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人性边缘

2008-06-13 18:20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一连几天的阴天气让校园的每一个人都快活不起来,只有几只淋湿了羽毛的灰黑色的麻雀在地上蹦来蹦去觅食。

A男的心情沉重极了,就像此时天空低重的云阵,在微风无力的推桑下缓慢的脚步不肯前行。

那天是个特殊的日子,晚上九点,在校园的操场上,S女要向A男宣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这是学校解禁后第二天S女给A男非常郑重地说的,可两个星期过去了。S女不但未给A男宣布“重要”的事,而且拒绝见A男。其实,A男的心里早又预感,他和S女在学校解禁后肯定会发有事发生,但他不知道具体是什么。就在这样的期待中,S女终于约好今晚九点见A男了。

时钟,像极了一个怀孕很久的女人,慢慢从钟的圆圈上挪动着,挪动着,直直地不肯向九点迈进。

黑暗已渐渐浓缩了,将宿舍楼、教学楼的轮廓也完全的遮住了。尤其是校园草坪更被许多的大树所笼罩,使的这里的黑暗比别处更加的沉重。A男的心里闷极了,想着即将要发生的事,自己心里怎么就已点头绪也没有,这样越想的时候心里就越发的沉重,A男便紧闭了双眼,任由周围的黑暗象一张大网把自己紧紧裹住,不能呼吸,不能思考。

静了,静了,A男恍惚走进了中,一个目前能有的情景又清晰地从脑中浮上来。

那年的五月不算太热,但一场接一场的雨水却惹烦了每个同学的心,尤其是关于“非典”的消息更让人喘不过气来。

封校的日子很突然,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一下子陷入了恐慌。一个星期后,学校的饭吃腻了,课也上烦了,但封闭的校门出不去。到处是非典的议论,到处是非典的影子。每个人都失去了以往的目标,找不到吃饭的香味,找不到青的节拍。只是在日日的恐慌里把校园的草坪蹂躏。每天的固定兴趣只集中在一天三次关于非典的报告

人们的担心还是一天天来临了。两个星期后的一天,学校里传来有学生死亡的消息。这个消息就象个重磅炸弹似的,让每个学生无所适从,惊慌不已。当天晚上就有很多学生在幕的掩护下逃离了校园。

夜晚也再不象以前那样的朦胧,而是充满了死亡的恐怖。几乎所有的学生都坐在草坪上说话,打牌,听歌,看小说,学习仿佛成了下辈子的事。

非典的疫情越来越严重,死亡的人数越来越多。A男再也忍不住了,终于从好学生的行列里退了出来加入到这将要崩溃的队伍中来。

“人究竟怎么了啊?非典真的那么厉害吗?”A男除了学习外想的最多的就是这两歌问题,可想了快一个月了,这个答案没有找到,连自己原来的方向也没有了,只好整天躺在草坪上看着天空发呆。大地上只有两中颜色,草的绿色和手套口罩的白色。整个世界就象已个巨大的医院,把每个人的生命和尊严都紧紧地裹起来!即使每个人的皮肤也已下子都成了白色,哪再也不是纯洁的颜色,而是死亡的象征!

每个教室,每个宿舍都写上不准他人进入的字牌,好象每个人都有感染非典的嫌疑。同学们之间的语言越来越少,交流越来越少,每个人都成了绝缘体。A男赶自己越来越孤独,简直有典想死,可是没有死的勇气。

日子就这样无聊地一天天过去,A男校园里突然间冒出来的许多衰人,心理好想大笑,可是眼泪早已成行。

A男没有吃早饭,也没有吃午饭,胃里丝毫没有饥饿的感觉。这样的天气,这样的气氛,这样的心情,很少有人有胃口的。这天的下午出奇的热,A男浑身躁热,便随手拿来报纸睡在了树下。映着骄阳,A男把自己伸展成一个大字摆在报纸上,衬着绿绿的草地,自己仿佛一尊雕像,在草坪上浮着。热热的空气浸润着A男的,可是他的心却冰到了极点。A男此时多么想念自己远在他乡的亲人,想念家乡朋友和同学。想起封校前自己是多么的踌躇满志啊!更想起这一个多月以来的点点滴滴,人生是那样的脆弱和不可琢磨,未来是那样的不可预知和无奈。想着,想着,泪水早已悄悄滑落,在阳光下晶莹剔透。

A男闭上双眼,任泪水一齐从眼眶涌出,顺着眼角滴碎在报纸上,草地上,仿佛那是积聚了几千年的哀怨和惆怅!

“你好!”

就在A男这样忧伤的时候,一声淡淡的却充满了关心的女性的声音那样熟悉地飘进了自己的耳际。

一袭白色的长裙,一头披肩而下的黑发,一双清澈明亮的大眼睛,一个女孩清纯的身影映入了A男的眼眸。

A男突然间心理有一种幸福的感觉,许多天来的烦恼和忧郁一扫而光,眼睛里只有女孩温柔的可

“你好。”A男坐起来把报纸让出了一大半。

“我注意你很久了,经常一个人出来,很少说话,挺怪的!”女孩说话的时候大眼睛一闪一闪的,那里面有无数的可以安慰人的心灵的东西!

A男笑了笑,“有什么怪的,封校这么长的时间,谁都会这样的!一个人连自己的生命都无法预知,还有什么活着的理由,难道你不这样认为吗?再这样下去的话每个人都是要发疯的!”

“我又不是圣人啊,我们交个朋友吧!”女孩有些害羞地说。

“好啊!我是……哎,就叫我A吧!你——?”A男想问女孩的名字,可是突然间觉得有些多余。

“那我就叫S吧,反正名字也是个代号而已!”

……

无聊的日子一天天继续着,等待成为一种无休止的结局。在这样困惑的日子里,A男有了这样的一个伴,一个朋友,一个可以倾诉的漂亮女孩。

学校草坪上的草越来越少,A男和S女的距离越来越近。在A男的心里,A女是精神的寄托;在S女的心里,A男是心灵的依靠

学校草坪上终于一点点失去了绿色,学生也一个个开始走进了课堂。A男和S女说话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这是封校令解除的结果,所有的同学都没有欢呼,仿佛那是很久以前发生的故事。每个人也都好象突然间长大了许多,成熟了许多。只是每个人的脸上还留有一点点的病后初愈的苍白。

天空的星星依然没有升起来,夜在静默中渐渐入睡。只有两个空旷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着:

“你好!”S女的声音。

“你好!”A男的声音。

“我其实已经结婚了。”S女说。

“我和你一样。”A男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