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雁塔夜行记

2008-06-07 15:12 | 作者:晨暮随心 | 散文吧首发

到西安的时候,天已擦黑,女友说带我去一个好地方,我不以为然。西安我来过几次,虽然每次都是匆匆地来又匆匆地去,但印象还是有一些。这里的天是灰的,老不见晴;这里的城是旧的,有一些古建筑,也有一些仿古的建筑;这里的人唱秦腔,唱得是古事,也是苦事,更像这里的天,欢愉的时刻总嫌少了点。况且,西安是个十三朝的文化古都,真要说起来,好地方多了去了。

坐601路公交车,在大雁塔站下了车,大雁塔还没见,女友先带我拐进了一条小巷子。巷子不是很宽,车子明显的少了,人却多了起来。路上亮起了灯,灯也不是很亮,灯照在三轮车夫的腿上,依稀看得见裤腿上的油渍和污泥。灯也照在女人的脸上,女人的脸都很白,水嫩水嫩的,吹弹可破。长安水好,自古养人,也自古多出美女,更出传奇女子。我想起了唐朝的一些传奇故事,先是红拂女,再是鱼玄机,再是武则天,还有那个舞剑的公孙大娘……现在人喜欢写她们,也喜欢画她们。我曾在大唐芙蓉园看见过她们的画像,在走廊上,长长地排了一溜,很是壮观。八十年代的中国有个怪才作家叫王小波,他很会写故事,有一篇文章说的是红拂女,题目就叫《红拂奔》,故事写得很有趣,我喜欢看。

再往里走,巷子越发紧窄,车已不能行,只剩下来来往往的人,街道两边就插满了叫卖和兜售货物的小摊小贩。女友先吃了一瓣菠萝,又吃了一小碗我叫不上名的东西,接着到烧烤点要了两串鱿鱼,她一串,我一串。推主是个年轻小伙子,约二十七八,打着赤膊,两手不停地忙碌着,灯下的脸油光可鉴,很可。女友说她喜欢这里,有很多人,有很多小吃,也有很多小玩艺可买,是个好地方。

女友说得没错,这确实是个好地方。这里挤满了人,有汗臭味也有香水味,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虽然有点乱,但是很真实。这里的建筑都有点古旧,小馆子的门楣尤其泛黑,有烟熏火燎的痕迹,也有风吹打的痕迹,人情味十足。这里是自由的,不需要装清高,你可以到处走走,也可以随便看看,没有人会对你指手画脚,这已经足够了。

安顿好住处,稍事休息,女友便带我去看大雁塔。

夜色下的大雁塔高高地立着,上面缀满了小灯,朦胧的看不真切,就连意料之内的古朴也未曾看见,有点遗憾。到是广场上有很多人,三三两两或者独自一人,有的坐着,有的慢慢遛达。走累了就坐,坐够了便走,悠闲的表情仿佛也会传染,就像微风拂柳那么自然,那么纯粹。广场上立着很多柱子,上面裱有唐诗,有些是熟读的,有些却从未听说过,随后就看见了孟郊的《登科后》:“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长安何其大,一日何其,很显然他是在吹牛,只不过他吹得比较风雅。我们去的时候,大慈恩寺的门紧闭着,闻得见佛香,却看不见里边的和尚,也不知道里边有没有和尚。据说里边有一钟一鼓,东西相对,晨起撞钟,墓至擂鼓,也就是所谓的“晨钟墓鼓”。我没有听见鼓响,或许是我们来得太迟,又或许这鼓早已不敲了。墙根底每隔三两步便有一座小亭子,亭子里卖有东西,东西多为西安所特有的,应该能吸引外来者的眼球吧;亭子修得很古雅,东西却一点也不便宜,一只埙就要上百块钱。我还看见了一些练字的人,一手提着桶,一手拿着笔,笔很大,足有正常狼毫的十几倍,这是我不能想像的,原来书法也可以这么写。书法我不懂,但看他们写得很专注,既不狂也不草,一笔一画,端正严谨,沉稳得就像是这个城市的建筑。正看得入神,音乐突然响了起来,女友说喷泉开始了,去看看吧。于是绕到前边,广场上已经围满了人,我们来得迟,挤不到跟前,只好远远地站在了边上。喷泉确实壮观,据说是亚洲最大的。但与喷泉相比,音乐给我的震撼更为强烈。

五月的夜里还有点微凉,音乐停的时候,喷泉也停了,但灯光还在,雕塑也在。一些人已经离去,一些人正在离去,我和女友也开始往回走。说到底,我们只是俗人,同样不能免俗,不但来了,而且也看了。

返回巷子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多了。巷子里摊点还在,依旧还有很多人来来去去。城里人的精力,在晚上的时候总是比较旺盛。但这些和我们无关,我和女友径直回到房子,我们已经累了。

评论