莫名的寂寞,每当不开心想找个人陪的时候;每当哭泣想找个肩膀靠一靠的时候;每当受伤想找个避风港躲避的时候,身边却一个人也没有。并不是雪儿的人缘不好,而是雪儿从不把悲伤带给自己的好朋友,不管发生什么,她总是能在她们面前装出无所谓的样子,用开心来掩盖自己的不愉,用坚强来隐藏自己的懦弱。可是雪儿她很想有一个人,在他的面前,她可以不必遮掩什么,想撒娇就撒娇,想哭泣就哭泣,不必伪装得坚强,可是这样的人却从未出现过。所以,雪儿只好独自一个人来面对孤独和悲伤。所以她并不需要修饰自己。

今年的天似乎来得更早一些,雪儿不喜欢冬天,那会使孤独的人更加孤单。可是没有办法,雪儿只好一个人穿梭在教学楼和宿舍楼之间。今年的冬天与往年没有什么两样,惟一不同的是雪儿的课更多地被安排到第二教学楼,离宿舍楼最远最冷的地方。而且,每次出入教学楼的时候总觉得有双眼睛盯着她,可是却没有人,只有那只常年趴在教二楼下的黑猫。

对于黑猫,雪儿还是有点畏惧的,据说它们被女巫施了魔法,轻易不要招惹它们。所以雪儿每次见到那只猫总会加快脚步,像逃跑一样飞快地走掉。

雪儿的身体最近也不怎么正常,偶尔会感到恶心、头晕,甚至会心疼,就像要死掉一样。到校医院检查却没有什么异样,雪儿就当那只是换季不适应的反应,也就没有多想。

这一天,天异常地阴,没有阳光也没有风,很闷,貌似还有一层薄薄的雾。雪儿他们正在上讨厌而又枯燥的公共课。雪儿很无聊,正想趴在桌子上睡觉,可是心却突然疼了起来,像要被撕裂一样。雪儿突然感到了死亡的恐惧,她伸手抓了一下身边的小果,大叫了一声“救我”然后就倒下去了。教室里面一片惊慌,雪儿的好朋友小果脑子里更是一团糟,抱起雪儿一个劲地摇她。正当有人要叫救护车的时候,雪儿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笑,轻轻地问:“你们怎么了?”小果一见雪儿没事,跳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回来,“你还问我,是我该问你怎么了?你刚大叫一声就晕过去了。”“是吗?”“嗯,你没事吧?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呢!”小果还是有点不放心。“我,一点事都没有,你不用担心!”说完雪儿站起来,跳了几下证明自己没有事。

大家一见雪儿没事,教室里又恢复了平静。

晚饭的时候,小果看见雪儿的餐盘里放了一条鱼,惊叫:“你不是从来不吃鱼的吗?”雪儿笑了笑,回答说:“听你们说鱼那么那么有营养,我呀也想补补的。”小果也笑了,接着说:“早该吃鱼的,要不就营养不良了。”

,大家都已经熟睡了,雪儿也睡了,可是她的眼睛却是睁开的,身子却一动不动。“你是谁?”

“我是米雪儿。”

“胡说,我才是米雪儿呢!我在哪?怎么这么黑?”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可是一直都很注意你呢!”

“你注意我?”

“嗯,在教二楼的下面啊!”

“啊?你是……那只……猫?”

“回答正确,加十分。”

“我在哪里?快放我回去!”

“你在自己的床上呢,和我一起,在你的身体里。”

“你……你的意思是说我被你附身了?”

“可以这么说吧,不过我没有要害你的意思,只是看你太孤单了,来教教你怎么做女人。”

“你教我做女人?你只不过是只猫而已。我要你离开我的身体,否则我就……”

“你就怎么样啊?你伤害不了我。我不会胡来的,你就乖乖地学着吧。”

“你……”

“雪儿,起床了,再不起来就迟到了。”小果摇着雪儿的身体。雪儿把被子往头上一蒙,怏怏地说:“再睡一会儿,好困啊,你们先去吧!”“那好吧,点名的话,我再叫你哦!”

