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建筑·老人·月亮

2008-06-13 00:18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前些日子,我也感受了一把“民间故宫”张谷英老镇的风光。那里群山环抱,曲水长流,数不尽的风雅翠秀,道不尽的奇闻秩事,张谷英真是一个风水宝地。

朋友相邀一起来到张谷英老镇,我算是大饱了眼福、口福。平常只听说被誉为“渭水日抖,碧流清浅见琼沙”的天下第一村张谷英。亲眼目睹后才感觉那话一点也不假,古建筑群面积达到5万多平方米,整体结构严谨科学,内部装修独具匠心,排水系统通达合理,被公认为古代建筑史的“三绝”。

我门尽情的观赏那些建筑,也亲身体验到了那里的古朴民风,享受了山里的绿色食物,玩得开心,吃得过瘾。

因为那是朋友的老家,我们在那里逗留了一整天,傍晚时分,有的同伴还在山上游荡,而我们几个女同伴则自己动手准备晚餐。

朋友的家是独立的一栋两层楼,厨房在楼房旁边,是一间独立的平房,很宽敞,里面有老式的砖砌的灶,上面安放着三大锅,在下面烧柴火。大锅大灶里做出的饭菜味道鲜美,尤其是锅巴饭,香极了。

走进厨房,我们看到了许多本地特产:张谷油豆腐、麻辣爽滑的豆腐乳、可口的腊味、酸甜甜的坛子菜、“烟竹”笋、茴粉坨、蕨菜,那都是一番美的享受!厨房里扑面而来的气息中,微染着燃烧的稻草的香灰余烬,满屋充斥炊烟的味道。我的鼻子眼睛开始反抗,有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我对同伴们摆摆手,快步走到外面呼吸下“新鲜空气”(呵呵,也许是借口出来偷懒罢)。

我沿着朋友家的房子走走,没走多远,看到了一位老人,他坐在自己家的门里。那是一座老式房子,中间是堂屋,两边各有两间房子,老人就坐在堂屋的门边,正在吸长长的旱烟管。我不由得驻足远望,只见他吸几口后又将烟管麻利的倒转过来,在粗布鞋底磕了磕,把烟灰碾在脚下,然后又将一小团生烟叶放进烟管里,双目凝神,又“吧嗒吧嗒”的抽起来。

我很好奇,慢慢的走近了老人,堂屋里摆设极其简单,最后一抹夕阳象一朵朵鲜花在堂屋里盛开。光晕也在老人的额上渐移,使老人显得更加精神。此时,晚霞从眼前飘过,乡村的土地上落下黑白交错的鱼肚皮一样的苍白,老人的旱烟袋,在静默中释放着弥漫的烟雾,色便悄然的爬进了小屋。

我终于来到了老人的跟前,老人对着我和善的笑笑,顺手拿过一把小木椅子让我坐。尽管我是一个不速之客,可是老并没有表现出惊讶的神色。我想大概是这里已经成为了一个旅游胜地,象我这样的不速之客常有的缘故吧。我也朝老人笑笑,在他的旁边坐下来,然后和老人攀谈起来,我一边和他闲谈,一边打量起他家里的一切。

我看到了房间里最显眼的东西——两口笨重的古典的长方形的木箱子。隐约斑驳着门外月拂树影晃动的光晕,箱子面有两把大大的铜锁,钥匙很长,上面还有好几个齿,这两把锁让我想起了古代大宅院的朱户雕梁,或者是看守在宅门外的一对大石狮子,坚守着自家的领地。

见我一直盯着那两把锁,老人好象看透了我的心思,就向我讲述起铜锁的故事,这时候,我发现淡淡月亮的光辉点燃了老的眼神,在苍老的脸上静静闪亮着,小屋里也焕发着异常明净的光泽。

在和我交谈时,老人始终对着这一弯月亮吐着烟圈,好象是在对月亮倾诉着自己的情思,长长的烟管,仿佛有磕不完的寂寞

我看到老人的眼光中充盈着异样的光芒,他的布满了老茧的手不停地抚摸着长长的烟管,那双手象树皮一样的手中蕴涵了多少充实、恬淡、思念、自乐?我不得而知。

我沉思着,大概月亮就是老人的故乡,是他孤寂的故乡,老人的心里也许有很多诉不尽的愁云样的衷肠,缭缭绕绕,挥之不去,就象粘在月亮里的被泪浸湿的桂花树一样,也许老人是在等待着下一轮满月罢!

“嗨,原来你在这里呀,懒虫,手机也关着,害我到处找你。”突然朋友的一声大叫将我从幻中拉了回来,原来要开饭了,我对着朋友“嘿嘿”干笑几声,起身告别了老人,向朋友的家走去。

古老的张谷英,古老的建筑群,淳朴的山风将永远留在我的心里,老人在门口对月亮悠闲的吸烟的样子也已经深深的烙在我的脑海里。这一切,仿佛都是一个古老的传说。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