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如此脆弱(2)

2008-06-13 00:25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诗歌散文有许多赞美母亲,有许多感人的事情让我们心灵震撼。有许多慈祥的妈妈孩子们吃尽天下的苦,仍然没有半点怨言。优美句子常常赞美母亲。山没有母亲的高;海没有母亲的爱深;天没有母亲的爱广阔;地没有母亲的爱包容;太阳没有母亲的爱温暖;云朵没有母亲的爱洁白;花朵没有母亲的爱灿烂。

妈妈,谁在我们冷时为我们加衣服?谁在我们饥饿时为我们煮饭菜?又是谁在我们失败鼓励我们;在我们成功时为我们喜悦?不是机器人;不是电脑,她是我们的妈妈。

爱,也许岁月带走了您的丰采,留给您头发的苍白,但它永远带不走您慈祥的笑容。妈妈请您让我们尽尽做儿女的心。在每年的母亲节这特别的日子里,请妈妈接受我献上最诚挚的谢意!

母亲就如天的阳光,送来了暖暖的春风,带来了如丝的小,吹进孩子的心灵,关心了解孩子们的需要,这大爱而又慈爱的母爱如天地呵护着她的孩子,照顾孩子的生活,保护孩子的安全,监督孩子的成长,而付出了一切,尽管我们再怎么样的惹妈妈生气,母亲这个天使,仍然拥有海般的度量,来宽容我们。

妈妈的爱像大海,妈妈的爱,就像蜂蜜,包在唠叨里,藏在责骂里,让我们费尽心思东找西找,直到我们长大成人懂事了,才找到这世间最宝贵的亲情。平凡的母亲,她不必很有才华,不必很有财富,不必长得很美。对孩子而言,最大的幸福就是在母亲的怀抱里快乐的成长,最大的快乐就是在母亲的视线里生活;最美丽的风景就是母亲的微笑,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妈妈的臂弯。最温馨的事情就是母亲的唠叨。

妈妈的唠叨多美,妈妈的唠叨是精神最高享受,妈妈的唠叨是最美妙的音符。妈妈你可知道此刻的女儿是多么想听到您的唠叨。现在,妈妈痛苦的呻吟代替了最普通的唠叨。

此时是深零点,妈妈的情况越来越不好。血压80—55,妈妈的生命线很微弱,今晚不该叔叔值班,在表叔把妈妈安排好后回家休息的时候,妈妈的血压突然下降。干部病房的医师们征求我们的意见,要妈妈转呼吸科上呼吸机。从没有经过这样的事情,我们没有了主见,赶快与叔叔联系,叔叔是一个很和蔼的人,接到电话马上赶来与医师们共同研究。听完医生的解释我们明白了上呼吸机的意思,与上呼吸机的作用,以及上呼吸机的危险等等。

等其他医师们讲完后,征求我们的意见。我们姊妹三个没有了主心骨,征求表叔的意见,并讲明了我们的意见。在我们犹豫的时候,内科主任下发了妈妈第一份病危通知单。弟弟握着笔的手直打颤,在部队曾经获过书法二等奖的弟弟歪歪扭扭地在通知单上签了名字。

此时,我和妹妹只有抱着昏迷的妈妈失声痛苦,一声声呼唤着:“妈妈,你快醒来。”“妈妈你睁开眼睛看看我们好吗?”可是不管我们怎么样叫喊妈妈,回答我们的只有妈妈微弱的呻吟声。

叔叔等别的医生去为妈妈配液体时:“我作为亲属来讲,我的意见是保留治疗,你妈妈毕竟已经80岁。”

“叔叔,如果上呼吸机会很快好吗?”妹妹问。“说实话年龄大的老人上机后,很少能够带着生命回来。”叔叔向我们解释了很多,意思就是:妈妈的病很严重,如果不上呼吸机的话,如果有痰卡在嗓子里,生命会很危险。如果上呼吸机危险也很大,毕竟妈妈已经80岁,如果插管也很危险,因为年龄大的老人血管都很脆弱,就是顺利的插上管子,等拔管子的时候也特别的危险。再一个费用也很高,一天大概需要3千元左右,并且不让家属入监护室。妹妹一声声凄惨的呼喊打断了我们讨论上呼吸机的讨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