“小果,雪儿是不是有些不舒服啊?”雪儿的同学关心的问。“可能吧,让她多休息两天吧。”小果一边说,一边拼命地往嘴里塞面包。

一上午,雪儿都没有来上课。因为猫咪是不习惯早起的。

下午第一堂课,小果看见老师从包包里掏出点名册,心想不好,赶紧给雪儿打电话。电话还未拨出,只听身边的人一阵阵惊叹,“好漂亮哦!”小果一抬头,手机从手里摔到了地上。“雪,雪儿?”她结结巴巴地吐出几个字来。

只见雪儿缓缓地从门外进来,完全变了一个人。平时那个不修边幅,半个男孩子的雪儿居然也女人起来。一双白色的高靴里面藏着两条纤细修长的腿。一条迷你裙仅仅遮住了大腿根,白色的荷叶领衬衫在乳峰间似动未动,黑色的紧身风衣显出了雪儿全身的线条。平时杂乱的头发也盘了起来,耳朵上还缀了两个星星耳环。

“你冷不冷啊?”小果半天才想出这一句话来,便低头去捡落在地上的手机,幸亏是诺基亚的,一点也没有摔坏。“不好看吗?”雪儿娇滴滴地说,然后轻扫了教室一遍,那眼神很是妖媚。小果吓了一跳,“好看是好看,可是觉得不是你,你怎么突然间变成这个样子了?”“怎么了?这个样子不好吗?”雪儿显然有些不快。“你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以前的我太傻。”雪儿白了小果一眼。小果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对不起,小果,我刚刚的口气有点重。”猫的心也很软。“没关系的雪儿,只是变化太大了,我有点惊讶。不过,其实这样真的好漂亮。”小果对雪儿挤了挤眼睛,示意她看周围眼睛都瞪大了的男生们。雪儿轻轻一笑,“不用理他们。”

又是深夜,“你今天看到了吗?那些男生都那样看着我呢!”

“那有什么!再说了,那是在看我,我的身体。”

“可是那是我的功劳啊!”

“我不觉得那样好看,女生不要太轻浮。”

“那不叫轻浮,那叫性感。你不懂的。”

“我不懂?你才不懂呢!”

“你不懂。”

“你不懂。”

“呵呵……”

“哈哈……”

雪儿被小果从床上拖了起来。“太阳照屁股了,还不起来。”“让我再睡一会儿吧!”雪儿揉了揉惺松的眼。“你最近好能睡啊,不是晚上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吧?”雪儿一下子就精神了,“你才干了什么呢,好坏啊你!”“呵呵,我们去图书馆吧,我想借本书。”“好吧,等我收拾一下。”雪儿换衣服的时候,小果就在旁边看着。“雪,你的这些衣服,我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什么时候买的?”雪儿被这么一问,脑袋一下子短路了,“哦,上大学时就带过来了,一直没有穿。”“谢谢你哦。”“不客气,我只是怕露馅吓到小果她们。”“不过,没想到你也会撒谎的。”真的雪儿替这个假雪儿过了这一关。

收拾好后,今天的雪儿比昨天更是漂亮,也更妩媚。小果似乎也习惯了变化后的雪儿,扯着她去了图书馆。

从图书馆回来后,雪儿一直无精打采地坐在床上,一直坐到了深夜。

“你不困吗?”

“猫是夜间活动的,好不好。”

“难怪你总是白天睡觉呢!”

“呵呵。”

“你有心事吗?”

“嗯……”

“用别人的身体也会有心事啊!”

“我今天在图书馆遇见一个男生,可是他对我一点反应都没有。”

“哈哈,你喜欢他?”

“才没呢!”

“那没反应就没反应呗。你管他呢!”

“奇怪了,不应该呀!”

“虽然你,不对应该是我,现在这个样子是很拉风的那种,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性感的,也有喜欢可的,淑女的,等等等等呢。”

“那,那个男孩应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嗯,用不用我帮帮你,我猜对你这样的不感兴趣的,八成喜欢学究型的。”

“就你?”

