梨花

2008-06-13 18:20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我是生长在这样美丽的地方,处处青山绿水,而我是这里最美丽也是最高贵的女子父亲是部落的首领。从小我身边就环绕着众多男子,可是,父亲却说他们都配不上我,父亲说只有最出色的男子才配得上我,我就像公主一般。

三月,山麓的梨花开遍,我牵着心的白马儿,坐在河畔看梨花。村头阿牛哥总说我跟梨花一样美丽,其实我知道人是不能跟花儿比的,可是,我还是喜欢这白梨花儿。微风吹过,它们便似雪一般纷扬,轻轻飘落在河畔,或者水里,有时甚至会飘到我身上来,这些调皮的花儿,总惹得我格格直笑,高兴地跳着舞。

当我玩到累了,便想来到河水边,洗洗脸,顺便将这清若明月的河水当镜子照一照,看看我有没有梨花好看。可是,这水却有一丝一丝的红色,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你。

我不记得那时是怎样用孱弱的双手,把你扶上马儿,运回村里的。可是,父亲却大发雷霆,说你是不祥之人,会给村里带来灾难。我才不信呢。这一准又是那村西的巫师告诉父亲的,那个巫师老是骗人,去年他说村子会闹旱灾,可是结果,却下了大,冲坏了阿牛哥的草屋。不知道父亲为什么还信他。但是,就算他说的是真的,就算你会给村里带来灾难,我还是要留下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执意要跟父亲作对。

父亲生气了,没有理我。我也不管,日守着你,我让小叶帮我为你疗伤,小叶可是很懂草药的!我发誓,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救醒你。小叶外出采草药,我便为你擦洗伤口,你却一直昏迷着,喃喃自语,可我听不清你说什么。只是,当我脱开你的衣服,你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吓了我一跳。那像是被火器洞穿了,又经水泡过,伤口化脓的厉害,我轻轻地用湿帕擦拭着,你痛得呻吟起来,可是,你居然还没有醒过来。小叶说,你伤口发炎太厉害,所以人昏迷了。可是我不管,我只要你能好好的醒过来。小叶说,她会尽力的,可是,我却要看着你醒来。

晚间的月色很美,柔柔的,让人觉得似似幻。我依然守在你身边,你的脸长得这般好看,是我从未见过的好看。你的眉毛就像是两柄利剑般斜斜飞入。眼睑上的睫毛长长的盖下来,形成弯弯的剪影,鼻子又高又直,嘴唇薄薄地抿着。下巴也是方方正正的。我真想看到你睁开眼的样子,你的眼睛肯定也跟村前的河水一般清澈吧。可是心里一想到你想过来看到我,又有点轻轻的害怕,心里就不由自主地跳起来。那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呢?我没去想,只是默默地等待你醒来的那一刻。

我就这样守在你身边,等待了五天五夜,小叶说你伤都处理过了,调理几天,就会转醒了。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小叶看我憔悴的样子,说道:“小姐,你先休息一下吧,我会帮你看着的。他醒了,我会叫你的。”我点点头,说道:“谢谢你,小叶!”小叶笑道:“小姐,不必客气,这是应该的。你快去休息吧。我一定会帮你看好他的。”小叶虽是我的婢女,可我从来都只当她作姐妹看待的,我相信她。

我是在睡梦里被小叶叫醒了,她惊喜地向我喊道:“小姐,你快来看,他醒过来了!”我急忙走过来看你。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我是那么难看,头脸都没有梳洗。可是,你知道吗?我也只是想早点见到你醒来的样子。

当我看见你时,你还是那么虚弱,我知道你是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我便吩咐小叶,“去给这位公子弄点吃的来。”小叶答应道:“好的!”她向你笑笑,你也向她笑笑,然后,她便出去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却突然生出一种不安的感觉,我觉得你们不应该这样笑。可是,我还是认为,只是我多心了而己。

我笑笑的看着你,你却不理我,我便也觉得没趣,便问道:“公子,你是怎么受伤的呢?发生了什么事?”你却不回答。我的脸便忽地涨地红了,从来,都没有人会这样对待我,将我忽略至此,那一刻,我差点流了泪。

