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头便是天堂

2008-06-13 18:20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于枫我要你这辈子都用来我……”陆小碟没事就扯着嗓没门大嚷嚷。“呵呵呵,我这辈子都缠着你于枫,一直到……”秋风萧瑟,于枫身上的披风也随之舞动。

于枫是陆小碟的男朋友,而且是初恋。初恋,陆小碟认为就是第一个。她说自己并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纯属“练经验”,看一个上一个,上一个甩一个,接着再寻觅一个。她认为那样有点不道德,玩弄别人的感情。她说于枫我这辈子就认定你拉,你小样不要给我耍花样,不然我让你好看。其实,就算于枫把她陆小碟给甩了,她也没有法,但实际上于枫要比爱自己更爱陆小碟,所以他会一辈子爱着陆小碟的。

“于枫,我要你永远爱我。宠我,永远都不变心,你快答应我。”陆小碟又神经起来了。

“陆小碟,我于枫一定答应你,永远爱着你,宠着你。”唉,爱情就是这个样子,简简单单的喜欢,简简单单的爱,其实这样就够了。

于枫属于少女眼中的白马王子,而陆小碟则是少男眼中的白公主,他们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小碟,天亮了,我们回家吧。”于枫把风衣脱掉为小碟披上,搂着她的肩膀,两人相依相偎。满脸都是答案的陆小碟,此时更幸福了,她觉得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的确,有于枫这样百般的宠爱她,换谁都会觉得幸福的。

于枫属于那种金领阶层的,每月都有丰厚的工资,他有资本养着陆小碟,所以他不催陆小碟急着找工作,陆小碟认为这正中下怀,她天生那麽贪玩,才不愿意每天为吃饭而忙碌那,有时还得遭老板的冷眼,陆小碟觉得自己肯定会受不了的,她想如果自己工作时,老板要是给她脸色看,自己一定会炒了老板的鱿鱼先。像陆小碟这样性子的女人,也只有于枫耐的住,一物降一物吧。

一对情侣住在一起,但彼此有各自的卧室。于枫是一个比较君子得的人,不到洞房花烛那天决不会轻易碰陆小碟,平时最不过舌战一小会。

“老公。”在家里陆小碟喜欢这样称呼于枫,“亲我一下,我才能睡着,做才会梦到你。”她就像一个长不大的小女生,而于枫就被她这一点俘虏。他要好好保护这个小女生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哪怕是仅微的一丁点。

夜深了,这间屋里,陆小碟已经开始做梦了,她还真梦到于枫,而且于枫还单膝着地向她求婚,她答应了,睡着都了在偷笑。

于枫还在整理文件,工作出色的他总是会把明天要做的事情准备好,这样才能在事业上有所成就,才能让陆小碟过上更好的生活

又在书桌上凑和了一夜,这已经是好多个又了。

太阳蹦出了地平线,天气很好。于枫已经吃过早餐正准备去上班,他把陆小碟的那份早餐温在锅里,他想让她多睡会,他怕打破她的美梦。

太阳已经爬老高了,陆小碟睁开眼,然后再闭上。再睁开,再闭上,确认自己真的睡不着拉才慢慢下床。梳洗一番就去找吃的去了,她是知道早餐再哪的。

桌上放着一张字条:小碟,早餐在厨房里,记着要吃。对了,我中午有一个会议就不回来了,你要是自己觉得寂寞就去找果果玩去,路上一定要小心哦。

——爱你的于枫

看完就去厨房吃早餐去了,一块三明治,几片面包,一个鸡蛋,一杯牛奶。这是陆小碟每天早上都要吃的,是于枫专门在网上查的,说这样营养。看于枫这么疼自己,陆小碟把这些都吃了,然后打个饱嗝拍拍屁股就走了。

果果是陆小碟的好姐妹。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果果和陆小碟的性格很是相象,都是那种没“良心”的主。