“不信吗?”

“不信。”

“那我们就打个赌呗,我赢了的话,你就离开我的身体。”

“好,一言为定。只要那个男生和你一起吃饭就算你赢。”

“猫不许反悔的。”

“当然。”

“唉,不行了,我得睡觉了,我可不是夜猫子。”

“你……说我是夜猫子?”

“本来就是啊。”

这一天一大早,雪儿就来到了图书馆,等那个男生的出现。不同的是,雪儿的装束变成了短款小上衣,紧身牛仔裤,扎着一个马尾辫,带着黑框眼镜,手里还抱着刚打出来的课件。“哪个是噢?”“还没来呢,等等。”“真是的。”“来了,来了,穿白毛衣的那个。”“啊?好衰啊,你怎么会喜欢他啊?”“不是喜欢,只是好奇。”“交给我吧。”“GOGO加油!”

雪儿一个箭步冲过去和那个男生撞了个满怀,课件洒了一地。“对不起,对不起。”雪儿连连道歉,和那个男生一起拾课件。“同学,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雪儿傻傻地问。“没有吧。”那男生连头都没抬。“你就用这种方式?”“不用你管的。”“你说什么?”男生诧异地问。“没什么,没什么。”这时,雪儿瞄到了男生怀里的书,连忙说,“你这本是《厚黑学》啊,我好喜欢这本书的。”“怎么,你也看过的吗?”“嗯。”两个人越聊越投缘,晚上的时候,那个男生还真就请雪儿吃了饭。

“呵呵,怎么样?”

“不怎么样,蠢女人。”

“说什么呢,你!不过我赢了,你得走人了。真没想到,你喜欢这样的男生,品味好低哦。”

“不是喜欢,是好奇。”

“解释等于掩饰的哦!”

“我要走了。但是还有一句话要对你说。”

“什么?”

“我……我……喜欢你!”

“我也喜欢你啊,以后会经常去教二看你的。”

“不是那种喜欢,是爱。”

“啊?难道猫也搞同性恋的吗?”

“谁告诉你我是女的?”

“你的声音?”

“别忘了,我是猫,而且是黑猫,有魔法的哦!”

“可是……”

“我走了,拜拜。”

“我回去教二看你的。”雪儿默默念道。

可是那天过后,雪儿再也没有在教二看见过那只黑猫,她也提不起精神来。小果还以为雪儿失恋了呢。

一个月后的一天。“雪儿,起床了!”小果在一旁拼命喊道,“要迟到了!”雪儿蹬上了雪白的高靴,穿上了黑色的风衣,头发顺得像瀑布一样散落在肩上。“雪儿,听说有个男的向你表白了,你答应了吗?”“没有,”雪儿淡淡地说,“我有喜欢的人了。”“什么?我怎么不知道,咱们学校的吗?”小果连连追问。“要迟到了!”雪儿转开话题,拉着小果直奔教室。

小果不死心,到了教室,还缠着雪儿要答案。雪儿低头做自己的事,并不理他。突然,小果使劲拽了拽雪儿的胳膊。“干什么?”雪儿不耐烦地问。“好帅哦,有帅哥。”小果的声音都颤抖了。雪儿一抬头只见一个酷酷的男生盯着自己看。“你……?”“米雪儿,不记得我了吗?是我啊!”“你认识他?雪儿?”小果低低地说。雪儿看到的眼神好熟悉,但她不敢想,便愣在那里。“你说过要去教二看我的,不记得了吗?”那男生深情地说。雪儿站了起来,贴在那男生的耳边轻轻地说:“你又附在谁的身上了?”“这是我的身体。”男生也在雪儿的耳边说。教室里一阵唏嘘声。“你来干什么?”“女朋友在这里,我能不来吗?”“谁是你女朋友?”“你呀!”“难道要我和他们说我的男朋友是只猫吗?”“嗯,黑猫王子。”“我看是黑猫警长吧。”两个人都笑了起来,教室里的其他人却愣住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