等了许久,你才悠悠地问道:“我这是在哪里呢?”我一见你说话了,便又忘了刚才的不快,答道:“这里是我家啊!”你这才好好的看着我,道:“多谢小姐救命之恩!”我却觉得极是不好意思,连连摆摆手,道:“我没有那个本事,都是小叶救你的!”“小叶?”你皱皱眉,这个表情可真的好看,你又向我问道:“小叶是刚才那位姑娘吗?”我点点头,道:“是的!”你微微笑了。原来,你笑得也那般好看,看着你,我的心里就突然像觉得装满了一些酸酸甜甜的感觉,这种感觉,像是会带我飞进天堂,让人沉醉。是的,你的一颦一笑,都让我沉醉,不愿醒来。

后来,一直到你身体慢慢复原,你都没有告诉我,你是谁,可是,这对我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够天天看到你。可是,我却忘了,去寻找你心中的位置。

那些日子,我便天天看你,小叶也天天照顾着你,我心里便有了一种很强烈的不安。于是我跟小叶说道:“小叶,以后我来照顾公子吧,你都照顾这么多天了。”可是小叶却用一种很哀怨的眼神看着我,许久,才点点头,道:“好的!”

可是当我给你送吃的时候,你却问我:“小叶呢?”我道:“小叶还有别的事做呢!”你却淡淡地“哦”了一声,可声音里有着明显的失落,刺痛了我,是不是,你更想见到小叶一些呢?怎么会这样呢?这里的人都觉得我比梨花还美,难道,小叶比我好看吗?不,小叶根本没我好看,她那张脸是那么的平淡无奇,可是,为什么你更想看到她呢?不行,我绝不允许!自从我救你的那天起,都已决定今生要与你在一起了,小叶,根本就不配你!

我开始试着刻意去讨好你,我给你送最可口的斋饭,我给你做最好看的荷包,甚至于在你面前,我从来都是笑着,就算我心里再难受,我都不会发脾气,可是,你看我的眼神却渐渐带了一种鄙夷的神情,深深地刺痛了我。终于那天,我再次为你送上可口的斋饭时,你理也不理我,那时我还笑着跟你说:“公子可以吃饭啦!”我看见你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眼里明显带着厌恶,然后,又淡淡地说:“小姐不必为我做这些,我只是一个流浪儿,哪里配让小姐送饭呢。”我一震,心里便有一种前所未有的疼痛,痛得我流出了眼泪,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为你做了这么多,而你却可以如此绝情地对我呢?我是梨山最美的女子,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我又想,那么我跟你结婚,你便可以一心一意的对我了!

我一定要得到你!我便跟父亲说要你作为我的丈夫,父亲一听,便拒绝了。我便是我预料之中的,我跪在父亲脚下苦苦哀求,最后,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道:“好吧!”我便高兴地像个孩子似的破涕而笑了。父亲却摇摇头,宠溺地摸摸我的头,说道:“梨花,你长大了!”

我欢喜得像个孩子,蹦蹦跳跳的去找你,跟你说起了我们的婚事,可是,你听了一点都不欢喜,可是,我还是想,等我们在一起后,你就会喜欢我的!你怎么可以不喜欢我呢?于是我不去看你铁皮的脸色,独自笑嘻嘻的离开

村子里要准备一场盛大的婚礼了,我是酋长的女儿,婚礼自然要不同凡响,阿牛哥却跑过来问我考虑好了吗?我高兴地答道,当然!阿牛哥笑笑说,以后那小子欺负你,就跟哥哥说。我说,他怎么会欺负我呢?

当我再去看你的时候,却见你跟小叶相拥在一起,你们脸上都带着泪水,那画面深深地刺伤了我眼睛,我就那么呆呆地站在那里泪流满面,小叶跪下来,紧紧抱着我的腿,哭泣着:“小姐,对不起!”我深吸一口气,缓缓道:“只要你们从此不再来往,我便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小叶一愣,不再哭泣,慢慢起来,走回你身边,用那么坚决的目光看着我,道:“小姐,原谅我,我办不到!”

我惊呆了,我看着你,就那么看着你,好久,一滴泪珠从眼角滚下,我看着你问道:“那你呢?”你轻轻的笑了,笑的仍然那般好看叫人魂不守舍,却带着那么轻蔑的眼神,我究竟做了什么让你这般看不起我呢?只听你说道:“小姐,我爱的人是小叶,不是你,所以绝不可能娶你,还有,你虽是别人眼里的小姐,可在我眼里,你什么也不是!” [1] [2] [3] [4] 下一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