陆小碟出门叫了一辆出租,因为她们距的也不是很近。在车上陆小碟对司机神侃拉一气,司机师傅还以为今天拉了一位神经病人呐,也怪不得人家,她陆小碟说这一些司机很难听懂的话,然后就大笑了起来。哎,司机想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幸亏她没有和自己抢开车,不然自己这辆看似不值钱,实际也值比了多少钱的破车就要光荣下岗了。想想你陆小碟怎么叫别人这样想自己,也不知收敛一下。没一会就到地了,陆小碟正要掏钱,还没站稳车就开走了,可能司机怕她又要走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吧。陆小碟正在纳门这为什么没有给自己要钱,想可能是自己太漂亮了吧。但又想上次自己忘了带钱包,司机还不让自己走呢,还说自己想坐霸王车,幸亏和司机的争吵声被耳朵比狗还灵的果果听见了,才让果果付钱完事。哪到底为什么没有要自己钱呢?陆小碟想人家不收就算了,反正又不是自己没给,别人不要自己还巴不得呢。在外面理理头发就去按门铃了。

“来拉来拉,别按了,按坏了谁赔,你以为别人都是聋子吗?”果果的嗓门和陆小碟的差不多大。其实陆小碟根本不必那么麻烦的,隔着门喊两句就行拉,其实这点她也想过,但是为了保持自己的淑女形象就觉得还是按门铃比较好。谁知又听到果果说这么一句话,真是气坏她了,心想开门才整你那!

“哈,怎么是你,来也不先说一声。”

“怎么,不欢迎,难道屋里有人不成?这么的不情愿。”说着就去翻箱捣柜拉,最终以失败告终。

“怎么样?翻到什么没有?说拉你还不相信,一脑袋黄色思想。”一边收拾被陆小碟翻的想狗窝的房间,一边说着,她已经习惯拉。

看看果果的房子先,非常漂亮,毕竟是大富豪的女儿。但果果并没有一个完整的家,从小父母离异,跟着一个爱她的奶奶过。可现在奶奶也走拉,只剩下果果一个人了。她的大富豪老为了补偿她,给她留下了她一辈子也花不完的钱。国国现在把陆小碟当成自己妹妹看待,当然会很疼她。

“怎么,那小子上班去了,你自己就跑到我这里来啦?小心有一天那小子把你给甩拉!”果果称于枫“那小子”是因为自己对他有些意见,那次和陆小碟在酒吧喝酒时被几个小混混骚扰,果果就叫陆小碟把于枫叫过来,本来想让于枫替她们出处气。谁知于枫来拉即赔礼,又请客的,把果果气坏拉。果果说一个大男人太没种拉,当时就给于枫下达命令:“你小子以后再这样,我就把我门家小碟拉过来,一点男子气概都没有。”对于这两个处事不深的女子,于枫只能表示无奈何。

“我家于枫才不像你说的那样哪!除非我把他甩先,不然他这一辈子都是我的,我是他的一切,嘿嘿。”

“唉,爱情这东西真是害人,我们家的大小姐都被它搞昏头了,真是太可怜了。”

“少来拉你,总比你好多了,整天就一个人也不寂寞,我要再不来找你,恐怕你早就疯了。”其实从果果父母离异以后她就不相信任何男人,她觉得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一样花心。可后来又遇到于枫和陆小碟,觉得就一个好男人让陆小碟给摊了。她始终没有从父母离异那段阴影中走出来。

“果果,我认为你也该找个男朋友了,虽然不能找一个我家于枫那样的,但可以次一点,哈哈。”

“我才没那工夫呢,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多自在。反正我那该死的老爸给我留足了钱。”

“哪你为什么不找你老妈去,难道你不想念他们吗?”

“她跟一个爱她的男人走了。”果果说话就是那么没头没脑的。其实她表面上表现的满不在乎,每当一个人静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想起自己的父母的,毕竟是自己的父母吗,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不过她现在已经习惯了。

“怎么聊起他们来了,走,闲着没事逛街去。今天我给你买一件漂亮衣服,让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好琐住那小子。你等我一会,我换件衣服先。”

购物是女人的天性,一点也不错。但陆小碟并不会经常购物,因为她觉得那样会让于枫更累,所以她每次都只陪果果去购物,但每次果果都会给她买的,果果说反正钱搁着也不会生小的。

“小碟,我现在对你那么好,到时你和那小子结婚可别忘了我。”

“那你现在趁有机会抓紧时间贿赂我,好好表现,到时候一穿都是你给我买的衣服我才会经常想起你,呵呵呵……” [1] [2] [3] 下一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